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回春坊

作者:冬雪晚晴 | 灵异小说

收藏

  传说,观音大菩萨的羊脂玉净瓶里面,也可以装一海的水!传说,羊脂玉净瓶里面的水,撒落人间,大地绿野,枯木春回!一份神秘的的邮件,一只劣质品的玉净瓶,带来了即墨血莲别样人生!传说,从这里就……环顾着空荡荡的宿舍,往日的拥挤和喧哗,对比现在的冷清,让人倍觉凄凉——昨天,当所有参加高考的同学们,兴高采烈的对着答案,收拾行李,相互拥抱告别,她就有一种人走茶凉的彷徨。。

    徐子慕心中是真的也不是滋味,原本是他们求着即墨青莲的,结果弄到最后,竟然变为了威逼?不,从一就,父亲就想采用传统强势威逼的——父亲要的而已药方,更本也没想过和他们合作。“住嘴!”徐伯夷骤然怒道,“若也不是为着你们需要考虑,我又何苦一把年纪了,还去欺“住口!”徐伯夷陡然怒道,“若不是为着你们考虑,我又何必一把年纪了,还去欺人家傻儿弱女?”。...

    徐子慕心中是实在不是滋味,本来是他们求着即墨青莲的,结果弄到最后,居然变成了威迫?

    不,从一开始,父亲就想要采用强势威迫的——父亲要的只是药方,根本没有想过和他们合作。

    “住口!”徐伯夷陡然怒道,“若不是为着你们考虑,我又何必一把年纪了,还去欺人家傻儿弱女?”

    徐子慕没有说话,只是低头不语。

    “你是不是感觉,为父的所作所为,有失光明磊落?”徐伯夷问道。

    “是!”徐子慕老老实实的低头答应着,以前的徐伯夷,绝对不是这样的。

    “你给了他们七百万?”徐伯夷问道。

    “嗯!”徐子慕点头道,“我原本答应的诊金,远远不止这个。”

    “你从小就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哪里知道挣钱的辛苦?”徐伯夷冷笑道,“七百万?你知道对于普通人来说,这就是一比天文数字,那个即墨明镜一辈子,也没有能够挣到这个钱,而现在你倒好,轻易就给了人家一大笔钱?”

    “您的命,不止七百万,那是千万、亿万也换不来的!”徐子慕抬头,忙着说道,那等神器的药,岂是金钱能够衡量的?若是传出去,多得是一些富豪们抢着要买,他不傻,自然也知道这里面的利润空间,也曾经想过,是否由徐家给他们代理经营这种奇药?如此一来,他们可以富裕,徐家也可以分一杯羹,这才是两全之策。

    可如今父亲却想着强取豪夺,欺人家傻儿弱女,威胁利诱想要拿到药方,然后一脚把他们踢开?如此做法,未免太过不够厚道了——非君子所为。

    “七百万——够把他们的药方买下来了!”徐伯夷淡淡的道,“他们识相还好,否则,我就告他们一个乘人之危,诈骗敲诈的罪名。”

    “父亲!”徐子慕心中狂躁的跳动了一下子,告他们乘人之危,诈骗敲诈?他们什么时候诈骗敲诈了。

    “您只有三个月的时间!”徐子慕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不得不提醒父亲,他仅仅只有三个月的时间,而现在,已经过去大半个月了,一旦再次病发,可如何是好?这次,他也算是看清楚了,大哥二哥,对于父亲面上似乎并没有表面上这么亲厚,当初父亲死气沉沉的躺在医院中的时候,他们想的,只是如何瓜分父亲留下公司股份和家产。

    这些事情,在父亲醒来后,他并没有告诉徐伯夷,就是怕刺激了还在病中的老人。

    但现在,徐子慕有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原本以为,父亲醒来过,自然一切都迎刃而解,如今父亲是醒了,只是他那些兄长姐姐们的争斗,由明转暗。

    而父亲不但没有感谢即墨青莲和牛大傻,反而想要谋夺他们的药方,欺这对傻儿弱女。

    “所以,我必须得加紧时间,我从来不喜欢把自己的命运,掌握在别人手中!”徐伯夷道。

    “可如果……如果……”徐子慕接连说了两个“如果”,感觉后面的话,有些难以出口。

    “如果什么?”徐伯夷问道,他也有些不明白,徐子慕的担忧,来自何方?

    “如果您失败了呢?”徐子慕低声问道。

    “正如你所说,他们就是一对傻儿弱女,我岂会失败?”徐伯夷乐呵呵的笑着,想他纵横商海这么多年,难道还斗不过一个傻子和一个黄毛丫头?

    他查过他们的底细,知道他们在杭城无依无靠——不,不光是杭城,就算别的地方,也是一样。

    他们是一对真正的傻儿弱女,他怕什么啊?就算那个沈烨钦国外归来,那又怎么样?他敢替他们出面,他就连着那个沈烨钦也一并收拾掉。

    那个牛大傻虽然力大无穷,可能还练过几天拳脚功夫,但是,别说他了,就算是宗师级别的武术高手,又能够做什么?

    武功再高,一颗子弹撂倒。

    “我是说——如果!”徐子慕没来由的感觉担心。

    “没有如果!”徐伯夷摇头,想了想,轻轻的拍着徐子慕的肩膀,笑道,“我知道你心中有些不好受,没事——你不是喜欢那个水灵灵小丫头嘛?等着事成之后,那小丫头还不是由着你摆布?”

    徐子慕别过头去,虽然以前徐伯夷也是这样,总是尽量为着他考虑,但这个时候,他听着却有些刺耳,心中浮起即墨青莲清丽的影子,这样的女孩子,应该是被人小心呵护的。

    “父亲——”门口,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徐翔的声音传了过来。

    “进来吧!”徐伯夷说道,随即,他又对徐子慕道,“子慕,我知道你是担心我,没事的,我已经命你大哥去准备了,不用几天时间,我们就可以拿到配方。”

    “啊?”徐子慕顿时目瞪口呆,大哥都去做什么了?

    徐翔推开门,走了进来,看到徐子慕也在,不仅愣了愣,徐伯夷笑道:“徐翔,怎么样了?”

    “父亲!”徐翔的脸色并不算太好,甚至可以说,有些苍白,看了看徐子慕,他微微皱眉,却是没有说话。

    “子慕也不是外人,你有话直接说!”徐伯夷道。

    “王博死了!”徐翔迟疑了一下子,终于开口。

    “什么?”徐伯夷嗖的一下子,就成沙发上站了起来,惊问道,“你说什么,王博死了?”

    王博——就是那个王大夫,精通中医针灸,一直和徐伯夷私交不错,这次他也参与了进来,毕竟,徐伯夷就算想要威迫傻儿弱女,也需要一个正当理由,这个王博,无疑是最好的对象。

    打着为着天下医术考虑的借口,威迫即墨青莲交出配方,在强势的威压下,不愁她不肯。

    但现在,在他正欲采取行动的时候,却得知——王博死了?

    “王大夫死了?”徐子慕也很是好奇,晚上还精神抖擞一起吃饭的王大夫,居然死了?“怎么死的?”

    “死于心脏病!”徐翔低声说道。

    “王大夫从来都没有心脏病,怎么会死于心脏病?”徐子慕感觉不可思议,王博本身就是大夫,自己身体有病与否,岂会不知道?

    ————————————

    友情推荐:夜凰佳作《管家很忙》,爱国爱家爱小姐,防火防盗防管家!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