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回春坊

作者:冬雪晚晴 | 灵异小说

收藏

  传说,观音大菩萨的羊脂玉净瓶里面,也可以装一海的水!传说,羊脂玉净瓶里面的水,撒落人间,大地绿野,枯木春回!一份神秘的的邮件,一只劣质品的玉净瓶,带来了即墨血莲别样人生!传说,从这里就……环顾着空荡荡的宿舍,往日的拥挤和喧哗,对比现在的冷清,让人倍觉凄凉——昨天,当所有参加高考的同学们,兴高采烈的对着答案,收拾行李,相互拥抱告别,她就有一种人走茶凉的彷徨。。

    徐翔想了想,准备好了一下子措词,这才地说:“王博在我们这里吃饭时后,我原本是安排好胡子送他回家去的,结果,黑豹说胡子喝了点酒,司机开车不更方便,便,他自告奋勇送了王博回家去。”“嗯!”徐叔齐点了点头,事实上,黑豹身手始终很不错,跟随他好些年了,平时里做事情也勤“嗯!”徐伯夷点点头,事实上,黑豹身手一直不错,跟着他好些年了,平日里做事也勤快,这样的事情,倒也合情合理。。...

    徐翔想了想,准备了一下子措辞,这才说道:“王博在我们这里吃饭后,我本来是安排胡子送他回去的,结果,黑豹说胡子喝了点酒,开车不方便,于是,他自告奋勇送了王博回去。”

    “嗯!”徐伯夷点点头,事实上,黑豹身手一直不错,跟着他好些年了,平日里做事也勤快,这样的事情,倒也合情合理。

    “王博是晚上十点半到家的,然后,进房准备洗澡睡觉,就在这个时候,王博的儿子王豪听得他父亲房中砰的一声大响,他以为是父亲失手砸碎了什么东西,就过去敲门问问。”徐翔皱眉说道。

    “然会呢?”徐伯夷问道。

    “门没有锁!”徐翔继续说道,“然后,王豪进去,就看到王大夫倒在了地上,脸色苍白,看着实在不行,忙着打电话求救,急急送王大夫去医院,但还没有到医院,王大夫就咽气了。”

    这人都咽气了,到了医院也于事无补了,所以,王豪送老父去医院后,得到的结论就是,老父已经因为突发性心脏病死去,只能够再把遗体抬回来,送去殡仪馆准备筹办丧事。

    “好快!”徐伯夷看了看手上的腕表,这才凌晨一点而已,这么短的时间内,自己的老友王博就这么死了?

    “另外——”徐翔原本是一点也没有怀疑过王博的死因,毕竟,王大夫也那么一把年纪的人了,有个头痛脑热的实在是太过正常不过,就像徐伯夷,若不是有了那诡异的灵药,说不准这个时候,也已经咽气了。

    但是,另外一件事情的发生,却让徐翔不得不警惕,同时也开始怀疑,王博真的死于心脏病?

    “另外什么?”徐子慕问道。

    “黑豹也死了!”徐翔呐呐说道,黑豹是父亲身边最得力的保镖,对于这件事情,他都不知道如何说才好。

    “你说什么?”徐伯夷脸色陡然大变,问道,“黑豹怎么死的?总不会也是死于心脏病吧?”

    “不知道!”徐翔轻轻的摇头。

    “不知道?”徐子慕不解的问道,“怎么会不知道?”大凡人死,也就是这么几种而已,不是生老病死,就是意外死亡,总有个理由,怎么会不知道呢?

    “他就死在了车内!”徐翔迟疑了一下子,这才说道,“由于车子停在路边,被交警发现了,看到车内有人,似乎是趴在方向盘上睡着了,以为是喝醉了,就打开车门,想要问问,结果发现黑豹已经死了!”

    “就这样?”徐伯夷问道。

    “是的!”徐翔点点头道,“然后,警方通知了我们!”

    徐伯夷心中大惊,黑豹就这么死了,死得无声无息,死在了自己的车子上,然后,还被人就这么大咧咧的放在马路上,被警方发现?这是挑衅,赤裸裸的挑衅——也是一种变态的警告。

    黑豹和牛大傻动过手,被砸了一下子,但并没有受什么伤,事实上,只是擦伤撞伤,绝对不会危及性命,可现在,就这么一个壮汉,还懂得一些拳脚功夫,居然就这么死了?

    徐伯夷在沙发上再次坐了下来,他感觉自己需要一支烟,本能的摸了摸,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戒烟很久了。

    “父亲,怎么办?”徐翔问道,警方那里还需要他们给一句话,这黑豹没什么亲人,丧事该如何处理,都需要他们做出决定。

    “你去把黑豹的尸体弄回来,火化了好生安葬!”徐伯夷感觉自己的头开始隐隐作痛,精神也有些不济,当即低声吩咐道。

    “是!”徐翔答应着,却并没有离开。

    “你们说,这事情和那对兄妹,有没有关系?”徐伯夷想了很久,终于问道。

    徐翔张了张口,这才想起来,自己前来禀告的,除了这两件事情,还有一事,但眼看老父脸色不好,到嘴的话,他有些不知道如何说才好。

    “怎么了?”徐子慕发现徐翔脸色有异,问道。

    “即墨青莲和那个戚雁舞离开钱庄后,去了海老大的私宅。”徐翔终于说了出来。

    “海老大?”徐伯夷的眉头皱得更深了,杭城那个神秘莫测的海老大,和他们有什么联系,原本他们的资料上显示,他们和海老大压根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啊?

    他之所以等了半月才让徐子慕邀请即墨青莲和牛大傻,就是细细的查过他们的底细,但却从来没有发现,他们有丝毫的可疑。

    一个力气大了一些的傻子,一个刚刚高中毕业的学生?有这等能耐?能够杀人与无形,能够与海老大那样的人,搭上关系?

    “另外,那个戚雁舞,似乎和谢家姐妹很是熟识!”徐翔说道,“我听得钱庄大堂经理说,谢芙蓉曾经在大厅内,邀请戚雁舞吃饭,但戚雁舞拒绝了。”

    徐伯夷靠在沙发上,闭上眼睛,他心中很是明白,事情很麻烦,非常麻烦!

    “父亲!”徐翔轻轻的叫着。

    “先去安排黑豹的后事,别的事情,等等再说!”徐伯夷吩咐道。

    “好的!”徐翔答应着,看了看徐伯夷,这才退了出去。

    等着徐翔出去了,徐子慕低声道:“父亲,您的病可怎么办?”他知道,目前这种局势只怕老父是那那对兄妹没法子了,至少,他不敢轻举妄动,否则,牵一而动全部,弄不好碰的鼻青脸肿,颜面扫地。

    他固然不希望即墨青莲和牛大傻有什么事情,但父亲的病——也同样刻不容缓,虽然说是三个月,但徐伯夷这么一把年纪了,不彻底根除,他终究不放心。

    “他们要多少钱?”徐伯夷问道。

    “上次大姐和他们打赌,说若是能够就醒您,就给五百万美金——另外我曾经许诺百万诊金,还有……马院长和他们打赌,也赌了百万现金。”徐子慕道,“我昨天已经给了七百万,照这么算,还差二千五百万。”

    贰仟伍佰万?

    徐伯夷的嘴角勾起一丝讽刺的笑,他们还真开得那个口?

    “这只是那个半支药剂的钱!”徐子慕有些忐忑不安的看了看徐伯夷,他原本只想着能够治好老父,根本没有想过金钱诸般问题,但现在,他却不得不想。

    想要求即墨青莲拿出另外的半支药剂,首先就得先把这余下的两千五百万支付了——否则,别的话题就不要再提了。

    毕竟,当初是自己的哥哥姐姐们欺人太甚。

    ————————————

    今天2更,大家给个票,打个赏,收藏包养一下子呗,呵呵!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