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回春坊

作者:冬雪晚晴 | 灵异小说

收藏

  传说,观音大菩萨的羊脂玉净瓶里面,也可以装一海的水!传说,羊脂玉净瓶里面的水,撒落人间,大地绿野,枯木春回!一份神秘的的邮件,一只劣质品的玉净瓶,带来了即墨血莲别样人生!传说,从这里就……环顾着空荡荡的宿舍,往日的拥挤和喧哗,对比现在的冷清,让人倍觉凄凉——昨天,当所有参加高考的同学们,兴高采烈的对着答案,收拾行李,相互拥抱告别,她就有一种人走茶凉的彷徨。。

    虽然当即墨青莲房门自己房间门的时候,却意外发现本来陌生的房间,了面目全非,床头上丢着两只文胸,两条内裤,看其模样,所以都是横穿过没洗的,地板上还有些垃圾……即墨青莲后转身回去,走到厨房找到了梅雅华,直接问着:“梅姨,我本来的东西,你都丢了?”“丢了“好的!”即墨青莲也没有说什么,转身向储物室走去。。...

    但是当即墨青莲推开自己房间门的时候,却发现原本熟悉的房间,已经面目全非,床头上丢着两只文胸,两条内裤,看其模样,应该都是穿过没洗的,地板上还有些垃圾……

    即墨青莲转身出去,走到厨房找到梅雅华,直接问道:“梅姨,我原本的东西,你都丢了?”

    “丢了一些!”梅雅华有些尴尬,搓搓手,想了想又解释道,“我以为你不要了,还有一些放在储物室里面。”

    “好的!”即墨青莲也没有说什么,转身向储物室走去。

    梅雅华跟了过去,即墨青莲推开储物室的门,看着乱糟糟遍地灰尘,她不仅皱眉,以前梅雅华不是这样的,家里外面,都收拾的井井有条,为什么现在会弄成这样?

    “这两个袋子里面,都是你的东西!”梅雅华有些尴尬的说道。

    即墨青莲伸手拍去两只大大的编织袋上面的灰尘,解开看时,果然,里面有自己以前的衣服,乱七八糟的生活用品,但并不齐全,想来正如梅雅华所说,被丢掉了一些。

    另外一个袋子里面,却是装着即墨明镜的几样东西,但衣服等物,却是一件没有。

    “我爸的衣服呢?”即墨青莲抬头,看着梅雅华还在储物室,当即问道。

    “他嫌弃晦气,都烧掉了!”梅雅华淡淡的说道。

    即墨青莲的手指微微的颤抖了一下子,但终究没有说话,烧掉了,晦气?他们才真他妈的晦气……

    “这些东西,我都要带走!”即墨青莲道。

    “青莲,你在外面租房子住,终究不方便,不如还是回来吧?”梅雅华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哦?”即墨青莲挑眉,当初变着法子,把她赶出家门,现在,为什么又假惺惺的让她回来?

    “你一个女孩子,一个人在外面,终究有些不方便的,我和你爸商议了一下子,决定还是让你搬回来住。”梅雅华说道。

    “我爸?”即墨青莲冷笑道,“梅姨,你没有糊涂吧?我爸一年前就车祸死了,你去阴曹地府找他商议了?”她一边说着,一边继续整理东西。

    梅雅华的脸色变了一下子,但终究还是挤出一点笑容:“青莲,你别这样子,你知道我说的是他——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你的继父。”

    “那个男人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即墨青莲抬头,冲着梅雅华轻轻的笑了一下子,“从现在起,我和你也没什么关系了,正如你当初所说,我并非你亲身,终究有一些隔阂的。”

    梅雅华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但还是靠近她,伸手抓着她白皙柔嫩的手,叹道:“青莲啊,你从小到大,从来就没有占过粗活,一个人在外面,可怎么办?你哥哥自从那天看了你的照片,就把女朋友都回掉了,嚷嚷着要追你——我想想这样也好,你以前是我女儿,现在做我儿媳,我们相互之间性子也多了解,没什么磨合,你搬回来,我依然像以前一样照顾你,两家人结成一家亲,岂不是好?”

    即墨青莲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梅雅华要让她回来,原本是巴不得她永远也不要踏进这个家门才好。

    原来,那个该死的张宏朗对她有兴趣。

    但是,她对那个张宏朗一点兴趣都没有,先是变着谋夺她父亲留下的财产,把她赶出家门,然后,见她有几分姿色,居然想要她的身体?

    即墨青莲可以保证,只怕她回来不用几天,连皮带肉都会被人吃掉,连渣都不剩——最后,等着那个张宏朗腻了她,自然还会一家子联合起来,一脚踩她出门。

    “梅姨开玩笑吧?”即墨青莲抬头,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摇头道,“我对他没兴趣。”

    “青莲,哪里有一开始就有兴趣的,人家都说,日久生情——时间长了,慢慢的就培养出感情了,宏朗是我的孩子,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嘛?”梅雅华忙着说道。

    “我就因为相信你,所以,现在才有家归不得!”即墨青莲讽刺的笑,相信她?她以为她傻啊?

    她是年幼,也没有经历过什么事情,但她好歹今年也十九岁了,不是三岁孩童,是那么好哄骗的。

    “青莲,我这是不是让你回来吗?是你不想回来啊!”梅雅华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但终究还是忍着没有发作。

    “不用!”即墨青莲摇摇头,“相互看着不顺眼,何必呢?梅姨,看在你照顾我这么多年的份上,我叫你一声梅姨,至于刚才的事情,我希望你最好不要再提。从此以后,我和你们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

    眼看着这个话题已经僵了,梅雅华叹了口气,转化话题道:“我听的说,你要上杭城大学?”

    “嗯!”即墨青莲点点头,想来她是听得她的什么同学说的,毕竟,她原本交好的几个同学,如赵美丽和田芳,她都认识的。

    “你父亲也就给你买了那些东西,你不准备一起变卖了吧?”梅雅华说道。

    即墨青莲微微挑眉,这次却是没有说话。

    “你如果要上大学,那可不是一笔小的开支!”梅雅华道,“你从小到大,那是十指不沾阳春水,自然不懂得外面挣钱的苦楚,如果你回来,和宏朗成就好事,你的学费,自然由我们承担。”

    “闭嘴!”戚雁舞陡然喝道,他的肺都要气炸了,他见过太多太多无耻的人,但还真没有见到无耻到这等地步的人。

    刚才即墨青莲进储物室收拾东西,他就跟着站在外面,由于后来梅雅华也跟了进去,他想着毕竟人家有着这么多年的母女情分,以为梅雅华想要找即墨青莲说两句贴己,却没有想到,这女人在伙同前夫谋夺了即墨明镜留下的全部财产后,居然还看上了即墨青莲的美貌,想要给自己儿子说做儿媳?

    难怪刚才张宏朗看即墨青莲的目光,猥琐下流之极,加上刚才那赤裸裸的调戏言辞……

    戚雁舞心中憋着一股子怒气,就他们这家子,也配?他是否应该替梅雅华暗中庆幸一下子,今天那个傻子不知道有什么事情没有陪即墨青莲过来,否则,被他听到了刚才梅雅华的话,他杀人的可能性都有。

    ————————————

    求票求赏求收藏支持,谢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