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回春坊

作者:冬雪晚晴 | 灵异小说

收藏

  传说,观音大菩萨的羊脂玉净瓶里面,也可以装一海的水!传说,羊脂玉净瓶里面的水,撒落人间,大地绿野,枯木春回!一份神秘的的邮件,一只劣质品的玉净瓶,带来了即墨血莲别样人生!传说,从这里就……环顾着空荡荡的宿舍,往日的拥挤和喧哗,对比现在的冷清,让人倍觉凄凉——昨天,当所有参加高考的同学们,兴高采烈的对着答案,收拾行李,相互拥抱告别,她就有一种人走茶凉的彷徨。。

    还说戚雁舞一肚子火气,喝了一声闭嘴,谋夺了人家的财产,最后还得谋人家遗孤弱女的美色?大凡有一点儿血性的人,怕是都不能能容忍,更何况,他还当真亲眼见到亲眼目睹了。“戚雁舞,你回来帮我拿一下子东西,我们走吧!”即墨青莲波澜不惊的张口,比这个更为下不来台的,她都忍了“戚雁舞,你过来帮我拿一下子东西,我们走吧!”即墨青莲平静的开口,比这个更加难堪的,她都忍了,以后不加理会就算了,没必要把事情做绝。。...

    却说戚雁舞一肚子火气,喝了一声闭嘴,谋夺了人家的财产,最后还要谋人家遗孤弱女的美色?但凡有一点血性的人,只怕都不能够容忍,何况,他还真个亲眼目睹了。

    “戚雁舞,你过来帮我拿一下子东西,我们走吧!”即墨青莲平静的开口,比这个更加难堪的,她都忍了,以后不加理会就算了,没必要把事情做绝。

    这些日子,她也一直顾念着和梅雅华原本的一点点母女情分,却没有想到,她竟然是这么的不堪,想要把自己送给她儿子糟蹋?

    原本她若是有这个荒唐想法,就算了,她也不会生气——毕竟,她不能够遏制别人龌龊的心理,而现在梅雅华居然用大学费用来要挟她?

    即墨青莲心中的火气,一下子嗖的就冒了出来。

    当初父亲过世,丧事匆匆办完,梅雅华就和张庭复合了,再然后,他们两个就在他父亲原本的房间里面乱来,即墨青莲就算再怎么气愤,也终究忍了。

    人死如灯灭,既然父亲已经去了,她没有理由让梅雅华为着父亲拒绝张庭,但好歹,你也别做的那么过分。

    而现在,她才知道,你越发不理论,某些人就越发会蹬鼻子上眼,得寸进尺。

    戚雁舞走进储物室,即墨青莲指着两只袋子,冲着他点点头,戚雁舞一手一只,提着就要走。

    梅雅华嘴唇动了动,终究没有说话。

    看着两人要走,张宏朗顿时就挡在了门口,一条腿不正经的抖了一下子,目光落在即墨青莲的身上,带着赤裸裸的邪气,开口道:“怎么了,还没有吃饭就要走了。”

    “我和你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回来也就是带走父亲的遗物!”即墨青莲冷淡的开口。

    梅雅华站在即墨青莲的背后,冲着张宏朗使了一个眼色,张宏朗顿时就明白过来,自己老娘并没有搞定,心中很是不痛快,当即目光落在戚雁舞身上,邪笑道:“你可以走,但青莲妹妹不成。”

    “她不是你妹妹,你不够这个资格!”戚雁舞冷漠的开口。想要做他小主人的哥哥?他活腻了吧?

    “我说兄弟,你混哪条道的,别这么不开眼!”张宏朗冷笑道,“你要走就放下东西,乖乖的走人,否则,你信不信哥们一个电话,会来百来号人,把你揍成猪头。”

    即墨青莲原本只是觉得张宏朗不堪,现在,却发现这人打从骨子里面,就是一个人渣——而梅雅华明明知道,居然还把自己往火坑里面推?

    想到这里,她掉过头来,看了看梅雅华。而梅雅华却装着没有看到,虽然眼神中有那么一丝丝的尴尬。

    “你现在就可以打个电话试试!”戚雁舞轻轻的笑了起来,威胁?他再次庆幸,今天那个傻子没来,否则……这乱局真不知道如何收场了。

    “好好好,小子,算你狠!”张宏朗狠狠的啐了一口,摸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少顷,电话就已经接通。

    “东哥啊,我今天碰到一个不开眼的!”张宏朗一点也没有要避开即墨青莲和戚雁舞的意思,拿着电话吼道,“居然跟我抢马子……”

    电话那头,有人说了一些什么,但即墨青莲和戚雁舞明显没有听到。

    随即,张宏朗瞟了即墨青莲一眼,说道:“东哥放心,保证是原装货,没人动过,水灵剔透,你要是见了,保证连着饭都不想吃。”

    “他妈的,老子女人没有见过,说,在什么地方?”电话那头,东哥老粗的嗓门吼道,这次,即墨青莲也听到了一点点。

    “我家!”张宏朗道,说着,他挂断电话,有些得瑟的看着戚雁舞,又看了看即墨青莲,邪笑道,“小子,你要是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从哥们的裤裆里面爬过去,哥们就当从来没有见过你,至于这个小妞——本来嘛,哥们还想要哄着玩玩,现在,哥们等不及了,今天就要和她成就好事。”

    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来摸即墨青莲的脸。

    即墨青莲向后退了一步,眸子里面闪过一丝寒意,而戚雁舞的动作很快,出手如电,一把抓过张宏朗的手臂,然后,众人的耳朵里面,就只听得“啪”的一声脆响,随即,张宏朗如同是杀猪一般,惨叫出声。

    再看时,他的一条手臂,已经软趴趴的垂在了手上。

    就这么一瞬间,戚雁舞已经拧断了他的手臂,出手快捷如电,干脆利落。

    即墨青莲又向后退了一步,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地痞小混混碰到真正持枪劫匪,他倒要看看,会是什么样子的精彩场面?

    “哥哥——”张宏丽忙着叫道。

    “宏朗……”梅雅华和张庭也一瞬间慌了手脚,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戚雁舞出手这么狠,一个照面,就拧断了张宏朗的手臂骨头。

    “报警,赶紧报警,有人行凶……”一瞬间,整个房里就乱开了,有人乱哄哄的叫道。

    戚雁舞拍拍手,从地上捡起包袱,然后,拉着即墨青莲退后一边,对张宏朗道:“你不是要叫人把我揍成猪头,我现在就先把你揍成猪头。”

    “你们太过份了!”张庭怒道,“不想我们好意,你们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还有你,你这个臭婊子……宏朗看得上你,那是你的福气,这才多久,你居然勾搭外人回家闹事?”

    突然之间,即墨青莲感觉很好笑,到底是她回来闹事了,还是他们得寸进尺?是非黑白也是不这么颠倒的啊!

    她转身看着张庭,轻轻的笑着,笑的阳光灿烂。

    “你个臭婊子,你笑什么?”不知道为什么,张庭被她笑的心里发毛,“报警,赶紧报警——把这两人抓起来,这是入室行凶……”

    “住口!”戚雁舞转身,放下手中的袋子,一步步的向着张庭走去,张庭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但终究晚了,戚雁舞出手,一个巴掌,狠狠的抽在他的脸上,然后,反手又是一个巴掌。

    只不过两下子,张庭两边的脸颊,已经肿的向是猪头一样。

    ————————————

    求票求赏求收藏……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