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回春坊

作者:冬雪晚晴 | 灵异小说

收藏

  传说,观音大菩萨的羊脂玉净瓶里面,也可以装一海的水!传说,羊脂玉净瓶里面的水,撒落人间,大地绿野,枯木春回!一份神秘的的邮件,一只劣质品的玉净瓶,带来了即墨血莲别样人生!传说,从这里就……环顾着空荡荡的宿舍,往日的拥挤和喧哗,对比现在的冷清,让人倍觉凄凉——昨天,当所有参加高考的同学们,兴高采烈的对着答案,收拾行李,相互拥抱告别,她就有一种人走茶凉的彷徨。。

    张庭被揍成了猪头,而剩下的众人,也都傻了眼了,这年头,口角纷争,说得再过不好听的都有,但一言很合,直接动拳头的,还啊很少见。当然,砍伤了人,是需赔偿金的——而这个戚雁舞貌似好,不不动手则已,一不动手就直接拧断人家手臂,接着把人家一张脸揍成了猪头。“毕竟,打伤了人,是需要赔偿的——而这个戚雁舞倒是好,不动手则已,一动手就直接扭断人家手臂,然后把人家一张脸揍成了猪头。。...

    张庭被揍成了猪头,而余下的众人,也都傻眼了,这年头,口角纷争,说得再过难听的都有,但一言不合,直接动拳头的,还真是少见。

    毕竟,打伤了人,是需要赔偿的——而这个戚雁舞倒是好,不动手则已,一动手就直接扭断人家手臂,然后把人家一张脸揍成了猪头。

    “老爸,不用报警!”张宏朗痛的脸色苍白,头上冷汗沥沥而下,但他却咬牙忍着,目光中透出凶狠的光,“我已经打了电话给东哥,一会儿东哥就会带人来,到时候有他们好看的,这小子人长得不错,哼,到时候把他卖给白姐,还可以卖个好价钱。”

    戚雁舞拉过一张椅子,扶着即墨青莲坐下来,冲着她神秘的笑道:“我亲爱的小主人,今天我就让你看一场好戏!”

    “嗯……好吧!”即墨青莲点点头,随即,她低声叨咕了一句,“我本来只想让他们拉个肚子而已……”

    这句话的声音很低,低的只有戚雁舞听到了,但戚雁舞却还是笑了出来,然后,他摸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说了几句英语。

    反正,即墨青莲的英语水平,那是一句话都没有听得懂,而张宏朗一家子,包括他的那些亲戚朋友,似乎文化水平也有限得紧,同样没有谁听得懂一句话。

    “小子,不用故弄玄虚,没有用的!”张宏朗瞟了一眼即墨青莲,恨得咬牙切齿。

    “放心,我又不逃,我就坐在这里等着!”戚雁舞含笑道,“让你那个东哥快点来吧,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半个小时过去了,那个所谓的东哥,还是没有来,张宏朗痛的实在受不了,这么去医院,他又不甘心。

    再次拨打东哥的电话,却发现,电话已经关机了。

    “我说小子,你那个东哥,还来不来啊?”戚雁舞问道。

    “你等着!”张宏朗气急败坏的叫道。

    “我一直都在等着啊!”戚雁舞含笑点头,一点也没有把他的威胁放在心上。

    房中众人,那些张宏朗的亲戚,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梅雅华心痛儿子被扭断手臂,原本处于对即墨青莲的一点点内疚,这个时候也全部烟消云散了。

    张庭挨了戚雁舞两个巴掌,更是把即墨青莲和戚雁舞恨得咬牙切齿。虽然张庭刚才嚷嚷着要报警,这个时候,却是根本不提报警的事情了。

    突然,门口传来突兀的门铃声

    张宏朗大喜,不顾一直手臂别扭断,急急跑去开门——门开处,来的人却不是他期待的东哥,反而是几个穿着制服的男子。

    难道刚才乱糟糟的,有人报警了?张宏朗看了看那几个穿着警察制服的男人,心中狐疑,问道:“你们是谁?”

    “我们是司法机关的,请问,梅雅华在家吗?”为首的一个中年男子,冷漠的开口道。

    “找我妈的?”张宏朗有些傻眼了,怎么这么凑巧啊?

    但不管如何,张宏朗还是开了门,放那些人进来,为首的中年男子走进房中,目光一扫,在戚雁舞和即墨青莲身上略略停留了片刻,然后,他就径直问道:“谁是梅雅华?”

    “我就是!”梅雅华心中有些害怕,这个时候,怎么就有警察来了?

    “我是杭城司法机关的,我姓周——这是我的证件!”中年男子拿着一份证件,在梅雅华面前晃悠了一下子,至于梅雅华有没有看清楚,那就不管他的事情了。

    “哦?”张庭忙着凑了过来,问道,“周先生有事吗?”

    “事情是这样的!”周先生旁边,是一个矮矮胖胖的中年人,他笑的时候,脸上堆满了肉,一双小眼睛几乎被肉遮盖了,但是,就算如此,他依然笑得一脸的和气,“我是即墨明镜先生好友尤胖子,是即墨明镜的委托律师。”

    “尤律师……”张庭有些傻眼了,心中隐约感觉有些不对劲。

    “是的!”尤胖子一边说着,一边从夹在腰下的公文包里面,翻出来几张挺括的a4纸,然后说道,“即墨明镜先生生前曾经立下一份有关遗产继承的遗嘱,是这么规定的,如果他意外死亡,在梅花小区的房产归女儿即墨青莲所有,另外,银行存款一百二十万,女儿和妻子梅雅华一人一半平分。”

    “这不可能……”梅雅华顿时就叫了起来。

    房子归即墨青莲所有,而遗产平分?也就是说,她已经到手的房子要还给即墨青莲不算,还要吐出去六十万的现款?

    “梅女士,请听我说完!”尤胖子的脸上,带着和蔼的笑意,“这遗嘱上还有一条,那就是梅女士若是在即墨先生过世后一年,未曾改嫁,才可以分得这六十万的遗产,若是不然,银行存款一百二十万,全部归女儿即墨青莲所有。”

    “你胡说,胡说八道!”梅雅华大叫道,这绝对不可能,照这么说,她不但房子没有了,连着钱也分不到一分?那么这些年,她岂不是全部白忙活了?

    而在一瞬间,张庭和张家兄妹的脸色,也变得异常难看。

    “梅女士,这里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岂是我胡说八道的?”尤胖子用力的笑了笑,挤得一堆肉堆在一起。

    “这不可能!”张宏丽跳到尤胖子面前,指着他的脸道,“你是什么东西,凭什么关人家的闲事?再说了,既然早有遗嘱,为什么这个时候才拿出来?”

    “这是即墨先生的委托,必须等他过世一年后,才可以宣布遗嘱!”尤胖子一脸受伤的模样,看着张宏丽,清了清喉咙道,“这位小姐,第一,这不是闲事——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伦理人家的家事,我是不该管,可谁让我是一个律师呢?第二,我不是东西,我虽然那长得胖了一点点,肿了那么一点点,可我还是很帅的一个人!小姐,不能够因为你长得丑就说自己不是人,说话就不负责任。”

    即墨青莲忍不住偷偷的笑了一下子,也不知道戚雁舞从哪里找来这些人演戏?她父亲自然是没什么遗嘱留下来,否则,她也不会当初求助无门,最后不得已屈服,打包走人了。

    ————————————

    求票求赏求收藏支持,谢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