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回春坊

作者:冬雪晚晴 | 灵异小说

收藏

  传说,观音大菩萨的羊脂玉净瓶里面,也可以装一海的水!传说,羊脂玉净瓶里面的水,撒落人间,大地绿野,枯木春回!一份神秘的的邮件,一只劣质品的玉净瓶,带来了即墨血莲别样人生!传说,从这里就……环顾着空荡荡的宿舍,往日的拥挤和喧哗,对比现在的冷清,让人倍觉凄凉——昨天,当所有参加高考的同学们,兴高采烈的对着答案,收拾行李,相互拥抱告别,她就有一种人走茶凉的彷徨。。

    那个尤胖子也够损的,变着法子骂了张宏敞也不是人,还好像自己一副很是伤的样子。“梅女士,据我们所知,你因为是了和张庭先生结婚了了,如果按照即墨明镜的遗嘱,你也没权利承继房产和银行存款——为着提供保障我们客户的权利,因为,我们调查结果了一下子,意外发现这一“梅女士,据我们所知,你应该是已经和张庭先生结婚了,那么按照即墨明镜的遗嘱,你没有权利继承房产和银行存款——为着保障我们客户的权利,所以,我们调查了一下子,发现这一年的时候,你利用原本对于即墨明镜的了解,把他名下的所有财产,全部转到了你的名下。现在我宣布,你的这些手段都是不合法的,因此,我今天特意请了司法人员到场,解决纠纷。”尤胖子忽悠的头头是道。。...

    那个尤胖子也够损的,变着法子骂了张宏丽不是人,还似乎自己一副很是受伤的样子。

    “梅女士,据我们所知,你应该是已经和张庭先生结婚了,那么按照即墨明镜的遗嘱,你没有权利继承房产和银行存款——为着保障我们客户的权利,所以,我们调查了一下子,发现这一年的时候,你利用原本对于即墨明镜的了解,把他名下的所有财产,全部转到了你的名下。现在我宣布,你的这些手段都是不合法的,因此,我今天特意请了司法人员到场,解决纠纷。”尤胖子忽悠的头头是道。

    即墨青莲忍不住又笑了一下子,说得假的向真的一样啊?

    “胡说!”张庭整个人都跳了起来,他谋划这么久,眼看已经到手的东西,岂能够被别人侵占了?这绝对不可能。

    “这不可能……”梅雅华呐呐念叨着,脸色如土。

    “这可能与否,我不知道!”尤胖子再次说道,“梅女士,我们给你三天时间,你可以找即墨青莲小姐协商一下子,否则,我们只能够强制性维护我们委托人的合法利益。”

    “你这个臭婊子……你说,你都在外面做什么了?”张庭陡然抢到即墨青莲面前,就要动手抓到即墨青莲。

    但戚雁舞就站在她身边,脚下一绊,张庭立足不稳,整个人就重重的向着地上摔了过去,顿时就五体投地的摔了一个狗吃屎。

    “罢了,我们先走吧!”即墨青莲站了起来,这等情况下,张宏朗是绝对不会再垂涎与她,而是要想着如何再次盘算到手的财产了。

    都说饱暖思**,还真是一点不错!

    如今这张宏朗算是有房有车有存款,于是,脑子也有些不好使,开始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说不好听一点,就是精虫上脑了。

    “好的!”戚雁舞答应着。

    “即墨青莲小姐!”看着即墨青莲和戚雁舞要走,尤胖子忙道,“三天后,如果梅女士没有和你商议出个结果来,就令尊生前财产继承权问题,我们会采用一些强制性手段,维护你的合法利益。”

    “好的,谢谢尤律师!”即墨青莲点头而笑。

    戚雁舞已经拎着那两包东西,偕同即墨青莲一起向外走去,这一次,果然,张宏朗再也不敢阻拦他们。

    等着戚雁舞和即墨明镜走了,张庭才艰难痛苦的从地上爬起来,他今天颜面扫地,还被戚雁舞扇了两个耳光,有被绊倒摔了一个狗吃屎,顿时一腔怒火上来,也不顾还有他人在场,冲到梅雅华面前,一把扯过她的头发,扬手就是一个耳光,狠狠的对着她脸上抽了下去。

    “你说,你这个贱婊子,你都做了什么好事?你不是说,你那个姘夫不会立遗嘱吗?难道说,这些年你都在骗我?”张庭恶狠狠的骂道。

    而梅雅华也被张庭打晕了,半张脸紫胀起来,闻言气得哭着不知道说什么好。

    张家几个亲戚瞧着不是事情,忙忙的都走了。这张庭更是火气上升,追着梅雅华就打,梅雅华一行哭,一行躲,一边叫骂道:“你好,你要真个有用,你自己去挣房子车子养老婆啊……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外面吃喝嫖赌,样样占全了,弄得实在不像个样子,要不是我顾念旧情周济你,你老早就饿死街头了。”

    “就你这个臭婊子、贱人……我呸……我要你周济……我告诉你,这房子我要定了,如果那个姓即墨的娘们来再来闹事,老子豁出去了,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杀了她一了百了。”张庭一边说着,一边继续追打梅雅华。

    “爸,你别打妈了,这也不关妈什么事情,我想到一个好主意,可以永保平安,保证那些律师也没则!”张宏丽突然叫道。

    张庭闻言,顿时助手,而梅雅华就坐在地上,不听的抽噎着,这个时候也抬头看着张宏丽。

    “你有什么法子,快说!”张庭走到张宏朗身边,用手指着她说道。

    “爸,你别急嘛!”张宏丽突然冷笑了一下子,道,“还是你提醒了我,那个死鬼即墨明镜是没有别的继承人了,现在就那个即墨青莲碍事,如果——我们把那个即墨青莲结果了,你们说,那律师还找什么茬儿?到时候我们在塞点儿红包给那个死胖子,他还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什么也不管了?从此以后,这房子车子还不都是我们的?”

    梅雅华原本一直怔怔然的听着,这个时候却有些害怕,半晌才低声道:“这不可以……”

    “妈,你怕什么啊?”张宏丽冷笑道,“她不仁,就别怪我们不义,哥哥好心追她,她居然拿那个俏了。哥在外面多的是朋友,找两个人,瞧瞧的跟着她,把她落脚点摸清楚,然后——”她做了一个手势,但众人都懂。

    张宏朗被戚雁舞扭断了手臂,痛的龇牙咧嘴,闻言点头道:“没错,就这么办,一不做二不休,难道我们一家子,还奈何不了一个小娘皮?”说到这里,他忍不住舔了一下子嘴唇,想着即墨青莲那水灵剔透的模样,不能入手,实在是有些遗憾。

    “哥,你找二个未满十八周岁的人去干!”张宏丽冷笑道,“就算最后出事了,未满十八周岁,也不算刑事。”

    “对对对,还是我的宝贝女儿聪明!”张庭连连点头,对张宏朗道,“你赶紧去医院,把你手上的伤治一下子,然后就去办,我们只有三天时间,要迅速。”

    “爸,你放心,就一个小娘皮,很快就会搞定!”张宏朗忍着剧痛,点头道。

    “我陪哥哥去!”张宏丽道。

    “嗯!”张庭点头答应着。

    看着张宏朗和张宏丽兄妹出去后,梅雅华从地上站起来,摇头木讷的说道:“这样不成的!”

    “你个臭婊子,你给我闭嘴!”张庭气不打一处,骂道,“你是不是心理还想着那个死鬼?还想要维护那个臭娘们?宏朗想要玩玩那小娘皮,让你给安排,你就一直磨蹭着,现在倒好人,让人家欺上门来了?”

    ————————————

    求票!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