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清风徐徐度晚心

作者:云朵 | 耽美小说

收藏

  做为一个黄花大闺女,竟然被一熊孩子光天化日之下喊妈妈?不能够忍,不能够忍。但是,当看见孩他爸英俊容颜以后……宝宝你有妈么?有的话介不不介意换一个?谁知,小萌娃那个腹黑男总裁爹地落当然,除了眼前这个看似很酷的小家伙。。

第20章 外面有人追我们_清风徐徐度晚心_ 宋依然, 徐子骞

    徐子骞拉她跑出一个狭小的胡同里,也没听见后面的脚步声,躲入了一家门前。“你怎么?”宋依旧很出乎意料他的会出现。“嘘,一会儿再说话的。”俩人靠的很近。宋依旧体会到对方传来“你怎么?”宋依然很意外他的出现。。...

    徐子骞拉她跑进一个窄小的胡同里,没有听到后面的脚步声,躲进了一家门前。

    “你怎么?”宋依然很意外他的出现。

    “嘘,一会儿再说话。”俩人靠的很近。

    宋依然感受到对方传来的热气,加上俩人贴近的距离,不禁脸红起来。

    看着眼前小脸绯红的人,徐子骞不禁想到了他们初识那会儿。

    那时的他开始接触宋依然的目的本不单纯,那时的她也会经常因为自己靠近而脸红。慢慢的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爱上了这样一个爱脸红的女人。

    “这边看看。”后面的人也跟着钻进了胡同里。

    听到,后面的声音,徐子骞本能的把宋依然抱进怀里,俩人向门里靠了靠。

    “咔嚓”宋依然背后的门开了。见状,徐子骞直接护着她进了院子里。

    “你们是?”屋主看到进来两个不认识的人,大吃了一惊。

    “您好,外面有人追我们。”徐子骞指了指外面。

    屋主看到俩人不是什么恶人,便朝他们点了点头,让他们进了里屋,并给他们倒了一杯热水。

    大约过了一会儿的时间,听不到外面的动静了,也是时候离开了。

    “谢谢您,不好意思,打扰了。”徐子骞很绅士的朝中老年的屋主鞠了一躬。

    “谢谢。”宋依然也说了声。

    “二位请留步。”老先生想了几秒,还是叫住了他们。

    俩人疑问的回头看向他,不知还有什么事情。

    “看两位都是善人,且听我老头子一句。”老先生走到他们面前,“感情里没有对错,但是不要作出越轨的行为,我们可以光明正大的来解决,这样偷偷摸摸之举,是不是很不符合你们的身份,我看二位都是成年人了。”

    感情老先生把他们当成出轨偷情,被家人发现追杀的情况了,看来老人家平时没少看那些狗血剧,俩人汗颜。

    听了他的话,宋依然忍不住了:“这……”

    徐子骞安慰的攥紧了一下她的手,示意他来:“老先生您误会了。这位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刚刚我们只是躲避那些记者,我老婆只是因为帮助一位学生,被媒体发现。你也是知道的,那些记者们毫无节操,为了利益胡编乱造。”

    “哦,原来时这样,那真是对不住二位。”老先生开始自责起来。

    “没关系,谢谢您刚刚的帮助,再见。”俩人告别老人,就离开了。

    “你刚刚为什么那么说。”宋依然走出来,开始埋怨起来。

    “不这么说,难道你真的想让对方想成的那样子。”徐子骞反问道。

    宋依然瞪了他一眼,扭过头不再看他。

    看着刚刚还在他怀里,小脸红成小苹果的人,这会儿又开始翻脸不认人了,不禁笑了起来,他的依然又回来了。

    “你笑什么?”宋依然没好气的问她。

    “你刚还嫌弃我说你是我的老婆呢,这会儿又来管我为什么笑。”徐子骞开始心情大好,想要逗她开心。

    没想到他竟能“无赖”起来,宋依然决定闭嘴,不再理他,自顾的超前走去。

    “你还走那边?”徐子骞叫住那个耍小脾气的女人。

    宋依然撅着小嘴,回头看他:“不然呢?我可不像您大总裁,不用上班就有花不完的钱。”

    “那群记者不会就此罢休的,你想自投罗网?”徐子骞在商界混迹这么多年,什么事没见过,他知道这些记者们闻到一点儿腥味儿就能不吃不喝蹲守几天的,怎么会因为一点小插曲就作罢。

    “不会吧!”听到他的话,宋依然有点怯场起来,“那怎么办。”

    “你如果不想变成他们手里的文字靶子就听我的。”徐子骞抓起她的手,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你这是去哪里?”宋依然问。

    “上车!”

    徐子骞驱车载着她来s大门前,现在的记者比刚刚还多了起来。

    “这么多!”宋依然不禁咂舌。

    “只是目前,”徐子骞的话没说完,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我先接个电话。”

    说着他点通车上的蓝牙。

    “喂。”

    “徐总,您还没来公司?这里有几份文件等着您签字。”秘书的语气有些着急。

    “我稍后就到,除了重大的决策,你看着办。”

    “是。”

    听到对方电话,宋依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你把我放一个好打车的地方,我自己回家就好了。”

    “你跟我回公司。”徐子骞不容置疑的说。

    “徐先生,请您不要那么自以为是,刚刚谢谢你帮我,但并不代表我们之间有任何关系,现在放我下车,我要回家。”宋依然坚持的说。

    本来他们就没什么关系,如果被一个总裁带回公司,想没有关系恐怕都难堵住其他人的嘴的。

    听了她的话,徐子骞一个急转弯,向宋依然家的方向开去。

    “我自己走就好了。”宋依然看到对方态度的转变,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刚刚我的话说的有些过分,请不要放在心上。”

    “嗯。”徐子骞闷声一吭,便不再说话。

    宋依然的心里五味杂粮,真不明白这位总裁的喜怒哀乐。人家明明是来帮助自己的,却被她给气住了,心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车子停了下来,只是不是宋依然家的门前,既然开进了小区,为什么还要离这么远停下,看来徐子骞是真的生她气了,算了自己走回家好了。

    不过在她开门的一瞬间,手却被徐子骞握住了,他的手很大,好像能把她整个手包裹起来,宋依然脸红的有些气愤:“徐先生你!”

    “喏~”徐子骞朝她家的方向扭了下头,示意她看。

    宋依然这才发现,她家单元门前的那些人不是平时的邻居,而是记者们,她惊讶的嘴巴张的老大:“这不好吧?”

    “跟我去公司吧!”徐子骞看着吃惊的她,探过身去,帮她系好安全带,不过一瞬的事情,却闻到了她身上的清香,他有一瞬间的痴迷,不过很快,他调整好重新启动发动机。

    进了徐氏集团,宋依然才发现徐子骞那种自带的优越感从何而来,气势恢宏的办公楼与徐子谦的冷峻霸气浑然一体。

    前台依旧是身材姣好,面容美貌的年轻职员,良好的职业素养,不容她们交头接耳的商讨总裁身边女人的一切,她们礼貌的站起来迎进徐子骞与宋依然。

    看着被徐子骞牵住的手,她周身的不自在,几次想挣脱却别握的越来越劳,一路上俩人一个坦然,一个别扭的走进总裁办公室。虽然那些人们在总裁面前都不敢窃窃私语,但宋依然猜的到此时的某刻卫生间,茶水间的那些人们的口水,估计都能淹死她了。

    她开始后悔听从了徐子骞的话,如果自己不跟他来,直接跟那些记者实话实说,完事了不就得了,这一躲结果单位,家里都回不去了。

    “想什么呢?”明显感觉到身后的小女人心不在焉的样子,徐子骞刚进办公室停住了脚步。

    “嘶~”不想走神的宋依然丝毫没有注意前面的人停住了脚步,她挣扎的摆脱握紧的那只手,捂住了自己的鼻子,哭丧着说:“你干嘛没事不走了!”

    徐子骞看到她这个小模样,忍不住想笑,她在跟自己一起的时候终于不再紧绷着自己了。看来她慢慢对自己的戒备降低了,以前总是嫉妒儿子能轻易的博得她的信任,看来现在自己也做到了。

    “到地方了,还往里走?”徐子骞朝里面的休息室挑了一下眉头。

    抬头看到休息室,宋依然怒瞪了他一眼。

    “你先坐沙发上休息会儿,我先看会文件。”想到还有积攒的一堆文件,徐子骞便不再逗她,表情严肃起来。

    “你忙不用管我。”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宋依然尽量将自己扮好隐形人,不打扰人家的工作。

    坐下来,才发现还没跟领导请假,只好给张萍发去了信息,让她带请。

    “好的,我知道了,学校你先别来了,那些狗仔们一个个鸡贼的不得了。”张萍很快回了信息。

    “看看你做的好事!”陈明此时气的瞪大通红的眼睛,她恨不得能杀人。

    “我也不知道,这些狗仔们,怎么能这么编排人,完全胡说八道么!”唐颖儿看到网上的评价,也被气的够呛。

    “陈姐,你们都消消气,我有一个主意不知道能不能行?”小助理看到自己伺候的两个人都在气头上,一时半会应该想不出什么好的主意,正好自己有个想法。

    “你说来听听。”陈明也懒得再去动脑筋,她在唐颖儿的事情上已经伤死了好多的脑细胞,目前她需要养精蓄锐。

    “不如这样,我们就说唐小姐接了一个蛮横小公主的角色,此次的事件只是,自己体验下,没想到居然惹来这么大的风波,不过借助这件事能上一次热搜,没找会找来合作的机会呢!”小助理滔滔不绝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这注意不错,”陈明前思后想了下,“你马上召开记者招待会,办理此事,还有你趁记者们不围堵的机会,把颖儿带进S大,跟那个同学和老师的事情解决好,而且要她当面诚恳的道歉!”

    “我不。”唐颖儿一百个不愿意去跟宋依然道歉。

    “你怎么了,难道拉不下面子!”陈明冷声问道。

    “不是。”唐颖儿看到她的表情,软弱了下来。

    “那么就是因为舍不得钱?”

    “我知道我错了,我去道歉,并把卡还给她们。”唐颖儿赶紧说,真不知道爸爸给她请来的经纪人,还要自己低三下四的看她的脸色,要是自己哪天成名了,她一定加倍奉还回来。

    “那你们就赶紧去办,也知道这样了。”陈明揉了揉她的太阳穴,这几天因为唐颖儿的事情一直没睡好。

    一直忙着工作了,徐子骞口渴了才想起,自从宋依然进来后,连杯水都没让秘书送。在抬头看去,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竟然趴在沙发上睡着了。

    徐子骞轻手轻脚的走过去,看着她别扭的睡姿,很想把她抱到床上去,又爬把她惊醒,只好拿来休息室的薄被,搭在了她的头上。

    低头的一瞬间,他看到了宋依然脱掉鞋子的脚,红肿了一大片,估计是早上俩人逃跑的时候,穿单跟凉鞋磨肿的。当时自己只顾着向前跑了,丝毫没注意到她的鞋子。

    徐子骞走出办公室,对秘书交代了一番,便进了屋。

    几分钟,门口传来清脆的敲门声,徐子骞看了眼宋依然,还睡着才放心的去开门。

    “徐总……”

    “嘘。”徐子骞接过秘书手里的东西,示意她可以去办其他的事情了。

    宋依然迷迷糊糊睁眼,便见徐子骞手里拿着毛巾里面还裹好什么东西走了过来。

    “把你吵醒了。”徐子骞温柔的问。

    “没。”不知道怎么的,感觉到他这种态度,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似曾相识。

    忽然间想起,自己刚才因为脚不舒服,把鞋子脱了,慌乱的准备去穿鞋子,“对不起,有点不舒服,我就……”

    “不用穿。”徐子骞走过去坐到她一旁,把她的脚拿了起来。

    “你!”宋依然顿时被吓了一跳,扭动着要抽出。

    “别动!如果再动孤男寡女的我指不定能做出什么事!”徐子骞低声说着,一脸邪恶的看着她。

    果然宋依然,安静了下来,接着看到他把毛巾敷在了自己脚上,原来里面裹着的是冰块,冰凉的感觉,碰撞上红肿的脚丫,瞬间感到舒服点了。

    宋依然惊讶他什么时候看到自己的脚了,而且还细心到拿来毛巾冰块,更意外的是他竟然亲自给他敷,这举动让她很尴尬,不禁脸又红了起来,感觉到脸部传来的热量,有点恼怒自己,今天怎么了,这么容易脸红。

    不知道为什么,经过这一天的事情,宋依然忽然感觉到,第一次跟一个男人在一起有安全的感觉,想到这些她的脸又红了起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