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清风徐徐度晚心

作者:云朵 | 耽美小说

收藏

  做为一个黄花大闺女,竟然被一熊孩子光天化日之下喊妈妈?不能够忍,不能够忍。但是,当看见孩他爸英俊容颜以后……宝宝你有妈么?有的话介不不介意换一个?谁知,小萌娃那个腹黑男总裁爹地落当然,除了眼前这个看似很酷的小家伙。。

第29章 借酒消愁_清风徐徐度晚心_ 宋依然, 徐子骞

    宋依旧望着这么可爱的的孩子,真的是不想再骗他了,她去思考了几秒钟,最后最终决定要把实情说徐浩轩,要让他明白,他脑海里“臆想的妈妈”实际上是个冒牌的。“轩轩,实际上我……“轩轩,其实我……”宋依然刚要开口说,她的手机铃声忽然想起,打断了她想要说的话。。...

    宋依然看着这么可爱的孩子,实在是不想再骗他了,她思考了几秒钟,最后决定要把实情告诉徐浩轩,要让他知道,他脑海里“假想的妈妈”其实就是个冒牌的。

    “轩轩,其实我……”宋依然刚要开口说,她的手机铃声忽然想起,打断了她想要说的话。

    她打开包包拿出手机,扫了一眼屏幕,便把手机递给了徐浩轩:“是你爸爸打来的。”

    “爸爸,你怎么还没忙完呢!”小家伙有些抱怨的说。

    “对不起儿子,爸爸要加快脚步了,你让妈妈接电话。”徐子骞道歉得话本来事准备跟宋依然说的,没想到是儿子接得电话。

    “找我有事?”宋依然接过徐浩轩递过来得手机。

    “今天麻烦你带轩轩了,我一会儿参加一个投资项目的剪彩,之后就没事了,我让司机先去接你们过来。”徐子骞电话得这头交代着。

    “徐先生你还是把轩轩接走吧,我自己回家就好了。”说实话,宋依然偶尔会有种不想与徐子骞接触的感觉,说不出为什么,只是内心深处的抵触他。

    “万一我一会儿走不开身,我不放心轩轩跟别人在一起。”徐子骞赶紧说,现在为了能把宋依然追回来,他完全变成了一个坑儿的老爸。

    “那好吧。”宋依然也是无语,反正自己之后也没有什么事情,那就为了小包子,再陪他走一遭好了。

    “把你们得地址告诉我。”徐子骞嘴角微微扬起,看来这个儿子在宋依然心里的地位很重。

    另一边,餐厅。

    “宋依然就是你拒绝我的原因?”郝欢欣吃着眼前的东西,不经意的问了句。

    “啊?”江一斌在宋依然走后,一直就不在状态下,郝欢欣说的话也是有一句没一句的听。

    “你就是因为她才拒绝的我?”郝欢欣放下筷子,看着他。

    江一斌听到她这么一问,也停止了吃饭的动作。

    他坐的端端正正,将手重叠放在胸前:“我表现的这么明显?”

    “嗯哼!”郝欢欣纵了纵肩。

    “连你都看出来了,而她却一点儿也觉察不到。”江一斌有点儿挫败的说。

    “那说明人家就没对你有那方面的意思。”郝欢欣笑着说,但是内心里却是苦涩的。

    感情的事情就是这样,你看自己喜欢的人,他的眼睛却看不到你。

    “也许你说的对,这么多年了,能看到早就看到我了。”江一斌有些伤神的说。

    看到他满眼的伤心,一向以女强人自居的郝欢欣看着有点儿心疼了:“是不是我说错什么话了,那实在不好意思了。”

    “啊,不。你说的很对,只是我……”江一斌说道这里低下了头,只是他一直做着一个梦而已,而他却从来不想醒过来。

    “本来感情里都看不清自己,也许是自己不想看清楚罢了!”郝欢欣看向窗外说,她这话像是说给江一斌的,又像是说给自己的。

    她不知道为什么,从第一次见到江一斌,就对他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之前的她是不相信一见钟情的,可是事实却跟她开了个玩笑。

    “说的很有道理。我和依然从小就认识,那绝对算是青梅竹马,但是我们俩却是郎有意,妹无情。”江一斌从小到大学业、事业一直都是顺顺利利的,唯独这感情方面停滞不前。

    “要不我们去喝杯?”江一斌提议说。

    这是他首次与人谈自己感情,一直以为自己不显山漏水的在心里默默守护的东西,被拿出来昭目,却发现有种轻松的感觉。

    “刚谈了心,现在又去喝酒,我们的关系是不是有质的转变?”听了江一斌的话,郝欢欣高兴的说。

    江一斌思考了一番,没有急于回答她的问题,起身拿好西装外套:“走着!”

    从第一次见面,一向高傲的郝欢欣,第一次低下了高高抬起的头。以她的美貌与才华,开始她有足够的信心吸引那个白衣男天使。谁知当她打去电话时,江一斌居然不记得她的名字。

    可以说郝父的这次住院,有利的帮了她一把,她才有机会跟江一斌吃第二次饭。

    “你先去取车,我马上来。”郝欢欣拿好包,急匆匆的走向收银台。

    “你好,22桌结帐。”她对收银员说。

    对方查看了下电脑,露出职业的笑容:“您好,已经结过了!”

    “谢谢!”郝欢欣说完走了出去。

    出了商场门口,那辆灰色的保时捷正停在门口。

    “你这是给我再次请你吃饭的机会?”郝欢欣坐好后,一边系着安全带,一边说。

    “怎么讲。”通过一饭,江一斌发现这个姑娘说话很有意思,不做作,一针见血。

    郝欢欣长得很漂亮,五官端正,身材姣好,但是她的美与宋依然不同,她身上带着一种强势。

    作为医生的江一斌,对于心理学方面有些了解。他也隐约的知道,像郝欢欣这样事事都表现强势的女人,实际在掩饰自己某些方面的脆弱。

    忽然间,他有些想多了解这个女人的冲动,但是在心里却没激起多大的浪花。

    “本来说这顿我请的。”

    “一个男人与女人吃饭,女人去买单,感觉怪怪的。”江一斌如实说。

    “江医生这个习惯,大多数女人都会喜欢的。”郝欢欣看着他说,“下次我把钱给你,你再去买单。”

    “好吧。”看着眼前这姑娘这么固执,他只好答应。

    “你说我们这大白天的去酒吧,是不是很奇怪。”郝欢欣怀疑的问。

    “这个时候去才清静,今天我俩难得聊到了我的伤心处,不找人喝点酒,怎么来解愁?”江一斌开车看着前方说。

    “只怕借酒浇愁,愁更愁!”郝欢欣在后面,神补了一句。

    “你这说话,能不能委婉些。本来我平时没机会喝酒的,今天好不容易休息,想去喝点儿,叫你说的我开始打退堂鼓了。”江一斌装作抱怨的说。

    “好,我不应该打消江医生的好兴致,我错了,一会儿到了酒吧,我自罚三杯好吧!”

    “这还差不多!”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