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一吻成诺守一生

作者:月下求欢 | 科幻小说

收藏

  被渣男闺蜜联合背叛,绝望之极惟有碰死墙壁。复活归来时,她有意惹上他,没想起被他缠上。一纸契约,难以逃脱。顾承珩一路编队护航,她一路开挂,杀怪升级后!亲生父亲要她去死,废“程晚遥……你把我妈怎么样了?我妈……对你不薄啊……”躺在地上的纤弱女子撕心裂肺的你呢喃道。。

第4章 碎尸万段_一吻成诺守一生_ 秦尔卿, 顾承珩

    男人双手插在裤兜里,眉头轻轻蹙起,片刻,他点了点点头。“在去警察局之后,但是先带秦小姐去医院吧,秦小姐伤得可不轻。”话落,那警察便后转身离开了。话落,男人这才将目光落“在去警察局之前,还是先带秦小姐去医院吧,秦小姐伤得可不轻。”话落,那警察便转身离开。。...

    男人双手插在裤兜里,眉头微微蹙起,片刻,他点了点头。

    “在去警察局之前,还是先带秦小姐去医院吧,秦小姐伤得可不轻。”话落,那警察便转身离开。

    话落,男人这才将目光落到了她身上,只见她的裙子依旧被撕烂,两条胳膊裸露在外面,胸前有些裸露。

    他的眼神瞬间一冷,直接利落的脱掉了身上的西装。

    “披上!”他冷冷的说道。

    “不需要!”她扫了一眼男人,后退了一步,身体抵到墙壁上,再也无路可退。

    男人的眼神有些阴冷,他伸出手一把钳住她纤细的手腕,将她拽到了自己的怀中,他的力气大的骇人,眼神阴鸷。

    “秦尔卿,同样的话不要让我说第二次!”他的眼眸微眯,嘴唇紧紧的抿起。

    而此刻,这一晃,夏桑只觉头脑有些昏昏沉沉的,尤其后脑勺格外的疼痛,她使劲的摇了遥头,想要自己提起精神来。

    她靠在男人的胸膛处,她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说了不要……就是不……”她的话还未说完,眼前一黑,便直接昏倒在了男人的怀中,满脸的血污弄脏了他雪白的衬衫。

    紧接着,她只觉自己坠入了漆黑的深渊之中,整个身体都变得轻盈起来。

    而那些过去所经历的事情,正一点一点的重现在她的面前。

    “桑桑……你说我哪点对你不好了?你要背叛我?”迷雾中,男人站在她面前,看着她的眼神犹如一条毒蛇般恶毒。

    转瞬,“遥遥,好好伺候夏桑。她一日不说,就在她的身上划一刀!”男人语气冰冷刺骨,眼神就像一把匕首般锋利,刺穿了她的心脏。

    “贱人,你以为你是什么身份?你不过是我捡回来的一条狗。爱你,护你,不过是你这蠢人一厢情愿的想法!”他冰凉的指尖一寸一寸的抚过她的脸庞,眼神阴寒如腊月大雪。

    片刻,他毫不犹豫的将手中匕首刺穿了她的手臂,鲜血淋漓。

    她声音凄厉而又尖锐,目光绝望的看着那个背影。

    “简明深……我没有……我没有背叛……为什么,你不相信我?为什么……”

    “为什么啊——”

    她的声音划破了宁静的清晨,紧接着她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满头的大汉。

    夏桑睁开了眼睛,双眼扫视着四周。

    不看还好,可是,这一看,她整个人如雷电击般惊骇住了。

    她真的重生了……她真的复活了……

    是不是老天爷同情她?所以,要她重生……

    她掀开了被褥,赤脚走到地上,瞬间,一股冰凉的感觉从她的脚底蔓延到她的心脏深处。

    她顺着光源走到窗户边,窗户里出现了一个另一个人的面容,她一张清秀的鹅蛋脸,柳叶眉轻轻的蹙起,一双茶褐色的瞳孔带着惊恐之色,左眼角的下方,有着一颗粉色的泪痣。

    纵然女子的额头上缠了一圈厚厚的纱布,可是却依旧让这女子看起来格外的清丽。

    “秦尔卿……我活下来了……我夏桑活下来了……那么,你呢?”夏桑目光凛冽的看着窗户上的影子,眼神深处带着一股浓浓的悲哀之色。

    她缓缓伸出手,手指一寸一寸的抚过窗户中的影子,眼神含泪……

    活着不容易……可是,她既然活下来了,那么,就绝对不会白白的活着!

    简明深和程晚遥,她会让他们付出代价,她一定要报仇!

    她要他们碎尸万段!生不如死!

    那一刻,她那双清澈的瞳孔里尽是彻骨的恨色,让人震撼。

    她的表情有些狰狞,看起来很是恐怖。

    “报仇——”她尖叫一声。

    她挥起拳头,径直砸向了镜中的人。

    “嘭——”的一声响过,窗户便碎开了无数的裂痕,玻璃渣子刺入她的手背,鲜血淋漓。

    “你干什么?秦尔卿,你以为你死了?你就能摆脱这里了么?”就在此时,门被人推开,昨晚的那个男人大步流星的走来。他的剑眉紧紧的拢起,如同雄鹰般锐利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她,那双骨骼分明的手钳住了她的手腕,让她再也动弹不得!

    夏桑抬头看着顾承珩,目光凌厉,说:“放手!我没有自杀,就算自杀,也和你没有关系!”

    “嗬……”顾承珩唇角勾起,露出一抹讽刺而又不屑的笑意。

    “秦尔卿,你的死活于我何干?我现在告诉你,到底和我有没有关系!”男人阴沉的目光灼灼的看着夏桑,话落,他便将她抵在了墙壁边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