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一吻成诺守一生

作者:月下求欢 | 科幻小说

收藏

  被渣男闺蜜联合背叛,绝望之极惟有碰死墙壁。复活归来时,她有意惹上他,没想起被他缠上。一纸契约,难以逃脱。顾承珩一路编队护航,她一路开挂,杀怪升级后!亲生父亲要她去死,废“程晚遥……你把我妈怎么样了?我妈……对你不薄啊……”躺在地上的纤弱女子撕心裂肺的你呢喃道。。

第5章 心如蛇蝎_一吻成诺守一生_ 秦尔卿, 顾承珩

    夏桑紧靠着墙壁,还20-300她说话的的时候,只觉,他左手按到她的脑袋,他微温的唇瓣早已压上了她的唇齿之间。她瞪大了眼睛,身体极其焦躁的争扎着,双手却被男人抓得更紧。他的她瞪大了眼睛,身体极度不安的挣扎着,双手却被男人抓得更紧。。...

    夏桑背靠着墙壁,还不等她说话的时候,只觉,他一手按住她的脑袋,他温热的唇瓣已然压上了她的唇齿之间。

    她瞪大了眼睛,身体极度不安的挣扎着,双手却被男人抓得更紧。

    他的吻是那样的猛烈而又霸道,就就如同一阵波涛翻滚着,虽说是吻,倒还不如说是他在宣誓主权!毫无怜惜之意,隐有些粗鲁。

    夏桑见挣扎不掉,她眼神一冷,直接用力的咬破了他的唇瓣。

    “咝——”男人轻呼一声,到底是松开了夏桑,他目光冷厉的看着夏桑,眼神冰寒,没有一点的温度。

    他的薄唇已然被咬破,有血丝往外浸染出来。

    “下一次,可就不是咬破唇这么简单。我必然将你的整条胳膊卸下来!”她眉眼凌厉的看着他,嘴角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冷笑,踮起脚尖,伸出手搂住他的脖子,暧昧的靠近了他的耳畔。

    男人的薄唇紧紧的抿起,眼角微沉,他伸出手随意的擦过唇瓣。

    旋即,他眼神如恶狼般狠厉,他直接用力的捏住她的下颚,声音阴冷,“我也告诉你,若你敢逃,我不介意将你圈养,做我的私人宠物!我的宠物,你可听清楚了?”

    他和她目光对视着,他的目光狠毒而又冰冷。

    她嘴角带笑,眼神阴寒,丝毫不将他放在眼中,不过,她也没有回话。

    “秦尔卿,你从来就没有选择!所以,你最好乖乖的,别逼我将秦家送上绝路!”他冷哼一声,松开了她的手腕,往后退了几步。

    然后,他双手插在裤兜里,居高临下的看着夏桑,眼神阴冷。

    “秦家,是死是活和我有什么关系?你若喜欢,你就尽管去毁!”夏桑冷冷一笑,目不斜视的看着男人。

    同在G市,她也是有耳闻的,秦家千金秦尔卿的事情。

    一个根本就不受宠的千金,又凭什么要为了家族牺牲自己?

    他要毁便毁,与她何干?若是秦尔卿愿意嫁,又怎会逃婚?

    “哦?果然不假,传言秦尔卿心如蛇蝎,六亲不认,果然如此。够狠……”男人听见这话,眼中并无意外之色,反而唇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只是眼神已然冰冷。

    夏桑深呼吸一口,和他对视着,轻轻一笑说:“所以……我最讨厌别人的威胁!嫁与不嫁,决定权在我秦尔卿的手中,你是阎罗也阻止不了我的决定!更何况,区区一个秦家?”

    “我警告你!别挑战我的耐心!”男人无视她的挑衅,直接伸出手捏住她的下颚,逼迫她抬头和他对视。

    “你不爱我,你娶我,又是为了什么?”她深呼吸一口气,目光灼灼的看着男人,开口问道。

    从男人的眼神中,她就能够感觉得到这个人根本不爱秦尔卿。

    否则,他的眼神怎么还能那样的阴冷?

    怎料,男人听见她的话,唇畔微微勾起,露出一抹冷笑,看着秦尔卿的眼神是那样的阴冷。

    “嘭——”他捏住夏桑下巴的手力气不断的加大,眼神冷厉的看着她。

    夏桑只觉下巴的骨头仿佛都要碎掉,疼得像要散架一样,她目光凌厉的看着顾承珩。

    “爱你?像你这样蛇蝎心肠的女人,若不是你有用,看你一眼,我都嫌弃!”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薄唇轻启,说出的话就像一把淬毒的刀刃,狠狠的戳入夏桑的心中。

    不知道为何,许是这具身体主人残存的意识还在,夏桑只觉心痛如刀绞,好似站在她面前的那个人是她最爱的人。

    如若不然,为何她会如此的悲伤?

    她呼吸急促了起来,伸出手抚住胸口,眼睛酸涩无比,她的睫毛一眨,两行清泪便顺着她的眼角滑落。

    夏桑恐惧,是秦尔卿在流泪……

    忽然间,她的脑海里闪过很多秦尔卿的记忆的画面……其中,最多的便是与眼前这个男人的。

    慢慢的,夏桑对秦尔卿的记忆愈发的清晰起来。

    利用!

    因为秦尔卿觉得男人利用她,所以,她要逃婚……

    可是,这个男人要有什么要利用秦尔卿的?

    她努力的想要回想起那些记忆,不知为何,却是徒劳无功,总是一副模糊的画面。

    以至于,她也不知道秦尔卿要逃婚的真正原因!

    “你利用我!”夏桑眼神凌厉的看着顾承珩,字字珠玑。

    闻言,男人却是不以为然缓缓松开了她,嘴角微微扬起,勾勒出一抹好看的笑容。

    他深邃的瞳孔布满了冰渣,看着她的眼神是那样的轻蔑而又不屑。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