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一吻成诺守一生

作者:月下求欢 | 科幻小说

收藏

  被渣男闺蜜联合背叛,绝望之极惟有碰死墙壁。复活归来时,她有意惹上他,没想起被他缠上。一纸契约,难以逃脱。顾承珩一路编队护航,她一路开挂,杀怪升级后!亲生父亲要她去死,废“程晚遥……你把我妈怎么样了?我妈……对你不薄啊……”躺在地上的纤弱女子撕心裂肺的你呢喃道。。

第6章 身败名裂_一吻成诺守一生_ 秦尔卿, 顾承珩

    “怎么?这会你不装疯卖傻卖傻了?倒不如说是借助,倒不如说是秦家旗号联婚的名义,将你以十个亿的价格转卖了我!因为,秦尔卿你现在的除了娶我,你了一无所有了!怎么?被家族抛十个亿?。...

    “怎么?这会你不装疯卖傻了?与其说是利用,不如说是秦家打着联姻的名义,将你以十个亿的价格卖给了我!所以,秦尔卿你现在除了嫁给我,你已经一无所有了!怎么?被家族抛弃的滋味可好受?”他的声音清浅带笑,却让夏桑从心底升起了一股浓浓的恐惧之色。

    十个亿?

    那么多,这是她倾尽一生也无法赚到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病房的门被人推开,走进来一个穿着西装的保镖,他低头在男人的耳边说了些什么。

    旋即,男人的神色有些凝重,旋即,他转头,目光落在了呆愣的夏桑身上。

    “派人守着她,通知秦家的人来。”他冷冷的说道。

    夏桑眉头一蹙,她厉声道:“你凭什么关着我?”

    此话一出,男人的脸色又再次变得阴寒,他冷笑一声,说:“凭什么?就凭我捏着你秦家的命脉!就凭你秦尔卿是我的未婚妻,你说这够不够?”

    然后男人不再停留,跟着那个人转身走出了病房。

    男人离开之后,病房的门口便站着两个保镖,名为保护,实为监视。

    她重新换上了一套干净的衣服,躺在病床上双目无神的看着头顶,思考着对策,护士已经给她受伤的手包扎了。

    而就在此刻,门被人推开,她又进入了戒备的状态,从床上坐起来,双眼警惕的看着门口。

    “卿卿,你没事吧?”夏桑还未回过神来,便被来人给一把搂在了怀中。

    夏桑下意识的推开抱住她的妇人,冷声道:“放开我……你是谁?”

    只见,妇人五十岁左右的年纪,容貌清秀,穿着一条旗袍,发髻高挽,双目含泪的看着她。

    “卿卿,你……怎么连妈妈都不认识了?”妇人目光惊骇的看着她,眼底有些受伤的神色。

    夏桑顿住了,这人是秦尔卿的妈妈?

    “姐姐,你这是怎么了?连自己妈妈都不认识了吗?”此刻,妇人身后的女子按捺不住开口问道,她的眉眼间尽是温柔和关切,看起来一副善良的模样。

    也是现在,夏桑这才注意到了她,她倒吸一口凉气。

    女子一条黄色的连衣裙,大腿根部一下尽数裸露出来,深V的连衣裙隐约可以看见她隐秘的部位。

    “我的脑袋被撞了……所以,很多事情已经想不起来了……”夏桑偏过头,目光直直的看着妇人,轻声说道。

    这是最好的办法,解释现在的一切。

    此话一出,秦夫人身躯一震,险些晕倒,“我去叫医生……医生……”秦夫人慌慌张张的朝病房门外跑去,声音里已然带了哭腔了。

    等到秦夫人离开之后,那黄色裙子的女子却是瞬间变了脸色,她娇艳如玫瑰的脸颊上尽是冰霜,那双黝黑的瞳孔中全是对夏桑的厌恶和痛恨。

    不……应该说是对秦尔卿的。

    或许,这样才更加的贴切!

    “嗬……失忆?秦尔卿,你居然还活着!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怎么还能有脸活着?你以为你凭着你这副残花败柳的身躯可以嫁进顾家吗?你做梦!”女子缓步走到床边,目光阴冷如毒蛇的看着夏桑,好像恨不得将她就此撕碎!

    轰……轰……

    夏桑眉头微微一蹙,顾家?哪个顾家?她的眼神幽深,手指下意识的攥紧了被褥。

    然而,就在此刻,那女子却是有些疯狂的伸出手,狠狠的抓住她用纱布包扎的手臂,神情狠厉。

    “你放心,秦尔卿你和你妈欠我秦尔雅的东西,我会一样一样的讨回来。而现在,不过只是一个刚刚开始。我等着看你身败名裂,我等着你堕入深渊!”她嘴角带着冷笑,面容狰狞如同恶鬼。

    而夏桑听见身败名裂四个字时,她的茶褐色的瞳孔中燃起了熊熊的怒火。

    敢情,这个秦尔雅是只披着羊皮的狼?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

    从现在开始,她就是秦尔卿,谁若是欺负她,她必定百倍奉还!管她是何人,她秦尔卿绝对不会放过!

    她咬紧牙关,眼神凛冽的看着秦尔雅,伸手使劲的挥开了秦尔雅的手。

    而秦尔雅却是没有站稳,直直的摔倒在了地上去。

    “嘭——”她神情委屈的看着秦尔卿,美目含泪,泫然欲泣的模样当真让人好不怜惜。

    而秦尔卿看见她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心底的怒火更甚,脑海中那些痛苦的记忆又被翻了出来。

    她冷笑一声,下床走到秦尔雅的身旁,半弯着腰,居高临下的看着秦尔雅。

    看见现在故作柔弱的秦尔雅,她就像是看见了当初的那个程晚遥!

    一样的心如蛇蝎,一样的虚伪而又丑陋,一样的贱人。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