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一吻成诺守一生

作者:月下求欢 | 科幻小说

收藏

  被渣男闺蜜联合背叛,绝望之极惟有碰死墙壁。复活归来时,她有意惹上他,没想起被他缠上。一纸契约,难以逃脱。顾承珩一路编队护航,她一路开挂,杀怪升级后!亲生父亲要她去死,废“程晚遥……你把我妈怎么样了?我妈……对你不薄啊……”躺在地上的纤弱女子撕心裂肺的你呢喃道。。

第9章 贪恋温暖_一吻成诺守一生_ 秦尔卿, 顾承珩

    她本就不愿嫁,那个人倘若顾承珩便更为的不能够嫁了。她也可以造成伤害任何人,但是,惟独,不想造成伤害他。“你敢!”还20-300秦夫人说话的,那边,秦老爷就按捺不住脾气,了吼叫出来了她可以伤害任何人,可是,唯独,不想伤害他。。...

    她本就不愿嫁,那个人若是顾承珩便更加的不能嫁了。

    她可以伤害任何人,可是,唯独,不想伤害他。

    “你敢!”还不等秦夫人说话,那边,秦老爷就按捺不住脾气,已经嘶吼起来了。

    好像,恨不得将秦尔卿给撕碎。

    “我敢不敢,你要试试么?”秦尔卿冷笑一声,目光锐利的看着秦老爷。

    秦老爷又要冒火,秦夫人连忙抢在他前面说道:“老爷……卿卿才醒过来,身体有些不好,忘记了一些事情。我相信,她是想嫁给顾承珩的。等她想起来了自己曾经多么的爱顾承珩,就会愿意嫁的。”

    秦夫人目光含泪的看着秦老爷,替秦尔卿开脱。

    秦尔卿眉头一蹙,这秦夫人搞什么鬼?为什么非要她嫁给顾承珩?秦夫人好似很怕秦老爷临时取消婚约换人。

    想到此,秦尔卿看着泪眼朦胧的秦夫人,她的眼神又深邃了几分,像是要剖开秦夫人的心脏一样。

    秦老爷抿着唇,眉头拧起。

    秦老爷被气得脸色发白,扬起手指颤抖的指着秦尔卿,怒火在眼底蔓延。

    可是,偏偏,他拿秦尔卿半点办法都没有!

    秦尔卿从小目中无人,嚣张跋扈,在G市的名媛千金中是德行和人品最差的人,丢尽了他的脸面。

    秦尔卿于他而言没有半点感情,若是一个如此不争气的女儿可以换取秦家的平安,他求之不得。

    谁叫顾承珩瞎了眼?竟然看上了秦尔卿呢?

    “这就是你生的好女儿!简直好得很喃!”秦老爷面对这样一个油盐不进的女儿也是无可奈何,只得将火撒到了秦夫人的身上。

    秦夫人却是不敢反驳,只顾低垂着头,嘤嘤的哭泣着。

    秦老爷见这一幕,心中的怒火更甚,他厉声道:“哭什么哭?我还没死!尔雅,走我们回秦家!”

    秦尔雅不敢耽误,跟秦老爷走出了病房。

    秦夫人却是哭得更加的带劲,站在一旁的秦尔卿也有些不耐了,她的眼中尽是冷光。

    “别哭了,你还不走?”秦尔卿伸出手指抚摸上额头,冷冷的说道。

    这是一家什么样的人?

    秦尔卿的妹妹一副伪善的模样,秦老爷如此不待见她,就连秦夫人都是个懦弱的。

    “卿卿,你别怨妈妈。秦家总有一天会容不下你,既然顾大少愿意娶你,你嫁给他也是一个好去处。你不要在和你爸爸顶嘴了,否则,若是和顾家的婚约取消,到时候……”G市怎么还会有人敢要你?

    秦夫人抹着眼泪,走到秦尔卿身旁,双眼通红的看着秦尔卿,苦口婆心的说道。

    如果有选择,她也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嫁给顾承珩那样一个心狠手辣如撒旦的男人!

    纵然顾氏旗下的势力已经遍布全国,甚至延伸到了海外,可是,家族越繁荣,那里面的水就更深!

    秦尔卿挑了挑眉头,什么叫秦家总有一天会容不下她?她的眸子深了几分,难道说这里面还有内幕么?

    就在此时,一双温热的手掌抚上了秦尔卿红肿的脸颊,那样的温度轻轻的撼动了她坚硬如铁的心灵。

    好似干涸已久的贫瘠土地,迎来了一场淅沥而下的春雨,万物复苏,一切又变得生机勃勃。

    “卿卿,很疼对不对?都是妈妈的错,是我没用……雅雅身体不好,你不能和她动手,否则……你爸爸只会比我下手还要狠……”秦夫人心疼的看着秦尔卿,声音有些哽咽,眼神里是浓浓的爱意。

    秦尔卿有些不自然的别过了头,错开了秦夫人的人,避开了秦夫人爱怜的眼神。

    她看见秦夫人,想到了因为受自己牵连而枉死的妈妈……

    秦夫人手指一僵,眼神有些受伤,旋即,她故意扯开了话题,说:“卿卿你的身体还未好,多在医院休养一段时间。妈妈回家给你做些好吃的……”

    话落,秦夫人也不管秦尔卿的反应,逃也似的离开了这个病房,好似身后有洪水猛兽在追赶她一样。

    秦尔卿看着秦夫人的背影,心中忽然抽痛,她脸色一白,难受的捂住了胸口。

    那是这具身体在不舍么?这具身体,也是喜欢这样的温暖的吗?也贪恋着那样慈爱的眼神吗?

    而也是这个时候,她的脑海里关于秦尔卿的记忆愈发的清晰,秦尔卿的曾经的记忆如同潮水般涌过来,淹没了她的理智。

    她双手捂住脑袋痛苦的摔倒在地上,她的脑袋就像一个不断鼓大的气球一样,好像马上就要爆炸掉了!

    “嘭——”她的脑袋被撞到了床角边,一阵钻心的疼痛从她的额头蔓延而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