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一吻成诺守一生

作者:月下求欢 | 科幻小说

收藏

  被渣男闺蜜联合背叛,绝望之极惟有碰死墙壁。复活归来时,她有意惹上他,没想起被他缠上。一纸契约,难以逃脱。顾承珩一路编队护航,她一路开挂,杀怪升级后!亲生父亲要她去死,废“程晚遥……你把我妈怎么样了?我妈……对你不薄啊……”躺在地上的纤弱女子撕心裂肺的你呢喃道。。

第10章 生不如死_一吻成诺守一生_ 秦尔卿, 顾承珩

    那些究竟是谁的记忆?“痛……好痛……”她不断地的在冰凉的地板上翻腾着,发丝零乱,就连额头上的纱布也被她扯着了。“秦小姐……快去叫医生……”就在此时此刻,顾承珩安排好在门“秦小姐……快去叫医生……”就在此刻,顾承珩安排在门外的手下冲了进来。。...

    那些到底是谁的记忆?

    “痛……好痛……”她不断的在冰凉的地板上翻滚着,发丝凌乱,就连额头上的纱布也被她扯开了。

    “秦小姐……快去叫医生……”就在此刻,顾承珩安排在门外的手下冲了进来。

    看见病房一片狼藉,当即傻眼了。

    秦尔卿只觉脑袋疼痛无比,眼前的景象变得模糊,她伸出手使劲的攥住男人的肩膀。

    “我要回去……放我回去!我要见他……我要见他啊……为什么他要这样对我?为什么——”秦尔卿声嘶力竭的朝手下嘶吼道,声音凄厉。

    “秦小姐……你冷静一点……”就在这个时候,医生赶了过来,两个手下帮忙按住了秦尔卿。

    秦尔卿在病床上不断的挣扎着,“放开我……我要回去……”她因为脑袋的疼痛而整个人陷入了疯狂之中。

    医生给她打了一支镇定剂,秦尔卿便昏昏沉沉的昏迷过去了……

    她,便坠入了黑暗之中。

    “爸爸……不是我做的……不关我的事!”阴暗的房间内,年幼的秦尔卿被秦老爷一鞭又一鞭的抽打着,女孩白裙上尽是鲜血。

    “秦尔卿,你小小年纪,心肠便如此恶毒!谁教你的?”画面再次转换,秦夫人一脚踢开了跪在面前的秦尔卿,眼神是刺骨的寒意。

    秦夫人的身后,女孩跪在大雨滂沱中,背影纤弱,好不可怜。

    “秦尔雅,你不是这么爱装吗?你去死吧!”面色青涩的秦尔卿眼中闪烁着凛冽的恨意,直接将秦尔雅推下了走廊。

    随之而来的,是众人的惊慌声,和一大片的谩骂声。

    另一处简陋的房间内,瘫痪的妇人躺在床上眼睁睁的看着汽油泼到了周围,浑身颤抖着。

    “死老太婆,这是夏桑欠我的,你先去,很快我就送你们一家四口去团聚!”

    程晚遥面色阴森的站在屋外,将手中的打火机扔到了屋子里。

    瞬间,“轰……”的一声,整个屋子里就燃烧起来。

    “不要——”忽然,昏迷中的秦尔卿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她尖锐的声音打破了满室的寂静。

    她睁开眼,眼前还是医院,消毒水充斥着她的嗅觉。

    “怎么?秦尔卿装疯卖傻玩过了,现在你要装失忆了么?”就在此刻,一道阴沉且夹杂着怒气的男声响起。

    秦尔卿眼皮一跳,抬头看去。

    顾承珩——

    此刻,那个男人眼神凛冽的看着她,好似要杀了她一样。

    “顾先生,秦小姐的脑袋由于受到过重创,所以会暂时失忆。秦小姐因为回忆过去,所以才会引发头痛症。”顾承珩的身后的医生适时的出声,为秦尔卿洗脱了嫌疑。

    失忆?

    秦尔卿听见这话,眼神有一瞬间的诧异。

    她根本就不是失忆,而是整个灵魂都换了人了!

    不过,这样也好。

    顾承珩听完嘴角微勾,他挥了挥手,旋即,那名医生便主动的退出了房间。

    旋即,他大步走到秦尔卿的床边,半弯着腰,伸出手勾起秦尔卿的下颚,眼神冷冽的看着她。

    “失忆?秦尔卿,你好本事啊,连医生都给你骗过去了。”他冷笑着说道,手上的力气愈发的加大。

    秦尔卿咬住唇瓣,目光直直的看着他英俊的脸庞,她的眼神有些倔强,说:“我没有!”

    闻言,顾承珩的眼神又冷了几分,他的嘴角勾起,“是吗?既然如此,你说,我要不要帮你回忆回忆,我是谁!”

    秦尔卿却是没由来的害怕和他对视,她一把推开了顾承珩,赤脚跑下床。

    她要回去棚户区,她不信……妈妈就这样被活活烧死了……

    “你想去哪儿?”顾承珩见她要跑,长臂一揽便径直抓住了秦尔卿的手臂。

    “咝……”顾承珩好巧不巧的抓住的恰好是秦尔卿受伤的胳膊,当即她轻呼一声,整个眉头都蹙成一团。

    “顾承珩,你放开我……我不会逃婚的,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秦尔卿拼了命的挣扎着,却始终徒劳无功。

    顾承珩的手臂就像是铁打的一样,她怎么抓挠都没有用。

    但是,更多的事情是她不想和他动手!

    所以,便如同待宰的兔子。

    “很重要的事情?有多重要?我告诉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你给我呆在这里,等着婚礼开始的那天!”顾承珩攥住秦尔卿的手的力气很大,他的剑眉紧紧的拢起,双眼凌厉的看着秦尔卿。

    他不想再费时间去找这个女人,他能等,可是,那个人快等不到了。

    秦尔卿也怒了,她目光猩红的看着比她足足高了一个头的顾承珩。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