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一吻成诺守一生

作者:月下求欢 | 科幻小说

收藏

  被渣男闺蜜联合背叛,绝望之极惟有碰死墙壁。复活归来时,她有意惹上他,没想起被他缠上。一纸契约,难以逃脱。顾承珩一路编队护航,她一路开挂,杀怪升级后!亲生父亲要她去死,废“程晚遥……你把我妈怎么样了?我妈……对你不薄啊……”躺在地上的纤弱女子撕心裂肺的你呢喃道。。

第11章 粉身碎骨_一吻成诺守一生_ 秦尔卿, 顾承珩

    “顾承珩,放我回去!别逼我不动手!”秦尔卿也受挫了,声音有些淡漠,而已那双黑瞳却倔犟的望着顾承珩。闻言,顾承珩却勾唇一笑,挑眉望着面容理智的秦尔卿。不动手?这个蠢闻言,顾承珩却是勾唇一笑,挑眉看着面容冷静的秦尔卿。。...

    “顾承珩,放我出去!别逼我动手!”秦尔卿也挫败了,声音有些冷漠,只是那双黑瞳却倔强的看着顾承珩。

    闻言,顾承珩却是勾唇一笑,挑眉看着面容冷静的秦尔卿。

    动手?

    这个蠢女人想和他动手?

    他抓住秦尔卿的手一用力,便径直将秦尔卿抵在了冰冷的墙壁上。

    顿时,秦尔秦只觉一股男性气息扑面而来,他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紫檀木的香味。

    那股香味清清浅浅,不浓烈,却又让人瞬间提神。

    “动手?嗬……有趣!”他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就像一只高贵且慵懒的狐狸,那双半眯着的眼睛,让人心跳加速而又不敢直视。

    话落,顾承珩伸出修长的手指捏住秦尔卿小巧的下巴,似笑非笑的看着秦尔卿。

    而就在此时,秦尔卿眼神一沉,她提起脚速度的踢向了顾承珩的膝盖处。

    顾承珩嘴角一勾,轻轻侧身,便躲过了她的进攻。

    秦尔卿却不罢休,一个转身,便双手紧握成拳头朝顾承珩身上挥去。

    这具身体并没有经过多少的训练,但是灵活度却是很好。虽说不像之前一样力气大,但是胜在灵巧。

    秦尔卿的动作迅速,快准狠。

    动起手来的她,更像游走在黑暗之中的精灵,让人防不胜防。

    只是,她没有料到,顾承珩的速度更快,身法凌厉,只是他没有想要伤她。

    所以,导致她几次的进攻都扑空了。

    病房里能打的东西,“乒乒乓乓……”的落了一地,屋子里一片狼藉。

    屋外的两个保镖额头上冷汗淋漓,这里面怎么又打起来了?

    五分钟过去,秦尔卿已经疲惫了,手腿酸软得要命,她咋舌,该死的,千金小姐就是千金小姐,身体如此娇弱。随便几招,她都已经累得不行了。

    反观顾承珩依旧迎风屹立不倒,而她已经要扶着墙壁气喘吁吁的呼气了。

    然而就是这个时候,顾承珩的大步流星的走到她的面前,他目光凛冽的看着眼前的秦尔卿,眼神锐利却又充满了探究。

    “秦尔卿我倒是小看以往的你了,没想到你还深藏不露!”他的那双漆黑的眸子又习惯的半眯着,竟然叫秦尔卿有些胆颤。

    她低垂下头,故意避开顾承珩的目光。

    冷冷的说道:“想来以往是我看重了顾总,谁能想到顾总连一个弱女子都没有办法?还要靠监视别人才能达到目的。”

    没错,秦尔卿故意使用的就是激将法。

    她是真的要离开这里,可是,顾承珩这个男人不放她走,她就一点没有办法。

    指望秦家的人就不必了,他们恨不得顾承珩立刻就将她娶回顾家。免得她再祸害别人。

    是的,秦尔卿在秦家人的眼中就是一个祸害。

    所以,人人都不待见她。包括,那懦弱的秦夫人。

    可是,她同样也明白,她不能害了顾承珩。

    她不是秦尔卿,所以……

    闻言,顾承珩倒是轻笑出了声,他的眼睛明亮而又璀璨,好似夜空中最亮的星辰。

    有那么一霎,秦尔卿只觉回到了很多年前。

    “呵……激将法?不过,我也告诉你。你若再逃,我让秦夫人给你陪葬如何?秦家你不在乎,那么,秦夫人的死活,是否你也不放在眼中?”顾承珩的眼神刹那变得狠厉起来,宛若寒潭的深水。

    啪——

    秦尔卿蹙着眉头,目光灼灼的看着顾承珩,反驳道:“你卑鄙!”

    秦夫人?虽说懦弱了些,可是,她到底是这个具身体的妈妈。

    她已经抢了别人的身体了,再因此害死别人的妈妈,不是更加的罪过吗?

    可是,她也知道,顾承珩向来是说一不二的。

    而她,又怎么能那么自私?

    “卑鄙?承蒙你秦大小姐的夸奖。”顾承珩斜睨了一眼秦尔卿,便也不再说话,而是径直提脚往门外走去。

    而也是这个时候,秦尔卿看见他的孤傲冷冽的背影,她眉角微动,说:“顾承珩……

    等到顾承珩走了之后,病房里再次回归了平静。

    护士来收拾了病房,而秦尔卿手中端着护士给她的开水,赤脚站在窗边凝望着头顶的蓝天。

    “哎,可真是惨啊!城东的棚户区临汾路昨天深夜发生了火灾,人都烧焦了。”

    “听说被烧死的人还是个瘫痪的妇人,这也是奇怪了。”

    两个护士一边打扫病房,一边窃窃私语道。

    虽说声音很小,可是在这样安静的病房里,却还是一字不落的传入了秦尔卿的耳朵里。

    “嘭——”秦尔卿只觉心中紧绷着的一根弦断掉了,护士的话就像一道惊雷从她的头顶霹雳而过,将她所有的意识都给摧毁。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