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一吻成诺守一生

作者:月下求欢 | 科幻小说

收藏

  被渣男闺蜜联合背叛,绝望之极惟有碰死墙壁。复活归来时,她有意惹上他,没想起被他缠上。一纸契约,难以逃脱。顾承珩一路编队护航,她一路开挂,杀怪升级后!亲生父亲要她去死,废“程晚遥……你把我妈怎么样了?我妈……对你不薄啊……”躺在地上的纤弱女子撕心裂肺的你呢喃道。。

第12章 神魂俱灭_一吻成诺守一生_ 秦尔卿, 顾承珩

    玻璃杯在地上摔成了碎片,滚烫的开水溅到了她的裤脚上。“说——哪里起了火灾?“秦尔卿大踏步走到两个护士面前前,一脸阴森的望着她们二人,眼神冰冷。“秦小姐……您没事儿吧“说——哪里起了火灾?“秦尔卿大步走到两个护士面前前,满脸阴冷的看着她们二人,眼神冰冷。。...

    玻璃杯在地上摔成了碎片,滚烫的开水溅到了她的裤脚上。

    “说——哪里起了火灾?“秦尔卿大步走到两个护士面前前,满脸阴冷的看着她们二人,眼神冰冷。

    “秦小姐……您没事吧?”护士纷纷不解的看着秦尔卿。

    秦尔卿眼睛猩红,就像一只即将濒临崩溃的狮子。双手分别扣住护士的肩膀,目光冷峻的看着她们。

    “我让你说……哪里起了火灾……”是临汾路吗?是不是她听错了?

    “临汾路……的棚户区……”两个护士异口同声的说道。

    啪——

    再次得到证实,秦尔卿只觉浑身的力气都抽干了,她双腿一软,径直摔到了地上。

    手掌撑在玻璃的碎渣上被割破了,一阵刺疼传来,嫣红色的血液缓缓地从她的手指缝里流出来。

    红得诡异的血液,显得秦尔卿的脸色愈发的惨白。

    可是,她却一点没有觉得痛,双手竟然将玻璃渣子攥入了手掌心,任由剧烈的痛苦将她给吞噬。

    “妈妈……妈妈……”她跪倒在地上,双肩因为哭泣而不断的抖动着,双手紧紧的攥着她的病号服,声音凄厉而又绝望……

    两个护士也不敢耽搁,立马叫门外的保镖去喊主治医生。

    而就在这个时候,秦尔卿却是忽然从地上爬起来,朝病房门外狂奔而去。

    两个保镖只剩下一个人,根本没有料到这个时候秦尔卿会冲出去。

    秦尔卿只觉心中那满腔的绝望和怨恨无处发泄,就像一团小火苗不断的涨大,要将她整个人都给撕裂开来。

    她在医院的走廊上不断的奔跑着,好像,奔跑就能够忘记那些过去的悲哀和痛苦。

    “夏桑,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凭你也配和她相提并论?你不过是我养的一条狗,对你好,只是要你更加忠心的为我卖命!如果不是你的容貌,你以为凭你这样的一条脏狗也被配入我简明深的眼?”简明深眼神阴鸷的看着她,冰冷的手枪抵在了她的额头上。

    “桑桑,别哭,你还有我。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好姐妹。”昔日诺言犹然在耳,一个转眼。

    “夏桑你这个贱人,为什么你什么都要和我抢?你有什么资格和我争?这一次,没有人会再救你。只要你死了,所有的一切都会回到原点。所以,你去死吧!”她笑靥如花的看着夏桑,手中的利刃毫不犹豫的划破了她的脸颊。

    “我没有你这样的姐姐,你的钱脏。我不稀罕,你知道学校里的同学怎么说我的?我以后不会再回来了,看着你,觉得脏!”亲生的妹妹字字句句锥着她的心。

    “程晚遥……简明深……我不会放过你们……绝对不会……”她咬紧了牙关,眼神阴辣而又冷厉。

    好像一只才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秦尔卿顺着走廊一直跑,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竟然跑进了男厕所!

    “我靠!小姐你神经病啊!”

    “啊……这可是男厕所啊!”

    男厕所里,想要进来方便的人看见了秦尔卿,怒声咒骂道。

    秦尔卿看着那些人对她指指点点,她眼睛变得愈发的猩红,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秦尔卿,你又发什么疯?”就在此时,顾承珩满脸冰霜的越过人群,朝她走来。

    他的表情冰冷,笼罩着一层薄薄的寒霜。

    秦尔卿还未来得及说话,便被顾承珩钳住了手,往外拖去。

    他的力气很大,她的手腕都在咯咯作响。

    “顾承珩,你放开我!放开——”秦尔卿不顾受伤的手,使劲的挣脱着他的钳制。

    然而就在此刻,顾承珩却是彻底的怒了,他越过洗手间门口的时候,松开了秦尔卿。

    目光阴冷的扫了一眼秦尔卿,旋即他直接端起洗手台上的一盆冷水,朝自言自语的秦尔卿身上泼去。

    “哗啦——”瞬间,整个世界安静了,秦尔卿原本浮躁的心一下子镇静下来。

    可是随之而来的寒冷……从头到脚的冷,那股寒意从她的头顶不断的往四肢和血液中蔓延而去。

    她浑身已经湿透了,水珠顺着她的下巴一滴一滴的往下流淌着,衣服紧贴着她的身躯,她那玲珑有致的身躯格外的惹眼。

    她的背脊有些僵硬,身体因为寒冷而微微发抖着。

    眼神空洞的朝顾承珩看去,也是这一瞬间,她看见了对面镜子中出现无比清晰的面容。

    她浑身一震,镜中那个浑身湿漉漉的女人,不是此刻的她又是谁?

    她看着镜中的自己,忽然痴痴的笑起来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