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一吻成诺守一生

作者:月下求欢 | 科幻小说

收藏

  被渣男闺蜜联合背叛,绝望之极惟有碰死墙壁。复活归来时,她有意惹上他,没想起被他缠上。一纸契约,难以逃脱。顾承珩一路编队护航,她一路开挂,杀怪升级后!亲生父亲要她去死,废“程晚遥……你把我妈怎么样了?我妈……对你不薄啊……”躺在地上的纤弱女子撕心裂肺的你呢喃道。。

第15章 坠入地狱_一吻成诺守一生_ 秦尔卿, 顾承珩

    有时候候,人要学会了审时度势。秦尔卿扫了几眼秦尔雅,嘴角钩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幸苦了妹妹,替我送承珩了。”秦尔卿笑意盈盈的地说,而已,这笑容,怎么看,怎么都是刺目的秦尔卿扫了一眼秦尔雅,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有时候,人要学会审时度势。

    秦尔卿扫了一眼秦尔雅,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辛苦了妹妹,替我送承珩了。”秦尔卿笑意盈盈的说道,只是,这笑容,怎么看,怎么都是刺眼的。

    秦尔雅好不容易恢复过来的脸色,又白了几分。

    “不辛苦,顾总也是我姐夫,应该的。”秦尔雅紧紧的咬着牙关,温柔的说道,好似一株白莲花,让人相信她当真人畜无害。

    秦尔卿又“呵呵”笑了两声,银铃似的笑声响荡在病房里。

    既然秦尔雅喜欢演戏,她不如陪秦尔雅玩玩。

    “是吗?”秦尔卿眯着眼笑了笑,反问道。

    “卿卿失忆了,性格变得平静了。如果你和雅雅能够一直像今天这样相亲相爱,我就满足了。”秦夫人将空碗放到一边,也眉眼弯弯的笑了。

    听见这话,秦尔卿和秦尔雅倒是非常有默契的看了一眼对方,只不过那眼神太过冷寒。

    她和秦尔雅相亲相爱,怕是只有这秦夫人异想天开了。

    “妈妈……我听说……顾家那边……”秦尔雅想要说些什么,不过话说到一半儿,就被秦夫人给打断了。

    “好了雅雅,你姐姐身体才刚刚恢复。顾家的事情,再说吧。”秦夫人目光依旧温柔的看着秦尔雅,只是眼底深处带着一丝冷冽。

    而秦尔雅怔怔的看着秦夫人,她刚刚是不是错觉了?

    一向温柔如玉的秦夫人,眼中竟然会出现这样的神色吗?

    不过……她摇摇头,就当是自己看错了。

    秦尔卿靠在枕头上,眯着眼看着这二人,顾家?顾家能有什么事情?

    不过,她用脚趾头想也能知道,这门婚事,本就是垂危的秦家高攀了顾家。

    而且……按照顾老爷那唯我独尊的性格,怎么能够容得下顾承珩脱离他的掌控呢?

    想到此,秦尔卿眼神愈发的幽深,好似那漆黑的夜空、

    顾家……她嘴角轻轻扬起,一场重生,没有想到竟然成全了她再次回到顾家。

    这一次,那些欺辱过她秦尔卿的人,她要一笔一笔的讨回来!

    佛挡杀佛,遇魔杀魔!

    “卿卿……卿卿……”秦夫人见秦尔卿一个人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秦尔卿那样森冷的表情叫秦夫人有些害怕。

    秦夫人伸出手推了推失神的秦尔卿。

    “嗯?怎么了?”秦尔卿被这一推,总算是回过神来了。

    “妈妈想告诉你,虽说你和顾总即将成婚,可是你不过才二十一岁,妈妈还是希望你继续你的学业。”秦夫人目光灼灼的看着秦尔卿,她已经尽量措辞不去触碰那个敏感的话题。

    可是,秦夫人此话一出,秦尔卿的脸色又变了。

    这具身体才二十一岁吗?

    她睫毛微眨,眼中闪烁莹莹的光芒,多好,美丽的年华。

    就在此刻,秦尔雅也插话道:“是啊,姐姐。周家的周婉姐姐也盼着你回去,你这么久没去上课,要不是周老爷拦着她,她就差从H市飞回来了。”

    轰……轰……

    听见这话,秦尔卿只觉一道惊雷从她的头顶劈过,她的脑袋里一阵麻木。

    她只觉四肢仿佛都不是她的了,手脚冰冷,血液已经快凝结成冰了。

    周婉……

    是的,她怎么能忘记了周婉呢?

    周婉,可是简明深心尖尖上的人儿啊!

    而她之所以会落入程晚遥的手中,绝望撞墙而死,无非不过是周婉也容不下她!

    因为,面对那个夏桑,简明深给了夏桑太多的例外了。

    多到周婉都觉得自己的爱情受到了威胁,所以才会故意不为夏桑做证。

    可是,那样多的例外又能如何?他到底还是不信她的啊,亲手将她推入了死局!

    所以,所有人都看着她惨死。却无一个人向她伸出一双温暖的手……

    想到此处,秦尔卿的眼眶渐渐的红了,她张开了嘴深深的咬着自己的手臂,生怕自己因为疼痛而一不小心就哭出声来。

    可是,同时,周婉和这个身体也是大学同学,周婉知书达理,怎么就和秦尔卿这样嚣张跋扈的人成了好朋友呢?

    不过,这些她统统都不想知道。

    “卿卿……你别哭,妈不提这个,不提了。你别哭……”秦夫人手忙脚乱的安抚着秦尔卿,心头刺疼。

    秦夫人只是以为秦尔卿因为被当做物品卖给顾承珩而伤心,所以,并未想到深层去。

    而这个时候,秦尔卿却是抬起头,红着眼看着秦夫人,一字一句的说道:“谁说我哭了?我没有!”

    她一如既往的倔强,那双眼睛闪烁着冷厉的光芒。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