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一吻成诺守一生

作者:月下求欢 | 科幻小说

收藏

  被渣男闺蜜联合背叛,绝望之极惟有碰死墙壁。复活归来时,她有意惹上他,没想起被他缠上。一纸契约,难以逃脱。顾承珩一路编队护航,她一路开挂,杀怪升级后!亲生父亲要她去死,废“程晚遥……你把我妈怎么样了?我妈……对你不薄啊……”躺在地上的纤弱女子撕心裂肺的你呢喃道。。

第16章 蜕变成魔_一吻成诺守一生_ 秦尔卿, 顾承珩

    秦夫人被秦尔卿这一喊,忙说:“好好的……嫣然你说怎么样,是怎么样……”但是,秦尔雅和秦夫人两个人守在这里,秦尔卿只觉心头更为的烦燥。“你们走吧,让我一个人静静地吧“你们走吧,让我一个人静静吧。“秦尔卿痛苦的合上了双眼,侧身躺在了病床的另一边,背对着秦夫人二人。。...

    秦夫人被秦尔卿这一喊,忙说:“好好……卿卿你说怎么样,就是怎么样……”

    不过,秦尔雅和秦夫人两个人守在这里,秦尔卿只觉心头更加的烦躁。

    “你们走吧,让我一个人静静吧。“秦尔卿痛苦的合上了双眼,侧身躺在了病床的另一边,背对着秦夫人二人。

    秦尔雅还想说什么,却被秦夫人拉着走出了病房。

    很快,病房里又再次安静下来了。

    而秦尔卿躺在病床上,她死死的咬着唇瓣,唇瓣已然溢出血丝,空气中传来一丝甜腻的血腥味,刺激着她的神经。

    然而,她却浑然不觉痛。

    周婉……她是简明深喜欢的人,所以,简明深不要周婉有半点的受伤。

    所以,简明深简她推入火坑中,让她代替着另一个女人去承受着那些残忍的痛苦。

    他们何其的残忍?

    窗外,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她躺在病床上,双目瞪着头顶的天花板,一夜无眠。

    第二日一早的时候,顾承珩就已经亲自过来了。

    秦尔卿一夜没睡,眼底尽是红血丝,黑眼圈黑的吓人,脸色憔悴至极。

    顾承珩甩给了她一套轻便的休闲服,让她换上之后,就带着她去了警察局。

    那晚的情况,秦尔卿也是需要去做笔录的。

    “秦尔卿,聪明的人该知道什么可说,什么不可说。”顾承珩带着秦尔卿站在警察局门口,双手插在裤兜里,斜睨着秦尔卿,给她一个忠告。

    若是秦尔卿将遇袭的事情扯出来,最后顾承中不会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相反,秦氏自此大厦倾塌!就连秦尔卿,顾老爷也不会放过她。

    而他,却决不允许,在时机不成熟的时候,过早的和顾老爷对上。

    就算顾老爷该死,那么,也是要死在他顾承珩的手中。

    秦尔卿抬起头,看着顾承珩的目光冷漠而又讽刺。

    “呵呵……“秦尔卿冷笑了两声,没有说话,只是昂首挺胸的和顾承珩对视着。

    “顾总不如直说,你是窝囊废,不是更直接?”秦尔卿眉头紧蹙着,毫无惧意的看说道。

    秦尔卿的话虽然难听,可是,顾承珩的脸色却是依旧未曾变过,依旧是那副冷冰冰的模样。

    好像,秦尔卿羞辱的人不是他。

    然而,就在此刻,顾承珩伸出手一把攥住秦尔卿的手腕,他用力一拉,便将秦尔卿抱在了怀中。

    他低声一笑,靠近秦尔卿的耳垂边,轻声说道“我是不是窝囊废,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秦尔卿也不挣扎,只是抬眸看着顾承珩。

    “秦尔卿,你觉得你有什么立场让我帮助你?逃婚的未婚妻?还是做我暖床的情人?”顾承珩眼神犀利,搂着秦尔卿的手臂也不断的加大力气。

    就像要将秦尔卿的身体给捏碎一样。

    一个如此不听话的女人,给她折磨不是更好?

    她就会乖乖的听话了。

    秦尔卿脸色一白,正想骂人,顾承珩却又忽然一把推开了她。

    “嘭——”而她一个躲闪不及,竟然狠狠的摔倒在了地上。

    顾承珩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神冰冷而又不屑,声音刺骨无情。

    “秦尔卿,宠物不听话的下场,只能被主人给遗弃。”他负手而立站在秦尔卿的面前。

    秦尔卿的手掌撑在地上,被擦破了皮,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从她的手掌处传来。

    而她,却依旧挺直了背脊,缓缓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顾承珩这就是你的手段?”秦尔卿眯了眯眼,她真想一巴掌甩到顾承珩的脸上去。

    以前那个温润如玉的少年,怎么变成了如今冰冷嗜血的模样?

    尽管她知道这只是顾承珩对这个身体的主人的不满,可她还是觉得难受。

    一个曾经那样纯净而又美好的人,突逢巨变,坠入深渊,蜕变成魔。

    顾承珩低下头,看着秦尔卿的目光愈发的阴森,忽而,他又勾唇一笑,恍若三月梨花盛开。

    “我的手段?不然,秦尔卿你以为我顾承珩花十个亿救你秦家那个漏底的木桶是烧钱玩?还是你觉得我顾承珩是菩萨,有那个义务救济你们?你已经没有退路了,既然是我买下来的,你就要听话。所以,秦尔卿你不要再挑战我的耐心。”顾承珩目光阴寒的看着秦尔卿,一字一句的说道。

    秦尔卿差点被气得一口血喷出来,可是,没办法。

    “是啊,十个亿,就可以买一个人的一生。”可惜,她没有。

    她嗤嗤一笑,眼神中尽是不屑。

    “顾承珩,没有真相,对你有什么好处?你要如此维护?”秦尔卿目光直直的看着顾承珩,问道。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