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一吻成诺守一生

作者:月下求欢 | 科幻小说

收藏

  被渣男闺蜜联合背叛,绝望之极惟有碰死墙壁。复活归来时,她有意惹上他,没想起被他缠上。一纸契约,难以逃脱。顾承珩一路编队护航,她一路开挂,杀怪升级后!亲生父亲要她去死,废“程晚遥……你把我妈怎么样了?我妈……对你不薄啊……”躺在地上的纤弱女子撕心裂肺的你呢喃道。。

第17章 陷入阴谋_一吻成诺守一生_ 秦尔卿, 顾承珩

    “好处?管好你的嘴巴,希望能你的这条命,还能活得到明白真相的那一天。”顾承珩说着,便后转身朝局子里走去。他的身姿矮小而又挺拨,宛如秋日的碧竹。见顾承珩走了,秦尔卿他的身姿高大而又挺拔,宛若春日的碧竹。。...

    “好处?管好你的嘴巴,希望你的这条命,还能够活得到知道真相的那一天。”顾承珩说完,便转身朝局子里走去。

    他的身姿高大而又挺拔,宛若春日的碧竹。

    见顾承珩走了,秦尔卿提起了勇气,也忙跟着顾承珩一起进去了。

    警察局里秦尔卿冥思苦想,最终还是按照顾承珩的意思来了。

    现在,她势单力薄。

    既然顾承珩愿意拿十个亿换取与她的婚约,那么,就证明她在顾承珩的心中是一枚非常重要的棋子。

    而顾承珩不会轻易的伤害她,可是其他人就说不一定了。

    秦尔卿遇袭的那个夜晚分明是两拨人,一拨是隐匿在暗处开枪的人。

    另一拨则是被她了结的那伙混混。

    混混,只是想要她变成残花败柳。

    而那持枪的人,才是真正想要秦尔卿命的人。

    所以,她现在唯一能够依靠的就只有顾承珩,只要她的这枚棋子没有被舍弃,那么,顾承珩就是一定会保护她平安的。

    她要是想平安的活着,还得靠顾承珩,所以,她示弱了。

    而她想要报复简明深,那更加是难上加难。

    最后警察去调查了那开枪的人,却迟迟没有线索。而那些混混已经被收监了,他们因为才刑满释放出狱,所以,也什么都不会说。

    又或者,他们不过是手下,什么都不知道。

    而那名真正的老大,已经死在了某人的枪下。

    在警察局录完了笔录之后,已经是晌午了。

    秦尔卿和顾承珩一前一后的走出了警察局,怎料,刚出警察局,局外却是一蜂窝的涌上了许多的记者。

    顾承珩的四个保镖拦也拦不住。

    “顾总,请问秦小姐是来就巷道遇袭一案报警的吗?”

    “秦小姐,遇袭案您可有受伤呢?“

    “顾总,经过这次遇袭案,顾家和秦家的联姻会按时举行吗?“

    “秦小姐听说那些人心怀不轨……”

    整个警察局门口围满了各大娱乐周刊的记者,每个人一口唾沫都能将秦尔卿给淹没。

    顾承珩冷着脸将秦尔卿护在身后,一双凤眸中闪烁着浓浓的火光。

    秦尔卿有些紧张的攥住了顾承珩的衣袖,她纵然冷断果决,可是,第一次遇见如此多的记者来采访她。

    再者说,她并不了解这里的情况,所以也不敢耽搁,紧紧的跟着顾承珩。

    既然顾承珩不回应,那就有他不回应的理由。

    顾承珩单手握住了秦尔卿的手腕,在几名保镖的保护之下,步伐快速的带着秦尔卿冲出了包围圈。

    秦尔卿感受着他指尖的温度,她侧首一看,顾承珩的眉头紧紧的蹙着。

    而这一眼,秦尔卿仿佛又看见了另一个人。

    是的,是简明深。

    他有着和顾承珩一样宽厚的背脊,只是他的手指是冰冷的。

    也是那一次,他如顾承珩这般牵着她的手,将她带出了娱乐城那个肮脏的地方。

    那个时候的简明深,他是魔鬼,可是,她也认了。

    等到秦尔卿回过神来的时候,顾承珩已然将她塞入了车中。

    他的脸上洋溢着怒气,坐在驾驶位上启动了车子,瞬间将那些难缠的狗仔甩开了。

    秦尔卿没有开口说话,即使隔了一排座位,她也能够感受到顾承珩此刻心情很不好。

    而她没有必要自讨没趣。

    她坐在车中,看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景色。

    很快,顾承珩将车停在了CS集团大厦的门口,保安认得这车,赶忙走上前来迎接。

    秦尔卿站在大门前,看着那耸入云霄的高楼,她的眼神愈发的幽深,只是眼底有些水光。

    那些属于夏桑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出来。

    十年前,那个夏桑跪在这里卑微如同蝼蚁。

    十年后,拥有夏桑灵魂的秦尔卿再次站在了这里,是以顾少夫人的名义。

    忽然之间,秦尔卿只觉好可笑,她痴痴的笑了起来,眼角有些湿润。

    “带她去接待室。”顾承珩没有时间理她,让保安带秦尔卿去接待室,就径直越过了她,没有再多看她一眼。

    秦尔卿也不恼,顾承珩没有让她在这里顶着大太阳暴晒就已经不错了。

    她跟着保安去了接待室,而顾承珩则坐了总裁专用电梯去了十八层。

    接待室在一层,秦尔卿头上的伤还没好,她在接待室坐了一会儿。

    早上一大早就被顾承珩带去警察局,她连早饭都还没有来得及吃,她这会只觉无聊肚子又饿。

    她走出去问前台顾承珩多久能够下来,怎料,前台却是白了她一眼,顺带讽刺了一句:“你以为你是谁?总裁是谁都能见的?”

    秦尔卿这才如梦初醒,无论是夏桑,还是秦尔卿,顾承珩都不是她想要见就能见到的人。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