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一吻成诺守一生

作者:月下求欢 | 科幻小说

收藏

  被渣男闺蜜联合背叛,绝望之极惟有碰死墙壁。复活归来时,她有意惹上他,没想起被他缠上。一纸契约,难以逃脱。顾承珩一路编队护航,她一路开挂,杀怪升级后!亲生父亲要她去死,废“程晚遥……你把我妈怎么样了?我妈……对你不薄啊……”躺在地上的纤弱女子撕心裂肺的你呢喃道。。

第24章 自讨苦吃_一吻成诺守一生_ 秦尔卿, 顾承珩

    秦尔卿缄默,顾承珩却带着笑意的开了口:“如何不敢?而已,你敢分隔了CS么?”啪——秦尔卿骇然,她抬眸,望着顾承珩。“没关系,我等着你的决定。总而言之,她,我娶定了“没关系,我等着你的决定。总之,她,我娶定了。”顾承珩的眉梢微扬,淡淡的说了一句。。...

    秦尔卿沉默,顾承珩却是带着笑意的开了口:“如何不敢?只是,你敢分割了CS么?”

    啪——

    秦尔卿惊骇,她抬眸,看着顾承珩。

    “没关系,我等着你的决定。总之,她,我娶定了。”顾承珩的眉梢微扬,淡淡的说了一句。

    旋即,他便拉过秦尔卿满是血腥的手,往外走去,留给了众人一个孤傲的背影。

    走出顾家别墅大厅,顾承珩便甩开了秦尔卿的手,他眉眼透着冷冽。

    顾承珩走得很快,很快就消失在了走廊的转角处,临走前甩给了秦尔卿一句话,要她在这里等着。

    而起秦尔卿因为后背上的鞭伤,她的动作也不敢大步起来。

    她的动作稍微大一些,后背就像撕裂一般的剧痛难忍,她的整个额头上都起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顾——”秦尔卿最后实在是痛得受不了,她扶着柱子,坐到了廊下,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她手上的鲜血已经干涸,可是,还是火辣辣的痛。

    长廊外,是一个小花园,里面种满了栀子花,白色的花朵与绿叶相得益彰,清新的香味很是好闻。

    秦尔卿看着栀子花,陷入了失神中。

    她记得顾老爷很讨厌栀子花,顾承珩喜欢,所以,这里必然离顾承珩的小别墅不远了。

    可是,秦尔卿却从来没有想过,顾承珩喜欢栀子花,无非是因为那个夏桑最爱栀子花的香味。

    她蹙着眉头,嘴角微微扬起,只是眼神有些悲伤。

    周婉是名门千金,喜欢的是素心兰。而她,一个野丫头,喜欢的东西是山野粗俗之物!

    那个时候的她,低到了尘埃中。但是,卑微又如何?

    可是,她不知道,顾承珩一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CS总裁,也爱栀子花。

    就在此刻,顾承珩却是拿着东西回来了。

    “自己擦药。”顾承珩将袋子递给了秦尔卿,声音冷冽的说道。

    秦尔卿看着他俊朗的眉眼,心底不断的冒出来热热的气泡,像是将她的心脏都煮起来了一样。

    让她前世经历的那些伤痛都在不断的愈合,那样贫瘠的土地里不断的被雨水浇灌,然后开出一朵又一朵的小花儿来。

    良久,她终于忍着手上的痛接过了袋子。

    而就在这个时候,顾承珩的手机却是响起来了,刺耳的铃声打破了两个人难得的安静相处的时光。

    顾承珩拿着手机离开了这里,避开了秦尔卿。

    秦尔卿咬着牙,将消毒水用牙齿咬开了瓶盖,她僵硬的坐直了身体,一手拿着瓶子,另一只满是血污的手掌伸开了来。

    那一瞬间,消毒水淋在了她的手掌上,就好比无数的钢针刺入了她的骨骼里,让她痛不欲生,整张脸都扭曲了。

    不过,她愣是咬住了唇,没有发出一点的声音。

    是的,孤傲如她,就算是要死,也要有尊严。更何况,那样艰难的人生她以前都活过来了,如今,这么点的伤口又算什么呢?

    根本就不痛啊,又或者,是痛的。

    只是,没有人疼爱的她,没有资格喊痛。

    而她不知道,在不远处,顾承珩站在碧绿葱葱的树下,凝眸看着她,眼神变得异样起来了。

    他不自居的攥紧了手上的那只手机,力气之大,手机被他捏得都几乎就要扭曲。

    这边,等到秦尔卿清理好了伤口,正要给手掌缠绷带的时候,顾承珩却是从树下了走了出来,朝秦尔卿的方向走了过来。

    秦尔卿目光静静的看着走廊下的顾承珩,她嘴角还咬着绷带,以一种极其难堪的姿势出现在顾承珩的眼中。

    他一身黑色西装,身姿挺拔,好比悬崖上的松树。

    秦尔卿想,她永远不会忘记,有这样一个男人在漫天红霞的照耀下,一步步的靠近她。

    他俊朗无涛的脸庞上笼罩上一层淡淡的淡黄色光晕,却又带着丝丝的绯色。

    就好像一颗透明无暇的琉璃,在夕阳的照射下不断的发出光芒,吸引着她的目光。

    “秦尔卿。“他站定在她的面前,低下头看着她,出声唤道。

    “嗯。”秦尔卿淡淡的应了一声,忍着痛,想要给绷带打个结巴。

    原本是她最熟悉不过的动作,也许此刻,因为曾经的故人就在她的面前,她有些心慌,导致她连打结这样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

    她反反复复的试了三次,还是徒劳无功。

    顾承珩也不开口说话,只是目光凛冽的看着她,饶有兴趣。

    “秦尔卿,你是在给我上演苦肉计么?”他伸出手,轻轻的勾起了秦尔卿的下颚,目光幽深的看着她。

    闻言,她的眼光一变,目光有些诧异,不过只是片刻,她的嘴角便又扬起了一抹璀璨的笑容。

    “是啊!这出戏,我可是下了血本的。就是不知道,顾总您有没有感动?又或者说,顾总……对我有没有那么一丝愧疚呢?”秦尔卿没有打掉他的手,她微微一笑,头扬起,目光炙热的看着顾承珩。

    此话一出,顾承珩的脸色微微一变。

    他唇畔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眼神也带着几分凉意,他虽然是在笑,可是,却让人胆颤。

    顾承珩松开了手,低下身,唇瓣靠近了秦尔卿的耳畔,他温热的气息让秦尔卿浑身一怔,拿着绷带的手指一寸一寸的收紧。

    顿时,秦尔卿只觉一股似有似无的紫檀香味萦绕在她的鼻尖。

    “感动?愧疚?那是当然。所以,我说,就算你是残花败柳,我也要你。这样的回报,你是不是很满意?”顾承珩讥讽一笑,缓缓推开了秦尔卿。

    他看着她的目光充满了不屑。

    说实话,秦尔卿是不是清白的,他一点都不想知道。

    秦尔卿只觉心底涌出了一股酸涩的味道,她的心脏骤然抽痛。

    残花败柳?

    任何人都可以这样骂她,可是,顾承珩他怎么能用如此恶毒的语言来中伤她?

    他知道不知道她不是秦尔卿,她是曾经和他一起共患难的夏桑。

    她的眼底泛着晶莹的泪光,不过,最终还是被她尽数逼回了眼眶。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顾承珩却是突然弯下腰,接过了她的手中的白色绷带,他伸出那双白若羊脂玉的手指给她包扎着伤口。

    “秦尔卿,这一鞭,是你自找的。”他的动作有些粗鲁,声音冷淡的说道,并没有因为秦尔卿为他挡鞭子而愧疚。

    在他的眼中,秦尔卿这是以卵击石,这是一种很愚蠢的举动。

    所以,秦尔卿是蠢人。

    是的,他是这样认为的。

    他太理智,他忽略了秦尔卿如此作为的背后的善意。

    又或者说,他知道她的善意,但是,他选择拒绝接受。

    秦尔卿的黑瞳闪过一抹诧异,不过,手掌虽然被他弄疼了,可是,她仍旧未曾呼痛,甚至就连眉头都没有皱一分。

    她目光灼灼的看着他的侧脸,他的动作是那样的认真,那双凤眸中不再是锐利之色,反而变得如白云般清淡。

    就好比一个杀伐成魔的人,忽然放下了屠刀,做了悲天悯人的菩萨。

    忽然之间,秦尔卿只觉有些可笑。

    顾承珩给秦尔卿包扎好了伤口,只是,最后打结的时候,出乎秦尔卿的意料,他竟然给她系了一个好看的蝴蝶结。

    而看着那个蝴蝶结,秦尔卿只觉被顾承珩触碰过的手变成了一个火炭,不断的燃烧着,要烧毁她的肌肤,吞噬她的灵魂。

    也是那一瞬间,她的心头就像被人狠狠的捶,痛得她就快要窒息。

    “我不喜欢蝴蝶结。”秦尔卿看着手上的蝴蝶结,冷沉着脸,说道。

    顾承珩却是不以为然,扬唇一笑,眼中泛着如月色般温润的神色。

    “跟我无关。”他云淡风轻的说道。

    此话一出,秦尔卿却是罕见的崩溃了,她的眼中尽是厉色,刹那间,她如同着了魔一般,不顾手上的伤口动作粗暴的撕开了手上的绷带。

    “我说了我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你是不是听不懂?”秦尔卿厉声呵斥道,眼色阴冷。

    染血的绷带,如同一朵鲜艳的红梅,在雪地里傲然绽放着。

    话落,秦尔卿也不管背部的鞭伤,动作飞快的跑出了这座长廊。

    顾承珩看着秦尔卿离开的方向,目光深邃如寒潭。

    秦尔卿走到顾家大门口的时候,已经痛得麻木了,她的双手上尽是殷红的血液,米黄色的外套也被撕裂,鲜血也正一点一点的浸染出来。

    看起来骇人至极。

    她的眼中尽是泪水,只是强忍着,没有哭出来。

    蝴蝶结……蝴蝶劫……

    “顾承珩……我再也做不成桑桑了。”她难受的抵靠在冰冷的墙壁上,声音哽咽的呢喃道。

    前世,她被顾家赶出大门流落在外的时候,她就再也不能做夏桑了。

    现在的她,是秦尔卿。

    是因为复仇而生的秦尔卿,她要为惨死的父母报仇,要渣男贱女付出代价。

    她已经蜕变成魔鬼,所以,过去的那些回忆,她已经通通都不需要了。

    秦尔卿失浑身是伤的出现,将秦夫人给吓了一跳。当即,秦夫人拉着秦尔卿又是伤心的哭泣。

    而秦老爷,坐在车中,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她一眼。

    是的,秦老爷已经决定舍弃秦尔卿了,既然不能带给他想要的东西,那么,秦尔卿还有脸回秦家?

    秦尔卿听见秦夫人的嘤嘤的哭泣声,她的眉头紧紧蹙着,心头很是烦躁。

    “我没事!你别哭行不行?能不能让我静静?”秦尔卿咬着牙,目光直直的看着秦夫人,语气不由得重了几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