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一吻成诺守一生

作者:月下求欢 | 科幻小说

收藏

  被渣男闺蜜联合背叛,绝望之极惟有碰死墙壁。复活归来时,她有意惹上他,没想起被他缠上。一纸契约,难以逃脱。顾承珩一路编队护航,她一路开挂,杀怪升级后!亲生父亲要她去死,废“程晚遥……你把我妈怎么样了?我妈……对你不薄啊……”躺在地上的纤弱女子撕心裂肺的你呢喃道。。

第25章 明目张胆_一吻成诺守一生_ 秦尔卿, 顾承珩

    秦夫人望着伤心伤心的秦尔卿,只我以为是婚约希望渺茫,并也没想起深处。“卿卿……没事儿,别伤心。婚约被取消就被取消吧,这样也不是更好?你也不是不想嫁吗?现在的,一切都回原点,是最“卿卿……没事,别难过。婚约取消就取消吧,这样不是更好?你不是不想嫁吗?现在,一切都回到原点,是最好的结局。”秦夫人的脸色有些惨白,她安慰着秦尔卿,说着说着,秦夫人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再次流了出来。。...

    秦夫人看着伤心难过的秦尔卿,只以为是婚约无望,并没有想到深处。

    “卿卿……没事,别难过。婚约取消就取消吧,这样不是更好?你不是不想嫁吗?现在,一切都回到原点,是最好的结局。”秦夫人的脸色有些惨白,她安慰着秦尔卿,说着说着,秦夫人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再次流了出来。

    说什么不重要,怎么可能不重要!

    秦家的生死,全部压在秦尔卿一个人的身上,而秦尔卿今天受此欺辱,一切都是他们的错。

    秦夫人比秦尔卿更加的明白,若是婚约被毁,秦尔卿出现在学校里和秦家,甚至是整个G市,秦尔卿就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不仅如此,被顾家退婚了的女人,哪家的男人还敢要?

    秦尔卿听见这话,本来就烦躁的心情此刻更加的暴躁。

    秦家!婚约!

    在秦家人的眼中,只有秦氏的的生死,哪里有秦尔卿这个女儿?

    看见她受伤了,一言不发。

    这就是这个现实的社会,这就是人性冷漠的之处。

    “够了!不要再说了!”秦尔卿难受的抱住了脑袋,却不料,牵扯到了背部的伤口,脸色愈发的苍白。

    “好好……好妈妈不说了。卿卿,走,妈妈带你去医院。”秦夫人连忙闭嘴,朝秦尔卿说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秦老爷却是再也按捺不住,他摇下车窗,朝秦尔卿说道:“婚约取消,秦家就快破产了,还去什么医院?哪里来的闲钱给她看病?滚上车来!”

    “秦家破产我求之不得,这跟我什么关系?就是没有秦家,我秦尔卿照样能立足这里。怎么?你卖女求荣,你还丝毫不觉得愧疚了?”秦尔卿红着眼,怒瞪着秦老爷。

    心底却是为这个身体的主人默哀,这样难过的时候,家里人不会关心她的死活。

    只会在乎,秦家是不是就会破产了。

    既然如此没有人性温暖的家庭,毁了又如何?和她又有什么关系?

    这次,秦夫人却没有再劝架了,秦尔卿醒了之后,她也总算是摸清楚了这个闺女的脾气。

    不过,今日的事情,秦老爷的态度,也实在是令她心寒。

    所以,秦夫人也只是站在秦尔卿身旁,听她说话。

    秦老爷还想说些什么,不过,秦尔卿却是再也没有了这个耐心听他继续骂下去。

    她一把挥开了秦夫人的手,大步跑向了马路边。

    见此一幕,秦夫人正要去追,秦老爷却是吼道:“她死不了,就是要去寻死,也让她去死。我们秦家家门不幸,才生了这样的一个祸害。她死了,说不定一切都解决了。怎么?你还嫌我们秦家不够丢人?”

    秦夫人迈出去的脚,终究是无奈的收了回来。

    她知道秦尔卿是不会去寻死的,也好,让秦尔卿一个人静静也好。

    说着,她给秦老爷的保镖使了一个眼神,示意他暗中跟着。

    不过,这个眼神却是被秦老爷看见,当即,秦老爷便又厉声道:“谁敢去?方如,你要是去追,就再也不要回秦家了。”

    秦夫人藏在衣袖下的手指紧握成拳,她紧紧的咬着唇齿。

    秦家!

    这是秦家,逼她的!

    另一边,秦尔卿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她也不知道哪里才是她的容身之处。

    她沿着马路边一直往前走,脚步有些虚浮,耳发紧紧的贴着她的脸颊,她的额头上尽是汗水。

    丢人!

    她倒是真不知道丢脸的人到底是谁。

    摆明了今天顾家的医生也有问题,但是,秦老爷却是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居然还敢说她丢人,秦尔卿想到此,心中的怒火愈发大了。

    天渐渐的黑了下来,她走了好久,直到再也没有力气的时候,她一屁股坐在了柏油马路边,背靠着电线杆,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该死的,她本想打辆车进城,怎么知道口袋里竟然一分钱都没有!

    她忘记了,就算她有钱,她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也没有人敢载她。

    “秦尔卿……你这个千金小姐,比我还惨啊。”她坐在夜色下,自言自语的呢喃道。

    她只觉她又饿又累,伤口又痛,脑袋昏昏沉沉的,她的眼皮已经撑不住了,想要好好的睡一觉。

    “笃笃——”就在此刻,马路边响起了一阵喇叭声。

    紧接着,一连奢华的黑色的跑车停在了路边,车门打开,从车上走下来的人正是满脸冰霜的顾承珩。

    “秦尔卿。”顾承珩大步走到了秦尔卿的面前,见她这样一副狼狈的模样,他的眉头缓缓的拧起来了。

    秦尔卿用力的睁开眼,她浅笑着说道:“顾承珩……我是不是饿晕了……你怎么会在这里……对!一定是我饿晕了,产生幻觉了。”

    顾承珩清冷且富有的磁性的声音缓缓传入她的耳朵里,可是,他的面容她却始终如何都看不真切。

    他神色复杂的看着秦尔卿,眼中裂开了一道冰缝。

    “连所谓的家人都要我去死,到头来,来找我的,竟然还是你这个要利用我的人……顾承珩,你说我们两个谁更可悲?”秦尔卿痴痴的笑了起来,自言自语的呢喃道。

    “你该庆幸,你于我还有利用价值。否则——”话至此处,顾承珩的眸中闪过一抹浓烈的杀气。

    话落,他伸出手一把拉起秦尔卿,而由于惯性,他的脸力气太大,秦尔卿本就虚弱,她还未站稳,便扑倒在顾承珩的怀中,他身上那股似有似无的紫檀香味萦绕在她的鼻尖。

    可是,这个时候,她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却始终徒劳无功,眼前是一片白茫茫的大雾。

    顾承珩下意识的是想要推开秦尔卿的,她身上血味和汗味夹杂在一起,很是难闻。

    可是,他想到了她背上那道狰狞的伤口,便直接粗鲁的将她塞进了他的跑车里。

    秦尔卿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被痛醒的。

    “撕拉——”顾承珩拿着剪刀,剪开了她的衣裳,撕开了紧紧粘着她伤口的衣裳。

    秦尔卿背部美妙的线条,一览无遗。

    她的背不似其他千金一样,洁白如玉,反而,还带着很多的疤痕,就像树木的根一样,密密麻麻的交错着,令人心惊胆颤至极。

    颜色虽然浅淡,可是,到底伤疤太多。

    而在那些旧伤之上,有一条细长的鞭痕,正是今日顾老爷抽打的那一鞭。

    伤痕,从她的肩骨之处一直到她的腰部,伤口的皮肉往外翻着,原本已经干涸的血液从她的伤口里再次蔓延出来。

    秦尔卿趴在沙发上,脸色惨白如纸,死死的咬着牙齿,生怕自己唤出声来了。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知道不是梦,原来是真的是顾承珩带走了她。

    “疼么?”顾承珩的手上拿着一瓶药膏,他知道秦尔卿醒了,便出声问道。

    秦尔卿眼神一黯,声音冰冷的说:“我要活下去——”

    她不怕疼,她只怕自己失去了活下去的信仰,让那些伤害过她的人逍遥法外。

    再者说,这点伤痛,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在简明深身边的时候,她是他手中最锋利的一把刀,藏匿在暗夜中,刀尖泛着阵阵的杀气。

    可是,她偏偏喜欢上了那样一个残忍无情的简明深。

    她在刀尖上舔血生存,拿命在赌,导致于她的双手上沾染满了鲜血。

    她时常在想,或许是因为她做了太多的孽事,所以,老天爷才会让她自食恶果。

    就在此刻,顾承珩直接用消毒水擦拭了一遍秦尔卿的伤口,顾承珩的动作熟练。

    而秦尔卿差点痛得昏厥过去,她只觉伤口处火辣辣的,就好像要燃烧起来一样。

    他的指尖带着他惯有的温度,冰凉的药膏擦拭在她滚烫的伤口上,带来一阵一阵的清凉。

    秦尔卿双手攥紧了自己的衣角,她悄悄抬起头,看着对面落地窗中的人影,渐渐的,她的眼泪打湿了眼眶。

    他俊朗的脸庞显得有些模糊,他的神情认真,而这一切,她竟然都看得清清楚楚。

    落地窗外,这个城市的繁华尽在她的脚下。

    五彩的霓虹灯璀璨无限,可是,那最华丽的外表之后又是怎样的痛苦与煎熬?

    有的人生来就是站在云颠,而有的人,只配跪在泥泞中,仰视云端。

    而很不幸,她是卑微的。

    而周婉,无疑是幸运的,众星捧月。

    约莫过了二三分钟,她稍微好过了一些,便朝顾承珩说:“这里是哪里?”

    “像你这样的女人,不配去我的住处。当然是酒店!”顾承珩脱下了西装的外套,只着了一件白色的衬衫,他淡淡的说道。

    他的表情那样淡然,可是,他的眼底却是夹杂着寸寸的寒光,一刀一刀的戳着秦尔卿的心窝子。

    是的。她这样的女人,她是什么样的女人?

    听到这话,秦尔卿如果不是受伤了,马上就要跳起来和顾承珩理论。

    可是,此刻,她已经疲惫到连话都不想说了,只是说:“我自然知道,我不配。所以,顾总你,也没有必要一次又一次的提醒我。”

    顾承珩冷笑一声,“秦尔卿,你的这条命,秦家早就卖给我了。所以,你有自知之明就再好不过。”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