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一吻成诺守一生

作者:月下求欢 | 科幻小说

收藏

  被渣男闺蜜联合背叛,绝望之极惟有碰死墙壁。复活归来时,她有意惹上他,没想起被他缠上。一纸契约,难以逃脱。顾承珩一路编队护航,她一路开挂,杀怪升级后!亲生父亲要她去死,废“程晚遥……你把我妈怎么样了?我妈……对你不薄啊……”躺在地上的纤弱女子撕心裂肺的你呢喃道。。

第26章 不知羞耻_一吻成诺守一生_ 秦尔卿, 顾承珩

    “你为了娶我,这样明目张胆的忤逆顾老爷。顾承珩,我究竟能帮你什么?我于你又究竟有什么用?”秦尔卿费劲的抬头,偏过身,目光直直的望着顾承珩一字一句的地说。顾承珩顾承珩斜睨了她一眼,拿起了床上的西装外套,眼神有些危险的看着秦尔卿,他挑眉说:”秦尔卿,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保住性命的最好办法,就是要管好嘴?你不觉得,你的话太多了?“。...

    “你为了娶我,这样明目张胆的忤逆顾老爷。顾承珩,我究竟能帮你什么?我于你又到底有什么用?”秦尔卿费力的抬起头,偏过头,目光直直的看着顾承珩一字一句的说道。

    顾承珩斜睨了她一眼,拿起了床上的西装外套,眼神有些危险的看着秦尔卿,他挑眉说:”秦尔卿,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保住性命的最好办法,就是要管好嘴?你不觉得,你的话太多了?“

    毫无疑问,秦尔卿的话刺激到了顾承珩的底线。

    用处?棋子的用处自然是主人决定的,而棋子,从来没有选择的机会,只能服从!

    秦尔卿哑然,闭上了嘴,没有再说话。

    “啪——”顾承珩拿出了一张金卡扔到了秦尔卿的面前,目光倨傲的看着她,他说:“和我结婚,你不会一无所有。至少,顾少夫人的名号是你的。”

    那清脆的声音,就像是一巴掌扇在了秦尔卿的脸上。

    秦尔卿目光冷冽的看着顾承珩,她刚想说不需要的时候,可是,想到夏桐,她的话又无声的咽下去了。

    钱……她是真的很需要钱。

    夏桑死了,可是,夏桐还活着。

    呵呵……纵然,她再觉得羞辱,可是,她还是将脸踩在脚下,捡起这张银行卡。

    “我知道,我们不过是各取所需。”秦尔卿一字一句的说道,声音清晰有力。

    顾承珩嘴角一扬,说:“难得,秦家竟然还有你这个明事人。”

    话落,顾承珩便打开了酒店的门,然后离开了这里。

    秦尔卿看着他的背影陷入了沉思,钱。

    顾承珩是在羞辱她,将她的尊严狠狠的踩在脚底下,可是,没有办法,谁叫她没有?

    她醒来已经有半个月了,也就是说,夏桐得知她死讯也有这么久了。

    她记得夏桐马上就要出国去进修,需要一大笔的学费。

    想到此处,她望着那张明黄色的金卡,那金卡仿佛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刺痛了她的眼睛。

    终于有学费了……

    终于,她再也不用看见夏桐伤心的躲在角落流泪,终于,她有能力带夏桐去看最好的医生。

    可是……她也很清楚的知道,这一切再也回不去了。

    她于夏桐,不过是一个陌生人。

    秦尔卿在酒店里住了一天晚上,第二天,她打电话让服务员给她买了一条简单的裙子上来。

    她不顾身上的伤,顶着烈日去银行给夏桐打了一笔钱,她为了怕引起顾承珩和夏桐的怀疑,故意匿名,甚至还故意先将钱取出来,以另一个人的身份打给了夏桐。

    她不想引起夏桐的怀疑,既然夏桑死了,那就,一直是个死人吧。

    活下来的人是秦尔卿。

    她穿着一条蓝色的长裙,站在烈日下,眼角却笑出了泪。

    明明阳光那样炙热,可是,她的心却像掉入了冰窖一样寒冷发颤。

    她在酒店门口站了很久,望着空旷的马路,看着人潮拥挤,可是,突然间,她竟然发觉她无处可去。

    顾承珩没有限制她的自由,但她却不知道该去哪里了。

    最终,她的目光落在了城南的方向。

    秦尔卿赶去了夏桐所在的学校,她想亲眼看看她的妹妹,如今过得如何。

    纵然,曾经夏桐曾经用那样恶毒的语言伤害过她,可是,夏桐到底是她唯一的妹妹。

    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

    秦尔卿站在庄严巍峨的学校门前,看着牌匾上那几个烫着金边的大字,她的心又剧烈的抽痛起来,然后碎成了渣。

    阳光下,圣中聋哑学校这几个字,将她的眼睛刺痛,她伸出手揉了揉眼睛,早已经红了眼眶。

    是的,聋哑学校。

    圣中是G市最优秀的聋哑高中,可是,那又怎么样?夏桐还会有以后吗?夏桐的以后还会圆满吗?

    她不知道,也不敢想。

    这个时候,是学校上早读的时间,校门口来往的人很少,她站在校门口就像一个幽灵。

    她没有犹豫,熟练的报出了夏桐的班级,然后保安就放她进去探视。

    可是,当她找遍了夏桐教室的时候,都没有发现夏桐的身影。

    “老师,夏桐呢?”秦尔卿慌张的闯入了正在上课的教室,朝讲课的老师问道。

    夏桐……她一向品学兼优,怎么会不来上课?

    老师看了她一眼,说:“你是夏桐的什么人?”

    “我是她……表姐。”秦尔卿脸色一白,微微一笑,回答道。

    是的,是表姐。

    老师眼神有些无奈,说:“夏桐这个孩子已经退学了,学校联系不到她的家人。你要是能够找到夏桐,就劝她回来上课吧。”

    “夏桐离校的那天,有个长得很帅的男人来接她的!”就在这个时候,底下的一名女生,却是忽然开口说道。

    此话一出,老师赶忙剜了一眼那个学生。

    “你不知道就别胡说,夏桐是个好学生。”老师呵斥了那个女学生几句。

    轰……

    老师的话一说完,秦尔卿只觉天旋地转起来,她眼前一黑,差点就要摔倒在地上,索性她扶住了老师的讲台,这才幸免于难。

    退学?

    夏桐她,又是为什么要退学?并且还是一个男人带走了夏桐?

    最后老师又在她的耳边抱怨了什么,她不知道,也没有心情听下去。

    她只知道,夏桐退学了。

    走出教室门,秦尔卿身体无力的抵靠在铅笔上,她痛苦的抱住脑袋,整张脸都变得惨白起来。

    学校当然联系不到夏桐的家人,因为她的姐姐……妈妈……通通都死了啊!

    夏桐貌美成绩好,可是,因为一场诡异的车祸,她的耳朵彻底的听不见了。

    所以,夏桐是个聋子。

    而她为了夏桐能够接受好的教育和治疗,放弃了上学,去到娱乐城给夏桐赚钱。

    可是……为什么,夏桐要退学?

    因为她死了吗?因为妈妈也不在了吗?

    纵然秦尔卿此刻心中悲伤,可是她知道目前的当务之急是要找到夏桐。夏桐一直生活在学校中,不过二十岁的年纪,涉世未深,单纯至极。

    再加上,夏桐经此变故,她便更加的担心夏桐了。

    那个男人——

    秦尔卿忽然想起了什么,她仰天大笑了起来了,笑出了满脸的泪水。

    她低声呢喃道:“算你有情有义,替我保住了唯一的妹妹……可是,你以为这一切,会这样轻松的结束吗?”

    重生一世,她总不能白活!

    想到此,她清澈的眸子撑开,眼中一片肃杀之气。

    等到秦尔卿回到酒店的时候,却是迎来了不速之客。秦家人得到了顾家同意她和顾承珩结婚的消息,又立马欢天喜地的让人来请她回去。

    简直不知道廉耻,秦尔卿只觉秦家人的脸皮已经厚到了一种地步了,令人发指。

    短短一天的功夫,风水轮流转。

    昨日,秦家嫌她丢人,要她去死!

    今日,她是顾家的准媳妇,又想要风光的将她请回去。

    她冷笑一声,这世界上哪里有那么便宜的事情?顾承珩说的对,嫁给他,她至少还有顾少夫人这个名号。

    而她,就要利用顾少夫人优势,解决那些渣渣。

    秦尔卿看着酒店大厅里等待着她的秦夫人,下意识的就要离开,却不料,秦夫人眼尖的看见了她,又赶忙迎了上来。

    “卿卿!你还要去哪儿?”秦夫人含泪站在门口,看着又要离开的秦尔卿,声音哽咽的说。

    秦尔卿看见秦夫人哭泣,也不出声,只是目光淡淡的看着她,叫人看不出她的喜怒哀乐。

    对于秦夫人这个懦弱的妇人,秦尔卿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对付。

    “你哭够了没!”秦尔卿快步走进酒店里,出声反驳道。

    此话一出,秦夫人泫然欲泣的看着秦尔卿,说:“卿卿和妈妈回去吧,不久,两家人就要一起商量你和顾总结婚的事情,你总是住在酒店里也不是个事。”

    “呵呵……”秦尔卿坐在了沙发上,勾唇一笑,目光斜睨着秦夫人,说:“这是他们让你来做的说客?”

    听见这话,秦夫人的脸色一白,有些紧张的揪着衣角,就像个犯错的孩子。

    面对这样精明的秦尔卿,秦夫人根本就不是对手!

    “不不……是不……”秦夫人有些结巴的说着。

    “理由真的很烂!”秦尔卿眼神一狠,目光凛冽的看着大理石做的茶几。

    “我不会回去的,即便是要回,也该他们亲自来请。”秦尔卿目光灼灼的看着秦夫人,一字一句的说道。

    她不借着此事打压一下秦家,日后只会当她是软包子,和秦夫人一眼软弱可欺。

    真当她秦尔卿离了秦家就活不了么?

    真是天大的笑话!

    闻言,秦夫人的脸色再次白了一分,她的眉头拧的紧紧的,看着秦尔卿说:“卿卿……你说这话可是大逆不道啊!你爸爸——”

    秦夫人的话还未说完,就被秦尔卿打断:“行了,你就不要再为他们找借口了。爸爸,我秦尔卿没有那样的父亲!”

    这话一说出来,秦夫人的后路便被堵死了。

    秦夫人何尝不明白秦尔卿的想法?只是,她有自己的考量。

    要是秦尔卿不顺着秦家给出的这根梯子爬下来,非要一直端着架子,日后若是秦尔卿在顾家出了什么事,可别指望秦家会帮忙。

    秦夫人的话若是以前的那个秦尔卿她恐怕还会听,可是,眼前的秦尔卿早已经换了一个灵魂了。

    息事宁人,从来就不是秦尔卿的风格。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