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一吻成诺守一生

作者:月下求欢 | 科幻小说

收藏

  被渣男闺蜜联合背叛,绝望之极惟有碰死墙壁。复活归来时,她有意惹上他,没想起被他缠上。一纸契约,难以逃脱。顾承珩一路编队护航,她一路开挂,杀怪升级后!亲生父亲要她去死,废“程晚遥……你把我妈怎么样了?我妈……对你不薄啊……”躺在地上的纤弱女子撕心裂肺的你呢喃道。。

第28章 步步紧逼_一吻成诺守一生_ 秦尔卿, 顾承珩

    顾承珩也没理秦尔卿,他随便的扫了几眼秦尔卿的打扮,那双深遂的丹凤眼中掠过一抹非常不满的神色。特别是,秦尔卿的裙子,胸前是深V的,这就更让他下不来台了。纵使他对秦尔卿无感尤其是,秦尔卿的裙子,胸前是深V的,这就更让他难堪了。。...

    顾承珩没有理秦尔卿,他随意的扫了一眼秦尔卿的装扮,那双深邃的丹凤眼中划过一抹不满的神色。

    尤其是,秦尔卿的裙子,胸前是深V的,这就更让他难堪了。

    纵然他对秦尔卿无感,但是穿着如此暴露的衣服来娱乐城,让他的脸往哪里放?

    秦尔卿手脚僵硬的坐在了顾承珩的身侧,她和顾承珩明明已经隔开了距离,但是她依旧能够感觉到顾承珩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气。

    就在这个时候,简明深嘴角一勾,笑着说了一句:“这样的美人,若是我也定当藏着。顾总的未婚妻在这里,却故意带着女伴来。实在是该向我们赔罪!把我珍藏的酒拿来,让顾总开怀畅饮。”

    简明深的话,看似是一句笑言,但是秦尔卿了解他,她敏锐的察觉到了简明深对顾承珩的敌意。

    是的,是敌意。

    “顾总,不如走一圈吧。”另一边,一名身着西装的男人,也笑着起哄。

    不过,很明显,这里的人都是简明深的人。

    所以,也个个都对付起了顾承珩。

    秦尔卿心中一怔,抬头望了一眼,这里至少有十几个人,走一圈?

    旋即,她看向了桌子上的“史蒂兰”,瞳孔中划过一抹惊骇。

    简明深,居然将有着将近三十年历史的“史蒂兰”红酒拿出来招待顾承珩?

    这红酒的度数不高,清香醇甜,但是,酒后会令人宿醉。

    她为了救程晚遥,被别人威胁逼着喝下了一瓶保存了十年的“史蒂兰”,最后是足足睡了整整两天。最后还是被简明深扔去医院解酒,才能在两天之内醒过来。

    可是,这瓶三十年的,她简直不敢想。

    别的人都是喝的普通的酒,却偏偏给顾承珩这一瓶三十年的史蒂兰。

    简明深是在招待顾承珩,还是在故意设局。

    顾承珩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他修长的腿交叠放着,一身深色的西装更加显得他冰冷和俊朗。

    但是,饶是他身处危险境地的时候,偏偏顾承珩是那样的气定神闲,他身上那股威严之气,一览无遗。

    秦尔卿的目光落在了顾承珩的侧脸上,虽然不知道顾承珩为什么会和简明深扯上关系,但是她仍旧忍不住的去担心顾承珩。

    “既然简少主都这样说了,若我不自罚,怎么能赔罪?”

    他装作没有看见秦尔卿眼底的担心,旋即顾承珩的嘴角微微扬起,眼神落在了简明深的身上,眼底深处尽是冷光。

    听见这话,简明深细长的眸子中划过一抹精光,他说:“遥遥,还不快去给顾总倒酒?”

    “顾总果然爽快。”剩下的一些人,也纷纷附和道。

    秦尔卿的手指一寸一寸的收紧,然后又一点一点的松开。

    程晚遥婀娜多姿的走过来,半蹲着身给顾承珩倒酒,红色的酒水和透明的高脚杯,形成了浓烈的反差。

    就在这个时候,秦尔卿欲要站起身,却被顾承珩猛的按住了手。

    秦尔卿眼神凌厉的看着顾承珩,无奈的再次坐下了去,顾承珩给了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他阴鸷的眸光若深不见底的黑暗深渊,让人沉沦而无法自拔。

    “顾总,请。”程晚遥依旧笑得温柔可人,却叫秦尔卿恶心至极。

    秦尔卿的冰凉的手掌被顾承珩紧紧握住,她看着他要伸手接过那杯酒,下意识的攥紧了顾承珩的指尖。

    她的手心已然升起了密密麻麻的细汗,是了,她知道这酒的后劲,所以她怕了。

    最主要的是,顾承珩他从小就对酒精过敏啊!

    一瓶三十年的红酒,会要了他的半条命啊!

    但是,更重要的是,她不知道简明深的目的是什么。

    此刻的简明深,就像是蛰伏在暗夜里的一只毒蝎,会随时发动他的的攻击。

    就在顾承珩伸出手的那一瞬间,秦尔卿的手比他更快。

    众人只见,秦尔卿一把夺过酒杯,一鼓作气的喝进了肚子中。

    刹那间,她只觉清甜的红酒流过她的干涩的喉咙,带来一阵一阵的冰凉和清香。

    那股清香,正缓缓的浸染入她的身体里,带来丝丝的醉意。

    “你做什么?秦尔卿!”顾承珩的眼中有着一丝惊讶,更多的却是怒意。

    她又是伟大的同情心泛滥了么?

    秦尔卿根本不理顾承珩,只是把玩着手中的空酒杯,眼神似笑非笑的看着程晚遥。

    程晚遥皱着眉头,原本想要礼貌的笑了一笑,笑容却僵在了嘴角。

    不知道为什么,程晚遥只觉心底一阵发毛,尤其是这个秦尔卿看着她的眼神,让她觉得难受。

    旋即,秦尔卿将目光落在了简明深身上,眼眸弯弯,嘴角微扬,轻笑着说道:“这就是简少主珍藏的酒么?三十年么?也不过如此!”

    她的嗓音淡淡的,眼神却是带着讽刺之色。

    话锋一转,她又巧笑道:“既然是如此劣质的酒,就由我代劳了。”

    轰……

    秦尔卿的话一说完,在场的众人神态各异,看着她的目光是那样的诧异。

    她是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敢仗着顾承珩在这里羞辱简明深?当真忘记了谁是这里的主人吗?

    众人皆幸灾乐祸的看着秦尔卿,眼神充满了兴奋,好似多么希望看见简明深发火一样。

    简明深的眸光一寒,若有所思的挑了挑眉,默不作声的看着那一袭红裙的女人。

    “秦小姐!北宫娱乐城敬重你是客人,请你也不要——”蹬鼻子上脸,程晚遥的话还未说完,就被秦尔卿猛的打断。

    “笑话!”

    只见,秦尔卿眼神一冷,扬起手中的酒杯,狠狠的砸向了地面。

    “嘭——”瞬间,高脚杯便碎成了渣。

    当即,程晚遥的小脸上便是一阵惨白,咬着下唇,目光直直的看着秦尔卿。

    “秦小姐!”

    “简直过分!”

    “真当这里CS集团么?”

    刹那间,众人皆指着嚣张的秦尔卿指指点点。

    顾承珩依旧安稳的坐在沙发上,犹如一尊冰雕,脸上连一丝表情都没有,也没有要为秦尔卿出头的打算,好像那个人根本就不是他的未婚妻,不过是一个陌生人。

    只是,他所有的目光都注视着那个飞扬跋扈的秦尔卿。

    他倒要看看,秦尔卿到底是真傻还是在装蠢。想到,顾承珩的眸子又眯了眯,眼神露出了一丝危险的味道。

    简明深坐在另一边,指腹轻轻的摩擦着手中的酒杯,嘴角勾起了一抹邪笑。

    秦尔卿走到程晚遥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冷笑着说道:“敬重客人?简少主,什么时候北宫的规矩变了?还是北宫的人就这么没种!一直就这么怂?”

    如果说刚刚众人只是诧异秦尔卿的举动,那么这一刻,每一个人的头顶上都被气得冒烟了。

    什么叫没种?什么怂?

    就是简明深故意的啊,所以顾承珩一个人喝三十年的酒。

    可是偏偏,秦尔卿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将这番话撕到了台面上来说,所以,众人的脸上也都挂不住了。

    此话一出,就连顾承珩的嘴角也抽了抽,眉角微沉。

    他斜睨着背对着她的秦尔卿,眼神犀利,想要刺穿她的血肉,看透她的心脏。

    整个G市内,敢这样说北宫的人,除了秦尔卿,怕是没有人敢指着简明深的鼻子骂了。

    “谁说我们怂了?喝就喝,谁怕谁?不过,我要和你打个赌!“就在此时,一个脾气比较冲的富二代,首先发了话,撸起袖子,像是要大干一场,为自己证明。

    秦尔卿忽然又抿唇一笑,眼神带笑的看着那富二代,说:“赌博?有意思!说说看。”

    “我和顾总拼酒,谁先倒下,谁就输了。若我输了,任你处置。但是……若我赢了!秦小姐必须为她方才所言付出代价。”说到此,那个男人的眼中闪过一抹邪光,看着面前的妖娆美艳的秦尔卿,已经口干舌燥起来了。

    顾承珩那双丹凤眸中尽是寒光,像利刃一样刺破那大言不惭的男人的眼膜。

    想试试他顾承珩的女人?

    听见这话,简明深的眸子也深了几分,扫了一眼那男人,眼中带着浓浓的警告之色。

    顾承珩不是普通的男人,整个G市,甚至国家内四分之三的商业都是顾家的。

    蠢货!怎么敢在老虎鼻子上拔毛?

    秦尔卿斜睨了一眼嚣张的富二代,眉眼一弯,嘴角勾起,她说:“拼酒?那就先赢过我,如果连我喝不过,你还有什么资格和我未婚夫拼酒?亦或者说,你本来就没种?”

    秦尔卿的眼睛里已经闪过了一抹浓浓的杀气。

    她的酒量很好,而这都是简明深一步步的培养出来的。

    她该感谢简明深的培养,她今日才能如此有底气的站在这里帮助顾承珩。

    “别闹。”她的话刚落,坐在沙发上的顾承珩终于出声了,他眸光凛冽的看着秦尔卿,薄唇微微掀起,说道。

    秦尔卿心头一震,回头看了一眼顾承珩。

    “我不跟女人拼酒。”男人撇了一眼秦尔卿,很是不屑的说道。

    秦尔卿冷笑道:“怎么?你一个男人还怕了我不成?还是你根本就知道你比不过我,所以你认输了?怂!”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