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一吻成诺守一生

作者:月下求欢 | 科幻小说

收藏

  被渣男闺蜜联合背叛,绝望之极惟有碰死墙壁。复活归来时,她有意惹上他,没想起被他缠上。一纸契约,难以逃脱。顾承珩一路编队护航,她一路开挂,杀怪升级后!亲生父亲要她去死,废“程晚遥……你把我妈怎么样了?我妈……对你不薄啊……”躺在地上的纤弱女子撕心裂肺的你呢喃道。。

第29章 刀尖蜜糖_一吻成诺守一生_ 秦尔卿, 顾承珩

    “你——”男人一脸怒气的望着秦尔卿,恨严禁见状不动手。“那就秦小姐如此斗志昂扬,好啊,昨日便让你们拼个痛痛快快。遥遥,去拿酒。”简练深扫了几眼那个男人,闻言,他给这场“既然秦小姐如此斗志昂扬,好啊,今日便让你们拼个痛快。遥遥,去拿酒。”简明深扫了一眼那个男人,旋即,他给这场闹剧划上了一个句号。。...

    “你——”男人满脸怒气的看着秦尔卿,恨不得上前动手。

    “既然秦小姐如此斗志昂扬,好啊,今日便让你们拼个痛快。遥遥,去拿酒。”简明深扫了一眼那个男人,旋即,他给这场闹剧划上了一个句号。

    比喝酒,那是常有的事情。

    这场拼酒的比试,秦尔卿必输无疑,虽然成飞的酒量不好,但是和秦尔卿比,总该是会胜的,再者说他也未曾听小婉提起过秦尔卿的酒量很好。

    所以,简明深的心底已然有了自己的考量。

    很快,程晚遥再拿了二瓶酒过来,都是三十年的史蒂兰。

    就在秦尔卿要准备和成飞拼酒的时候,顾承珩却是一把攥住了她的胳膊。

    “秦尔卿,你以为,你这样做,我就会感动?然后爱上你?简直是痴人说梦,你给我过去。”顾承珩眉头紧紧的蹙着,看着秦尔卿的眼神有些讽刺。

    秦尔卿低下头,眼神一黯,良久,她抬起头,目光含笑的看着顾承珩,她顺手搂上了顾承珩的脖颈,以一种极其暧昧的姿势靠着他,她嫣红的唇瓣一张一合:“如果我是这样的打算,那么,顾承珩。你说,你感动了吗?亦或者,你动心了吗?”

    她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他的脖颈间,带来一阵的酥麻之感。

    顾承珩的眸光一沉,眼底划过一抹厌恶,正欲推开秦尔卿的时候,秦尔卿反而又转身更紧的靠着他。

    芊芊如玉的手指,轻轻的触摸着他的胸膛。

    她的身上是一股淡淡的沐浴之后的香味,没有昂贵的香水味,却是那样的清醒淡雅。

    顾承珩的眸子变得幽深起来,目光灼灼的看着怀中的女人。

    失忆了,就会有如此剧烈的变化吗?

    秦尔卿媚眼如丝,却又巧笑着说道:“如果不是我说的那样。那么,你看着我去死,又有何妨?顾承珩,我就要你动心。不如,我们试试?你会不会有那么一丝的感动!”

    话落,她还不等顾承珩回答,便轻轻的旋转,离开了顾承珩的怀抱。

    她故意如此说,就是要顾承珩理所当然的接受。

    这是她自己的选择,和他无关,所以,他不必愧疚,一切是她自找。

    顾承珩的眸光又深了几分,好似那漆黑的墨水一样浓重。

    就在这一瞬间,秦尔卿已经和成飞喝上了。

    她故意用即将法,激将成飞,目的就是在于帮顾承珩躲过这一劫。

    她不管顾承珩怎么想,怎么看,总之,有她在,她都不会要顾承珩的安全受到一丁点的威胁。

    毕竟顾承珩对她有恩!

    众人也跟在旁边起哄,给成飞加油助威,相反,秦尔卿自始至终都是一个人。

    顾承珩和简明深坐在沙发上,波澜不惊的看着秦尔卿的方向。

    “顾总可真是一点不懂的怜香惜玉,秦小姐这样娇弱的女人,为了顾总你,甘愿和别人拼酒。看来,秦小姐果真如传言,爱惨了顾总。顾总,就没有一点心疼么?”简明深单手拿着酒杯,轻轻的摇晃着手中的酒水,目光带着邪气。

    顾承珩挑眉看着简明深,眸光带着一丝寒气。

    “简少主说笑了。一个用尽手段,爬上我顾承珩的床的女人,值得我心疼么?她根本就不配!”顾承珩淡淡的说道,眼中尽是凛冽。

    秦尔卿喜欢顾承珩的事情,整个G市的上流社会基本都知道。

    然而,他们却以为顾承珩娶秦尔卿,是因为秦尔卿上了顾承珩的床。如果不是这样,顾家怎么看得上暴发户?

    如果不是这样,秦家的产业怎么会拿到CS集团的注资?

    却并不知,这一切,就是顾承珩布的局。

    听见这话,简明深倒是来了些兴趣。

    “这倒也是。纵然,美人再美,可到底是带着不可告人的目的而来。纵然,利益多么诱人,谁又能保证是不是刀尖上的蜜糖?顾总小心些,是应该的。”简明深意有所指的说道。

    顾承珩带着目的接近他,他知道。

    可是偏偏,顾承珩身上的带的利益太诱人。

    他什么都想要,却担心,顾承珩的手段太厉害,请神容易送神难。

    两个聪明的男人,都知道对方说的是另一层意思,却偏偏不打破那一层窗户纸。

    而那边,秦尔卿她一次又一次的拿起倒满红酒的被子,一饮而尽。

    她不知道她到底喝了多少,只觉得整个人就像飘起来了一样,好像身体里的灵魂出窍了。

    她的脑袋晕乎乎,头疼剧烈,眼睛都快撑不开了,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只知道拿起酒杯一杯一杯的往肚子里灌。

    秦尔卿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对面的成飞,他的情况也不比她好,甚至比她还不如。

    整张脸红得如煮熟的螃蟹,已经快要摇摇欲坠了。

    秦尔卿伸出手狠狠的掐了自己的胳膊一下,想要更加清醒一些。

    最后三瓶酒已经见底了,成飞早已经昏倒在了桌子上。

    “哈哈……你喝不过我!”秦尔卿扶住桌子,想要站起来。

    那一瞬间,她的双腿一软,整个人便径直摔倒在了冰凉的地板上。

    “秦尔卿!”就在这时,顾承珩辞别了简明深,见她摔倒,蹲下身欲要扶起她。

    秦尔卿脸色通红,额头的碎发随风飘扬。迷蒙的看着眼前的人。

    她难受的捶打了额头,感觉整个脑袋就要爆炸开了一样。

    “走。”顾承珩长臂一伸,便将醉酒的秦尔卿从地上拉了起来。

    秦尔卿恍惚见闻到了他身上惯有的紫檀香味,伸出手攥紧了他的领带,想要睁开眼看清楚眼前的这个人。

    是谁?是顾承珩吗?

    她伸手描刻着他的脸庞。熟悉的味道让她神情一松,便扑倒在了顾承珩的怀中。

    她靠在他的胸膛处,喃喃的说道:“顾……承珩,你感动了么……”

    刚说完,秦尔卿便打了一个酒嗝。

    那一瞬间,一股难闻的味道便传入了顾承珩的鼻子里,他强忍住恶心的感觉没有将怀中的女人给扔出去。

    他深呼吸一口气,将怀中的秦尔卿打横抱起来,旋即,往北宫娱乐城外走去。

    “闭嘴。”顾承珩拧着眉头说道。

    “你们都讨厌我……我知道……我这一生是多么的悲哀啊!我对你好……只是因为……”你曾经在夏桑最落魄最可怜的时候,你伸出了手,许诺给了她一个美好的未来。

    尽管,那个未来直到,她撞墙死的那一刻也没有实现。

    可是,她是不悔的。

    人的一生,纵然不幸而又黑暗,纵然绝望而又痛苦,可是,总有那样的一个人,曾经善待过她。

    总有一些温暖的回忆会告诉她,曾经的她站在太阳底下大声的笑过。

    她并非生来就是黑暗中的恶魔。

    秦尔卿已经醉得糊涂了,分不清这到底是曾经还是现在,现在的她究竟是夏桑还是秦尔卿。

    “只是什么?”顾承珩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试探性的问道。

    怎料,秦尔卿又断片了,又断断续续的说道:“所有人都要我去死……可是……那又怎么样呢?老天爷……都要我……嗝……继续活下去……我要报仇……报仇!“

    说到此处,醉酒的秦尔卿却是忽然睁开了眼,眼中一片猩红,却带着狠厉。

    只是马上,她又无力的合上了眼睛,仿佛刚刚只是顾承珩的一个错觉。

    可是,顾承珩低下头的那一瞬间,却清晰的看见了秦尔卿眼角滑落的泪珠。

    那颗泪珠,那样的晶莹剔透,他仿佛看见了自己此刻的模样。

    顾承珩凝眸看着怀中痛苦不堪的秦尔卿,眼神充满了异色,耐人寻味。

    为什么,他有种感觉,现在的秦尔卿好似曾经的一个人。

    那样的感觉于他而言,太过于熟悉。

    顾承珩的助理已经在北宫娱乐城外候着了,等到顾承珩将秦尔卿送到酒店的时候,秦尔卿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

    她两颊酡红,眼眸紧闭着。

    顾承珩本想一走了之,找个女服务员来照顾秦尔卿,但是,他看见自己胸前的血液时,眼神瞬间凝结成冰。

    他低下身,将平躺的秦尔卿翻了个身,只见,秦尔卿身下那白色的床单已经被染红了。

    “该死的!没事谁让你去北宫了?”顾承珩低声咒骂一声,唇瓣抿成了一条直线,阴沉的脸色昭显着他的怒气。

    顾承珩至少是不想让别人看见秦尔卿受伤的地方的,总归对秦尔卿的名声不好。

    于是,顾承珩只得找来了起初的药,将秦尔卿的背部的裙子撕开,看着那裂开的伤口,他的眸子又变得深邃起来。

    他给秦尔卿重新上了一次药,当他冰凉的指尖触碰到秦尔卿的肌肤时,手指微微一颤。

    好烫!

    秦尔卿的整个身体就像在火炉上烤一样,浑身发热。

    而秦尔卿却是觉得滚烫的地方有冰凉的东西触碰着,是谁在碰她?

    连顾承珩自己都没有发觉,他手下的力道愈发的温柔,紧蹙的眉头也缓缓的舒展开来。

    秦尔卿的痛苦的动了动身体……

    是谁?

    她那短暂的一生中,从未有人善待过她。

    可是,这会是谁?如此温柔的对待她?

    秦尔卿只觉那双手掌,像是充满了力量一样,将她从痛苦的深渊里拯救出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