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一吻成诺守一生

作者:月下求欢 | 科幻小说

收藏

  被渣男闺蜜联合背叛,绝望之极惟有碰死墙壁。复活归来时,她有意惹上他,没想起被他缠上。一纸契约,难以逃脱。顾承珩一路编队护航,她一路开挂,杀怪升级后!亲生父亲要她去死,废“程晚遥……你把我妈怎么样了?我妈……对你不薄啊……”躺在地上的纤弱女子撕心裂肺的你呢喃道。。

第30章 剑拔弩张_一吻成诺守一生_ 秦尔卿, 顾承珩

    梦里的秦尔卿身陷梦魇之中,她站在空阔的街道上,望着大雪飞扬的。恍惚间间,放佛看见了了简练深穿着他那身瘦弱的西装朝她迈步而至,他撑着一把黑色的伞,站在茫茫大雾中。“桑桑恍惚间,仿佛看见了简明深穿着他那身单薄的西装朝她缓步而来,他撑着一把黑色的伞,站在茫茫大雾中。。...

    梦中的秦尔卿深陷梦魇之中,她站在空旷的街道上,看着大雪飞扬。

    恍惚间,仿佛看见了简明深穿着他那身单薄的西装朝她缓步而来,他撑着一把黑色的伞,站在茫茫大雾中。

    “桑桑,没有人再可以伤害你。我带你回家!”他嘴角的笑那样的温柔而又明媚。

    只是,一个转眼,他的表情狰狞,他手中的雨伞,变成了一把手枪。

    “夏桑,你怎么能伤害她!”他决绝的诘问。

    他无情的扣动了手中的枪,对准了她的心脏。

    “不要——”她眼睁睁的看着那子弹贯穿自己的胸膛。

    紧接着,画面再次转换。

    街道上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白雪,年少的夏桑衣着单薄的跪在顾家大宅的门外,她那雪白的羽绒服上尽是殷红的鲜血,刺眼至极。

    她面前的少年,眉眼清俊,目光冷冽的看着她

    “我什么都没有了……你相信我,我父母不是坏人……他们不是!他们不是!”瘦弱的夏桑伸出手死死的抓住少年的裤脚,眼神空洞而又无力。

    然而,就在夏桑的质问下,那少年却是毫不犹豫的推开了她。

    “夏桑,从今以后不要再出现我的面前。否则,我一定亲手杀了你!”他明明不过十七岁的年纪,可是,眼神却是带着嗜血般的阴鸷。

    “我没有啊……顾承珩,你为什么不信我!”她无助的看着少年远处的身影,在雪地里哭成了泪人。

    躺在床上的秦尔卿翻过身,下意识的抓住了顾承珩的手掌。

    她的睫毛长而翘,此刻,还带着泪痕,璀璨的灯光照耀在她通红的脸颊上,泛着淡淡的光芒。

    顾承珩坐在床边,看着死死抓住他手的秦尔卿,他本想抽开,却不料,秦尔卿却攥着硬是不肯松一分。

    他坐在床边上,目光凝视着大醉的她,斜长的丹凤眼中划过一抹异色。

    然而,就在此刻,秦尔卿却将翻过身,将滚烫的脸压在了他的手掌上。

    那一瞬间,顾承珩的心变得柔软起来。

    她很瘦,脸上没有一点肉,半边脸,还没有他的手掌大。

    靠在顾承珩的手掌上,她没有再挣扎,反而蜷缩着身体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落地窗外,破晓来临,白昼划破了夜空,朝霞缓缓从地平面上升起。

    屋内,顾承珩静坐一夜,再也无眠。

    秦尔卿安然睡于床上。

    秦尔卿不知道她睡了多久,等她醒来的时候,整个头都是昏昏沉沉的,身体的骨头都变得僵硬了,尤其是她的头痛欲裂。

    她使劲的揉了揉额头,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可是,当她看见坐在不远处桌子上处理着公务的男人时,她整个人都崩溃了。

    “顾顾……顾承珩……你怎么在这里?”秦尔卿赶忙从床上坐起来,瞌睡瞬间醒了一大半儿。

    顾承珩听见她的声音,回头一看,他的眸中闪过一抹异样的神色。

    “我叫顾承珩,不叫顾顾顾承珩。”他云淡风轻的说完之后,便转过身继续处理着公司的事情。

    顾承珩修长的手指在笔记本的键盘上飞快的拨动着,看的秦尔卿眼花缭乱。

    他穿着一件淡蓝色的衬衫,袖口随意的挽到了手肘处,窗外五彩十色的灯光照耀在他的脸颊上,仿佛,他整个人都被镀上了一层金光。

    “喝水,吃药。”过了几分钟,他忙完了手中的事情,给她倒了一杯温水端了过来。

    他白皙修长的手指摊开,里面是一包药丸。

    秦尔卿抬眸看着他俊朗的侧脸,眼眸微动,依靠在床上,目光含笑的看着他:“顾承珩,你这是在担心我?“

    “担心你?我是一个合格的商人。你是我出资购买的货物,所以,秦尔卿在没有达到我的目的以前,你的这条命,是我的。”顾承珩的将药包放在了床头柜上,眼中迸发出一道寒气,他言简意赅的说道。

    秦尔卿看着那杯水,却是低声笑出了声,声音有些悲戚。

    这就是顾承珩!

    他比简明深还要可怕,明明洞察人心,却装作一切不曾知晓,静待时机,韬光养晦,给敌人致命一刀。

    顾承珩见她沉默,他忽然弯下身,目光炙热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他又再次掀起了唇瓣,有些讽刺的说道:“秦尔卿,顾少夫人的名份还不够么?做人不要太贪心,否则,那个代价你承受不起。若再有下次,我会亲手将你们秦家送上绝路。”

    就在此刻,秦尔卿只觉心头升起了一阵莫名其妙的怒意,甚至还有些难过。

    在顾承珩的眼中,就是这样看待她吗?

    然而,他却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伸出手,轻轻的捏住了她的下颚,挑眉看着她,丹凤眼中尽是冰寒。

    “苦肉计虽真,可是,秦尔卿。你忘记了吗?顾承珩是没有心的。”他嘴角微微挑起,眼角虽然在笑,可是,眼底却是以片阴鸷。

    好似一团浓烈的火焰,要将秦尔卿吞噬。

    他的声音就像寒冬的雪水,一寸一寸的从秦尔卿的头顶缓缓的流淌到她的四肢骨骸,以至于,让她浑身的血液都冻结,然后,嘭的一声整个人爆炸掉……

    从此,尸骨无存。

    秦尔卿的肩膀因为恐惧而轻轻的颤栗着,她深呼吸一口气,迎上了顾承珩审视的目光。

    她凝眸看着他冷峻的面容,指尖微动,眉眼微动,嘴角的笑容恍若黑夜中的星辰一般褶褶生辉。

    她反被动为主动,利落的伸出手勾住了他的脖子,膝盖跪坐在床上,仰着头看着他带着些许青色胡渣的下巴。

    “你有没有心,不重要的。顾承珩,你用十个亿买走了我的一生,让我成为傀儡。怎么还不能允许我反击了吗?还是你害怕了!因为一个根本没有弱点的人,你怎么控制?”秦尔卿眉目带着丝丝的笑意,眼中尽是冷意。

    他没有心,她是知道的。

    可是,就算明明知道一切,她还是会忍不住难过。

    曾经的顾承珩,给过夏桑一点温暖,最后,夏桑却成为了简明深手中最锋利的一把刀,从此隐匿在黑暗之中。

    一个给了她活下去的希望,一个给了她的活下去的武器。要活着,就必须踩着别人的尸体一步步的往上爬。

    简明深曾说,要想不被人欺负,就必须做人上人。

    顾承珩想要控制她,做他手中安静听话的棋子,她是知道的。

    可是,前一世,她已经过够了那种刀尖上舔血的生活了,这一世,她要堂堂正正的站在阳光下,而不是黑夜中的幽灵。

    “反击?呵呵……秦尔卿,你认为现在的你,还有什么优势反击?除了嫁给我,做我顾承珩的女人。你以为,有谁还会看上你?若不是这个顾少夫人的名声保住你,你以为秦家的人还能允许你横行霸道?做人可以傻,太蠢就不行了!”顾承珩斜睨了她一眼,冰冷的声音不带一丝的温度,好似十八层地狱里传出来的声音,那样的寒冷。

    他看着秦尔卿眼神是那样蔑视,好似,秦尔卿已经是他笼中的猎物了,再反抗,也不过是于事无补,一场困兽之斗。

    啪——

    秦尔卿眼神一冷,残花败柳?顾承珩也是这样认为的?

    一听到残花败柳四个字,秦尔卿便又想起了那日在顾家的时候,被顾夫人羞辱的事情。

    她的眼神有些阴冷,抿着唇瓣,抬眸看着顾承珩。

    “所以,顾承珩你是不是还要我对你感恩戴德?你不计前嫌的捡了我这只破鞋?”秦尔卿眯了眯眼眸,眼神直直的看着他。

    顾承珩眸光有些阴沉,薄薄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你会如此温顺?”顾承珩眼眸半眯着,眸光冷冷的看着秦尔卿。

    就在这时,秦尔卿却又忽然靠近了他的胸膛,她娇俏一笑,笑容娇媚过人,恍若百花盛放。

    “温顺?真是抱歉。我天生喜欢挑战。比如顾承珩,你说你没有心。可我秦尔卿,却偏偏想要做你心尖上的女人!“秦尔卿唇角一勾,似极了夜空的勾月。

    她芊芊如玉的手指着他的心脏处,眼神里流露出一股浓浓的暧昧。

    顾承珩冷笑一声,伸出手抓住了她手指,另一只手从秦尔卿的腰间划过,紧紧的搂住她纤细的腰身。

    刹那间,秦尔卿的脸颊便紧挨着他的胸膛,秦尔卿刚要抬起手挣扎,却又被顾承珩眼疾手快的按住了手。

    她的两只手,被顾承珩单手钳制在身后,人也靠在他的怀中,动弹不得。

    他低沉却又充满磁性的声音从她的头顶传来,他的声音中带着丝丝的寒意。

    “怎么?不是说喜欢挑战么?不是想要做我顾承珩心尖上的女人吗?秦尔卿,那么,你在怕什么?”

    秦尔卿只觉心脏漏了一拍,浑身僵硬的靠在他的怀中,睫毛微微的颤抖着。

    怕?

    她在怕吗?

    不过,就算是她有些胆怯,她也不会退缩,更加不会再顾承珩的面前怂。

    她倔强的抬起头,目光炽热的看着顾承珩,唇瓣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谁说我怕了?顾承珩,女人都是很贪心的。你以为区区一个顾少夫人就能够满足我吗?少夫人的名份我要,而你顾承珩的心,我也绝不会拱手让人。你的人,我要。你的心,我照单全收!”秦尔卿挑着眉头,眼中带着森然的冷意,虽然是在说情话,可是,这两个人之间的气势却都是那样的剑拔弩张。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