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结

混在蜀汉当皇帝

作者:周老实 | 军事小说

收藏

  过去的一年,魏司马昭以“言论放浪,害时乱教”为借口,杀名士嵇康。。。。。。  过去的一年,姜维因曾劝后主杀黄皓,不敢还成都。。。。。。  过去的一年,濮阳兴和张布同领吴国国政。。。。。。  过去的一年,一个后世骨灰级热血三国玩家出乎意料的回了这激情持续燃烧的后三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对,没错就是熬。他都不知道这几个时辰是怎么过去的,他只记得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屋顶,好向屋顶外面就是二十一世纪,就是他那单身公寓,就是他那台三星电脑,和那群妹子,当然还有他的热血三国游戏。刘璿(以后猪脚全部改叫刘璿)心里一遍又一遍的自责,老子这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老子招谁惹谁了?不就是玩个游戏抓点名将吗?贼老天你至于把老子弄回古代吗?贼老天放咱回去吧,老子不玩三国了还不行吗?老子的妹子啊!刘璿心里在滴血的怒吼。。

周老实小说作品_混在蜀汉当皇帝目录章节_010章:高祖神拳 费悦来访

    来了李公公传膳。一会,吃饱饭喝足的太子爷去了演武场。他意外发现这货的前身真TM不能够用胖来二字来了,真是到了令人令人发指的地步,么就不明白少吃点,这么肥床上运动不咋做,女上男下都不行啊。  为嘛呢?女上男下相当于你老婆坐在一堆肉山上,你自己想一想吧,怪不得现在的翌日,精神饱满的太子爷起了床,在内侍的伺候下穿上了他那套太子服饰,再三在铜镜面前照了照,觉得还是那么帅后叫来了李公公传膳。一会,吃饱喝足的太子爷去了演武场。他发现这货的前身真TM不能用胖来形容了,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难道就不知道少吃点,这么肥床上运动咋做,女上男下都不行。。...

      忙了一天的刘璿托着疲惫的身躯终于回到了东宫,倒头就把自己放倒在床上了。没多久,真是雷声滚滚,呼噜震天。至于龙骑军,就先交给赵鑫了,先把军营收拾干净在想其它的,,现在就算他去军营也没什么事做,有赵鑫就可以了,如果赵鑫这点事都办不好,也就不值得他培养了。他现在的任务就是睡觉,睡觉,再睡觉。

      翌日,精神饱满的太子爷起了床,在内侍的伺候下穿上了他那套太子服饰,再三在铜镜面前照了照,觉得还是那么帅后叫来了李公公传膳。一会,吃饱喝足的太子爷去了演武场。他发现这货的前身真TM不能用胖来形容了,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难道就不知道少吃点,这么肥床上运动咋做,女上男下都不行。

      为嘛呢?女上男下等于你老婆坐在一堆肉山上,你自己想想吧,难怪现在太子爷还没子嗣,刘璿估计难得的几次床事效果一定不理想,不然为什么没子嗣呢?他虽然没和太子妃同床,还是有个侧妃的,当然,前不久,那个侧妃病死了。到底是不是病死的刘璿不知道,也许是被这货前身活活压死的。

      于是乎,来到这个世界的刘璿,完美的继承了这货的一切,同样包括身材,记忆。后世懒得要死的刘璿不得不每天去演武场练肌肉,没办法,他发誓必须把肉减下去,让自己拥有一个施瓦辛格身材,迷倒万千少女,他没想到这随意的一句话还真实现了,以后真是桃花朵朵开啊!

      演武场里,刘璿先是打了一遍前世的太极,那东西老少皆宜。打完太极他又练高祖拳,啥玩意,你不懂高祖拳。其实刘璿自己也不懂,据他脑海里的记忆说是汉高祖刘流氓创的拳法。当然,后世,刘璿绝对保证没听说过那流氓皇帝还有拳法流传下来,他只知道是个流氓皇帝,别的啥都不记得了。

      刘璿还知道,高祖拳分为四个等级,据说练到第四等级可以刀枪不入,比铁布衫还铁布衫。第一级叫人拳,第二级地拳,第三级天拳,第四级神拳。人拳,也就是现在刘璿练的,只比普通人强点,这货前身懒得一比,能用几十年时间练到一级已经难得了,刘璿觉得应该高祖拳只要会打就是人拳了,这是高祖对后世子孙的恩赐吧。而练到地拳可以洞穿大树,威力无比,据这货的记忆昭烈皇帝就练到了地拳。天拳,可以开山碎石,只有高祖练到过,据说,高祖正因为练到了天拳,才以一己之身打得了天下,降服了众多名将。这货的记忆里还说西楚霸王练得是楚拳,是世代楚国王室习练的拳法,因项羽祖上是功臣,楚王赏赐给他们家族的。

      刘璿凭着记忆力的招式把高祖拳练完,浑身湿答答的,像是落水一样,他连忙让小李子准备沐浴,不然非要难受死。时间一晃,快到中午了,刘璿刚准备去军营看看就看见小李子跑了进来说道:“殿下,太子妃来了。”

      刘璿正神清气爽的时候,一听老婆来了,更神清气爽了,连忙领着小李子去了银安殿。果然,殿中站着一个领着两丫头的鹅黄少女。说啥?为什么是少女?嘛嘛的,没同房不就是少女吗?你有点知识好不,难道是少妇。看着这个鹅黄少女,刘璿不由得想到难道她只有这一件衣服,不然为什么几天了还是穿这衣服,脏不脏,不知道换换口味吗?要是让费悦知道他的想法估计转身就走,姐有的是衣服,这是一套好不,没文化真可怕。

      “殿下,听说你要练兵。”听到脚步声,正在看着殿中猛虎下山图的费悦转身淡淡的问道。她想不通,以前的纨绔太子难道受伤后发生奇迹了。她这几天也零零散散的听到一些太子的说法,好像自从上次受伤突然灵魂出窍,祖宗显灵是的,着实做了几件大事。

      “啊!嗯,孤在古书上看到个新的兵书,打算试试,看看能不能练出强军,再怎么说孤也是太子,在不能像以前那样混日子了。”刘璿听到费悦的话,平静的说道。他能感觉到费悦对他的态度正在改变,不像上次那样的黑脸包公,现在虽然没什么表情,但是眼神很柔和,这可是个好兆头啊!

      “那,那,那你打算住军营还是住在东宫。”费悦听到刘璿的解释,然后低着头小手玩着衣角弱弱的问道。不知怎么的,她现在想知道他的一切,这是以前从没有过的想法,吓了她一跳。

      “嗯?有关系吗?难道你要回来,你要回来我就不住军营了。”刘璿听了费悦的话,看她那表情,心里一阵激动,难道哥的春天要来了,我是上呢?还是上呢?刘璿心里意淫着,然后满脸期待的望着费悦。

      “不,不是,我就是随便问问。”费悦看到刘璿的表情一阵紧张,心里忽然突突的,像是有好多小兔子在胸口蹦啊跳啊是的。一张小脸通红,一直红到耳根,煞是好看。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自从她成亲到现在从没有这种感觉,听说刘璿让她回东宫,她就紧张起来了。难道,难道我喜欢上他了,不可能,这么纨绔我怎么会喜欢他,他还说我丑来着,不可能的。我一定是好奇,对,是好奇。

      “哦,我住在东宫,东宫离军营不远,来去很方便的。”刘璿一脸失望的说道,嘛嘛的,老子还以为春天来了,结果一看,原来冬天还没过去。他看着费悦,搞不懂今天她来做什么的,难道就是问这个问题,那也太大题小做了,不过他也不好明说。

      “殿下,妾身先回去了。”紧张过后,平静下来的费悦对着刘璿说道。“嗯,那行,孤就不送了。”刘璿摆了摆手,看着费悦走了出去。他不知道的是,费悦开始好奇他了,一个女人要是好奇一个男人,那么床上那点事就不算事了,真是好奇害死猫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