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秘爱

作者:miss李 | 言情总裁

收藏

  沐萧笙爱顾烨寒爱的深沉,以至于能为他付出一切,可是换来的是顾烨寒对沐萧笙无尽的利用与背叛,在顾烨寒的心里爱着的只有沐萧笙的姐,他还要利用沐萧笙去拯救他姐,给他姐移植子宫,沐萧笙在顾烨寒面前是那么的卑微......沐母就像受惊的小鹿急速的奔跑着。。

第2章 半夜的电话目录,第2章 半夜的电话

    免费提供更多秘暧第2章 半夜里的电话的全文深度阅读,我忽然发现嫂子在偷偷看我,但我不能够点破呀!么,我的尺寸被吸引了嫂子?听村里人说,女人就不喜欢男人的......

      我发觉嫂子在偷看我,但我不能说破呀!

      难道,我的尺寸吸引了嫂子?

      听村里人说,女人就喜欢男人的本钱大,那样,她们才有充足感。不过,我没法理解,因为我还是一个童子娃儿。

      既然嫂子想看,那我就成全她吧!

      于是,我故意侧着身子,然后扒下了裤头。

      在看到我那里的时候,嫂子的表情非常的惊讶,似乎因为我那里的尺寸完全超过了她的想象,眼神中流露出有一种说不出的渴望。

      被嫂子这样看,我下面涨得厉害,那尿居然变成两股飚了出去!

      嫂子眼紧紧的盯着我的裤档,竟然两只手摸起了自己身体下方,表情非常的迷离,这太香艳了!

      虽然,我瞎了这么多年,并不表示我什么都不知道,在农村,你随处可以听见别人谈论男女那点事儿,而他们更不会在乎我这个瞎子的存在。

      嫂子的这种行为跟我自己用手指差不多吧?

      难道我哥真的满足不了她?

      尿完之后,我走了出去。

      嫂子把手里的蚊香递给了我,然后走了进去。

      回到屋里,点了蚊香,我再次躺下。

      可我更睡不着了。

      我没想到嫂子居然在房间里看那个!

      那个应该就是人们常说的毛片吧?

      她还在上卫生间的时候偷看我那里!

      我越发断定嫂子是一个欲望强烈的女人,而我哥现在不在家,她只能像我一样用手来解决问题了。

      要是,我能变成嫂子的手就好了呀!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吓了我一跳!

      要知道,这个手机是嫂子今天才送给我的,是一款盲人专用的手机,可以通过语音功能使用。

      而我手机上只有我嫂子还有我父母的手机号码。

      我赶紧拿了过来,一看,是嫂子打来的!

      这个时候已经是深更半夜了,她打给我做什么?

      没有多想,我接了电话。

      “金水吗,我是嫂子!”嫂子的声音响起来,有点急切。

      “嫂子,你还没有睡呀!”

      “不好意思,金水,把你吵醒了,你能来我屋里吗,我有点事!”

      这个时候,叫我去她屋里,有点事?

      我心里有些困惑,但更多的是期待,难道嫂子看毛片,受不了了,让我去当她的手?

      但是,我嫂子很爱我哥,她不可能做对不起我哥的事儿,而我也不能对不起我哥!

      心里想着,我答应了一声。

      放下手机,我就很忐忑的出了屋。

      再次来到嫂子的门前,一推,门开了。

      “嫂子,我来了。”我轻轻的说了一声。

      嫂子正坐在床边,还是光着身子,不过,电视已经关了。

      她走过来,把门关好,然后,把我拉到床边。

      “嫂子,啥事啊?”

      我一边说着,一边‘正大光明’的看着嫂子。

      由于瞎了这么多年,我的上眼睑和下眼睑差不多粘在了一起,虽然现在看得见了,不过也就是一条缝,别人是看不出端倪的,平常我还戴着墨镜呢!

      和嫂子近在咫寸,她身上纤毫毕现,那视觉的冲击比刚才在卫生间外偷看还要强烈!

      我情不自禁的夹紧了双腿。

      嫂子欲言又止,脸已经红了!

      我更加莫名其妙了,但我又不能说出来。

      “嫂子,倒底啥事呀?你说呀!”

      “金水,是这样的——”嫂子表情很怪异,说话吞吞吐吐,“嫂子,不小心把黄瓜放、放到身体里去了,结、结果断了,有半截卡在里面取不出来了!”

      嫂子的表情像要哭了似的,整张脸红得像苹果!

      我心里‘咯噔’一下,一时间没有明白她的意思,但我的余光瞟向床头柜,看到盘子里还有半截水淋淋的黄瓜!

      “嫂子,你说啥,黄瓜放到身体里去了,卡住了?卡在喉咙上了?”我下意识的看向她的咽喉,但是并没有看出异样!

      要知道盘子里只余下小半截黄瓜,要是大半截卡在喉咙上,不可能看不出来。

      不过,她一个大人,怎么可能把黄瓜囫囵吞了呢?

      看我一本正经的样子,嫂子真的快要哭了!

      “不是的,金水,黄瓜没有在喉咙上,是、是在我下面!”说这话的时候,她不自觉的张开了腿。

      我脑袋‘轰’的一下!

      妈蛋,黄瓜原来在她下面!

      可她怎么把黄瓜放在那里面去了?这可是一根大黄瓜啊!

      我突然打了个激灵,难道嫂子把黄瓜当成男人那个了?

      我想起来了,前两天,我去村里的小卖部买醋,村长的儿子张大龙对小卖部老板娘罗春花说,她男人没在家,她只能用黄瓜止痒,结果被罗春花给骂了一顿。

      当时,我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呢!

      现在,我算是明白了。

      乖乖,这黄瓜原来还有这个妙用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