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渊龙狂战

作者:挑灯看剑 | 军事小说

收藏

  绝世兵王,受命泡妞,龙潜花都,贴身护美——打造出一段活色生香都市传奇!他叫陆军,是红盾特种部队美洲区事务负责人。他有个绰号——狂龙!提及陆军这个名字可能没有几个人知道,因为他的真实身份是保密的,但是提及“狂龙”,国外佣兵界无不谈之色变。。

第26章 有求必应_渊龙狂战_ 陆军, 苏雨晴

    当日早上,陆军就接四位老同学的单线联系,光电话就接了一个来小时。苏晨雨在一旁做了半个小时的瑜伽,她上身是一件黑色无袖的低胸短背心,露着胸前深深地的、雪白的沟壑,苏雨晴在一旁做了一个小时的瑜伽,她上身是一件黑色无袖的低胸短背心,露出胸前深深的、雪白的沟壑,两条雪白玉肌完全暴露在外面,下面是一条黑色的短裤,浑圆修长的玉腿晶莹如玉,头发扎了起来显得无比干练。。...

    当天晚上,陆军就接到四位老同学的单线联系,光电话就接了一个来小时。

    苏雨晴在一旁做了一个小时的瑜伽,她上身是一件黑色无袖的低胸短背心,露出胸前深深的、雪白的沟壑,两条雪白玉肌完全暴露在外面,下面是一条黑色的短裤,浑圆修长的玉腿晶莹如玉,头发扎了起来显得无比干练。

    因为运动的缘故,额鼻上尚有细密的汗珠,显得格外的迷人。

    “陆军,我都听得着急了,都什么事啊,电话打了一个来小时?”

    陆军说:“姐。都是我的老同学,今天去参加同学会,有几个同学生活遇到困难,想求我帮忙。其中一个家中生产医疗器械,没有销路,都快吃不上饭了。”

    苏雨晴一笑,“我当什么为难的事。就这啊。你让你同学明天去找我,只要他的医疗器械符合标准,他的产品我们二院包了。”

    陆军大喜,“姐,你真是我的亲姐。我替我同学谢谢你了。”

    苏雨晴说:“不用谢。你帮我做了那么多事,我帮你做点事,也是应该的。”

    陆军又说:“还有个同学,她妹妹想上重点中学,你跟教育局方面熟不熟啊?”

    苏雨晴皱下眉,“不熟。我和法院的人熟。”

    陆军说:“也行啊。正好有位同学和邻居发生纠纷。他的邻居不说理,还把他告了。要是有个法官帮忙,就最好不过了。”

    苏雨晴苦笑说:“我只是随便说说,你还当真了?法院方面确实有个朋友,不过,我跟人家就是认识。这样吧,明天我们去拜访一下那位朋友,看看人家方便帮忙不?要是挺为难,就算了。”

    陆军说:“太好了。”

    苏雨晴问:“没有其他事了吧?”

    陆军说:“还有最后一件。”

    苏雨晴皱下眉,又气又好笑,“你都快成你同学们的管家了。”

    陆军一笑,“都是同学,遇到困难,互相帮助呗。是这样的,我们班长的老婆叫李爱香,目前在咱们花都市下属定远县一所乡镇教书。班长新婚燕尔两地分居,我实在于心不忍,你看看能不能帮调动一下他老婆的工作?最好落户花都市一中。那是我的母校。姐,我都答应人家了。”

    苏雨晴翻翻白眼,“陆军,这么大的事,你也敢答应?要知道,这等大事,一中校长都做不了主的。”

    陆军问:“那谁能做主?”

    苏雨晴想了想说:“至少也得教育局局长。”

    “姐,你认识吗?”

    苏雨晴说:“认识,但是一点交情也没有。”

    第二天早上,陆军和苏雨晴一起吃早点。这儿是一个传统的粥铺,里面是各式各样的早点。陆军停好车,跟着苏雨晴一起进了粥铺,找个一个空座坐下。

    刚坐下,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走进粥铺。苏雨晴脸上一喜,站起来打招呼,“向局长你来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教育局局长向东来。

    向东来认识苏雨晴,哈哈一笑:“苏院长真巧啊,你也在这里吃早点?”

    苏雨晴说:“是啊。这不也是刚来,还没有点粥呢。向局长一起吃吧。”

    向东来也没客气,就在苏雨晴和陆军正前面做下。看看陆军,问:“这位是谁,怎么没见过?”

    苏雨晴一笑:“我弟弟。陆军。”

    陆军微笑说:“向局长,你好。”

    向东来对陆军点点头,算是认识了,服务员给三人把早餐端上来,向东来要了一碗紫米粥,问苏雨晴,“你们吃什么?”

    苏雨晴说:“我吃银耳粥。”

    陆军说:“服务员,一份紫米粥,两份银耳粥。再来一笼小蒸包。”

    早餐很快上来了,三人边说话边吃饭,向东来就说:“苏院长,你来这里吃早餐可是不多哦。你可是大忙人啊。”

    苏雨晴一笑说:“向局长难得今天遇到你,有点事,想请你帮个忙。”

    向东来问:“什么事?”

    苏雨晴说:“我有个同学的妹妹,过了暑假要读高中了。想进一中的实验班。”

    向东来苦笑一下,“苏院长,你怎么才跟我说?早几个月告诉我,这事就好办了。一中的试验班名额还有两个。如今,早就被人要走了。一个是公安局的副局长另一个是人社局的郭局长。你说你,这不是让我为难吗?”

    苏雨晴抱歉地说:“向局长,我也知道这个要求冒昧了点。可是几个月以前,我的同学还没有找我。哎,事情真是不凑巧。你看看,你能不能想点办法?”

    向东来想了想说:“不是我不帮忙,实在是我最近烂事太多,分不开身去跑这些事。你也知道,我那个不争气的儿子,最近摊上了官司。开车不小心撞了一个老头。老头抢救无效,死了。法院那边一点情面都不讲,其实,都是可大可小的事情,人家被告那边都接收我们金钱赔偿。因为老头当时确实走的是逆行。我儿子车速虽然快了点,但是正常行驶。”

    “哎,摊上这种倒霉事,我哪里还有心思跑学校那边的事。你和法院的包厅长不是很熟吗?你看看能不能帮我疏通一下关系,只要我家的事解决了,我就有空闲时间帮你跑学校实验班的名额了。”

    苏雨晴心中暗说:“好狡猾的向东来。你儿子撞死人这个事,按照法律程序,你儿子超速驾驶,是要判刑的。即使作出赔偿,也要面临两年到五年的有期徒刑。这么大的事,你让我帮你弄平了,你才帮我跑一个试验班名额。你真是会做买卖。”

    苏雨晴不温不火说:“包厅长那儿,我去帮你找找关系。对了,我那个同学的老婆,在定远县乡下教书。打算调到花都市一中来教书,这样就可以避免夫妻两地分居了。向局长你看呢?”

    向东来见苏雨晴突然附加了条件,脸色一变说:“苏院长,公立学校老师岗位调动这个事,必须陈市长亲自批准,我才敢下调令。不瞒你说,咱们教育局的找副局长,就是因为私自给他的亲戚调动岗位,上个月被告了。如今被迫退居二线。陈市长三令五申,再有雷同事件发生,一定严惩绝不姑息。”

    向东来眼神闪烁两下,又补充说:“不过,只要我写个报告,陈市长一定会批准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