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渊龙狂战

作者:挑灯看剑 | 军事小说

收藏

  绝世兵王,受命泡妞,龙潜花都,贴身护美——打造出一段活色生香都市传奇!他叫陆军,是红盾特种部队美洲区事务负责人。他有个绰号——狂龙!提及陆军这个名字可能没有几个人知道,因为他的真实身份是保密的,但是提及“狂龙”,国外佣兵界无不谈之色变。。

第29章 拯救陈鱼_渊龙狂战_ 陆军, 苏雨晴

    陆军每按一下,陈鱼的眼睛就眨一下,像是是个活生生的木偶人。边做按摩,陆军嘴里边吐出了经文像的发音。这是少林绝密武学洗髓经,洗髓经中有一篇也可以治疗脑伤的音节。南北朝时期,达摩祖师从印度经由海路东渡来中土,在广州上岸,北上游历中国各地,最后落脚於今日的河南嵩山少林寺。达摩祖师在中国看到僧人长年静坐,多静少动,身体因此欠缺平衡而不健康,於是於少林寺教导僧人健身的功夫以平衡其身心发展。后来达摩祖师圆寂并葬於少室山附近的熊耳山,因为传言有人看到祖师,后人好奇的开棺察看,发现祖师遗骨已经消失,只留下一只鞋子於棺内。接著僧人在祖师的遗物中发现一个胶封的铁箱,里面有两部以梵文著作的经书,这两部书就是闻名的《易筋经》与《洗髓经》。。...

    陆军每按一下,陈鱼的眼睛就眨一下,好像是个活生生的木偶人。一边按摩,陆军嘴里一边吐出了经文一样的发音。这是少林绝密武学洗髓经,洗髓经中有一篇可以治疗脑伤的音节。

    南北朝时期,达摩祖师从印度经由海路东渡来中土,在广州上岸,北上游历中国各地,最后落脚於今日的河南嵩山少林寺。达摩祖师在中国看到僧人长年静坐,多静少动,身体因此欠缺平衡而不健康,於是於少林寺教导僧人健身的功夫以平衡其身心发展。后来达摩祖师圆寂并葬於少室山附近的熊耳山,因为传言有人看到祖师,后人好奇的开棺察看,发现祖师遗骨已经消失,只留下一只鞋子於棺内。接著僧人在祖师的遗物中发现一个胶封的铁箱,里面有两部以梵文著作的经书,这两部书就是闻名的《易筋经》与《洗髓经》。

    《易筋经》可以把自己修炼成金刚不坏的高强战斗躯体,《洗髓经》却是用来养生的,陆军运用自己强大的内功,把这些音节念出来,来刺激陈鱼的脑神经,同时利用他的按摩手法,就这样一边手指轻揉,时而指甲刺进头皮,针灸一般,嘴里的音节震荡时停时歇。足足过了三四个小时才停下来。陆军做了三四个小时的努力,不过陈鱼依旧没有醒。

    外面的陈志恒和夫人就这样等了好几个小时,当然,他们的心情更加着急。要不是苏雨晴苦苦相劝,陈志恒几乎就要放弃了。

    陆军停下来休息了一会儿,随后他连续做了三个深呼吸,别人都看不到陆军这三四个小时的救助绩效,都觉得陈鱼没有醒过来,陆军可能白费力气了。但是陆军通过自己的神识,已经看到陈鱼脑内的淤血面积减少了将近四分之一。

    再次将手掌贴在她的后脑部位,陆军又开始第二次按摩,这一次时间更长,从下午一点钟,一直持续到晚上十点钟。陆军整整一天的时间没有停歇,哪怕是一分钟都没有停歇过。他的手指,始终都是小心翼翼的按着陈鱼的脑部,进行各种手法的变幻,同时腹腔喉咙爆发出真言震荡,时而如炸雷连响,时而如春蚕吐丝,细细密密,时而又如禅唱,龙呤响呐。时而又如春天池塘青蛙,此起彼伏,生机勃勃。

    陈志恒坐在楼廊的椅子上,因为这几天劳累过度,他睡着了。苏雨晴也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唯有市长夫人不住地站起来,隔着病房的门,偷偷往里看。每次看的时候,都发现陆军正在全神贯注为女儿治疗。

    尽管也很累,但是陆军还在继续,他的手指动作,按揉刺点,手法精微,手指的劲力深入脑髓,点到要穴。虽然人体的脑袋是最为复杂的,练功夫的人,把气血上脑的时候,也都是小心翼翼,不敢随意的胡来,尤其是其中的一些隐秘穴位,敏感点,更是捉摸不到具体的功效。

    又经历了大约六个小时的努力,陆军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所以他不敢疏忽,到了关键时刻,如果稍有疏忽,自己就前功尽弃了,尽管治不好陈鱼,陈志恒也不会怪罪自己,但是美丽的陈鱼将会香消玉损,自己追逐倾城四花的美梦也宣告破灭。

    所以,陆军尽管十分疲惫,但是给陈鱼按摩揉捏脑部的时候,依然是小心翼翼。他的力量非常之大,用劲也非常的巧妙,每揉按一下,都不亚于专业的脑科医生在给病人开颅做脑壳手术。

    时间继续流逝,眨眼又过了两个多小时,天色渐亮,差不多一天一夜,陆军把自己心中所有预计地一切治疗手段都用遍了。刺印堂。震脑髓。揉太阳。暗劲打入顶门刺激脑袋深处地敏感点。等等。

    就在第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病房的时候。床上静静躺着地陈鱼。她那美丽的眼睛眨了一下,嘴唇也动了动,好像是要从熟睡之中醒来一样。这一下眨眼。十分地轻微。在全身没有任何生气地情况。突然眨眼。根本不会让人发觉。但是。在寂然不动地陆军敏感之中。这一眨眼地声音。却不亚于晴天霹雳。炸在他耳朵里面。

    陈鱼,终于醒了。

    陆军长出了一口气,历经一夜的忙碌,陆军运用洗髓经清除了陈鱼大脑中百分之九十五的淤血,刚才她的眼睛虽然动了一下,但是全身依旧没有任何地动静。不过,陆军已经看到了希望,陆军眼神闪烁着,不动,继续观察下去。

    果然,陈鱼的嘴唇开始动了,这时候,刚刚睡了一觉醒来偷窥的市长夫人终于再也忍不住了,推开门闯进来,欢喜地叫道:“鱼儿?我的宝贝你醒了。”她的叫喊声,惊醒了陈志恒,陈志恒又惊又喜,冲进病房,看到女儿面色恬静的躺在那里。

    陈志恒无法抑制自己的情感,激动地拉住女儿的手,因为哽咽,没有说出话来,虎目之中两行泪水却流了出来。

    陈鱼看着爸爸和妈妈,她的嘴唇确实在动,好像在说什么话,凑过来一听,却听不清楚,陆军将她的身子托起来,手掌贴到她的背上,再次助她强大心脏。又过了一会儿,陈鱼的心脏因为得到陆军的帮助,血脉在这种气息的催促下,开始有力的流动起来。

    “你们先不要着急和她说话,她现在还很虚弱。”陆军说道。

    看到陆军浑身的衣服都湿透了,可见这二十多个小时,他付出了多少的努力。陈志恒和市长夫人不敢再乱说话,生怕惊扰了陆军。十分钟后,陆军放下陈鱼,疲劳地坐到椅子上,说:“陈市长,我已经帮她清除了脑部囤积的百分之九十五的淤血,剩下的工作,交给医院来做就可以了。”

    市长夫人感动的都哭了,“陆神医,你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如何报答你啊。”

    陆军微微一笑,扭头对苏雨晴说:“姐,我饿了,你陪我去吃早点吧。”

    苏雨晴也很高兴,马上派专家给陈鱼做体检,经过检查,正如陆军所说,她脑部的淤血绝大部分都已经被清除,现在只剩下一小点,只要继续输液,一两天就能康复。

    陈志恒感激地拉着陆军的手,“陆神医,我真无以为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