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适年桃源阡陌香

作者:翦翳 | 短篇小说

收藏

  沅溪尽头有异芳,桃源深处阡陌香。沅溪尽头、落英池畔,阡陌再次相遇。她是从小生在桃源村的姑娘,偶尔会入城一游、闲时捧着书卷;他是生在繁华热闹城镇的少年英雄,经常刀尖舔血、但求护人周详。那三日,当她拣到了奄奄一息的他,就是种下了这场姻缘的种子……此时,这棵实际年龄也许比桃源村的年纪还要大的桃树,正顶了满头的红粉颜色,晨风一吹,一片片桃花花瓣夹杂着冰冰凉的雨丝,悄无声息的为路过的每一位生灵带去阵阵芳香。。

    “后来出发到达的时候,我们曾向管家确保,起码要在元宵前回去。因为后来都快过春节了,镖局的人都不希望能让我去,虽然,我是少主啊。”仰他仰抵着树干,李阡尘望着夜空深吸了口气。虽然也没回过头看,虽然安溪陌却能感觉到,他是哭了。“那时我们都我以为……那是很普仰起头抵着树干,李阡尘望着夜空深吸了一口气。。...

    “当时出发的时候,我们曾向管家保证,至少要在元宵前回来。因为当时快要过年了,镖局的人都不希望让我去,可是,我是少主啊。”

    仰起头抵着树干,李阡尘望着夜空深吸了一口气。

    虽然没有回头看,但是安溪陌却能感觉到,他是哭了。

    “那时我们都以为……那是很普通的一次走镖,直到返程的路走到了荆州……”

    “不想说就别说了。”我不想看着你这么难受的……

    感受到身后的人狠狠地颤抖了一下,安溪陌的心猛地揪了起来。

    安溪陌能感受到,李阡尘在怕,那是发自内心的恐惧。

    过了许久,李阡尘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稍稍平复了心情。“那夜我们在外耽搁了许久,歇下时已经三更了。”

    “可就是这个时候,客栈里来了一群黑衣蒙面的不速之客。那些人……是冲着我们来的,或者说,是冲着我来的。”

    “我记得……那夜的风很大,天上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只剩下一股浓重的血腥味,还有老区冲到我面前为我挡箭时,还不忘把我推出客栈,拼了命的喊的那一声‘快跑’。”

    说到这里,李阡尘忽的攥紧了拳头,整个人都在颤抖。

    看着他这个样子,安溪陌的眼眶隐隐的有些痛,少稍偏过身,双手已覆上了他的拳。

    她不知道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安慰他,或许此时她最应该做的,便是安静的坐在他的身边,听他将这些憋在心里的话,统统都倒出来。

    任凭眼角的眼泪滑落,李阡尘感到一阵异样的情绪。自从熟事后,他便没再哭过,因为他是燕骑镖局的少主,他的情绪会直接影响到镖队行进时的节奏。为了所有人,他得时刻保持着冷静、沉着,遇到突发事件时,他得以最快的速度想出对策。

    可是,他却在这个比自己还小的丫头面前频频失态,还有他的玉佩……

    “来人至少有三十人,我们人手不敌,只得赶紧脱身,骑上马迅速逃离。”

    “我们沿着长江一路向南,那群人便追着我们一直南下,从夜里追到了白日,又从白日追到了夜里。本以为他们没有骑马,动作要比我们慢一些,却不想那些人轻功了得,并未落下我们多少。”

    “就在第二日的夜里,我们在江陵……再被袭击!”李阡尘狠狠的咬咬牙,双眼噙满了恨意。

    燕骑镖局一向以正直、正义、扶弱、助人的精神筑人,镖局里的人都不弱,否则也不会有从未失镖的记录了。甚至,只要是他李阡尘带人走镖,遇上匪贼能不动手的尽量都不动手,就算真的打起来了,也从不清了,就算是自己受伤,也绝不伤人性命。这也是为什么他小小年纪便能声名在外。

    他从未和任何人结下过梁子。

    可是那些人明显是为了要他的性命而来。

    所以那些人的来路只有……

    “累了就不要说了。”手上微微用了些力,安溪陌一点点的将李阡尘的拳头掰开。——已经有些见血了,可以想象,他是用了多大的力气。

    安溪陌有些不满的皱起了眉头。

    摇了摇头,李阡尘就势将安溪陌抱着的那只手抽了出来,在安溪陌的头上轻轻地揉了揉。

    安溪陌脸色一变:笨蛋,你手伤了啊!

    “那一夜,我们失去了所有的马,而那些追杀我们的人,或多或少的都受了些伤。虽然不能致命,但是他们也不好受。”

    “乘着那些人还没反应过来,我们赶紧逃掉了。没了马,我们这些人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很快便被那些人追上了。”

    “从江陵到洞庭,和我一起逃的人越来越少……直到到了洞庭湖,最后伴在我身边的让叔……也倒下了……只剩下我,也因为受伤体力不支,昏迷掉进了湖水里……”

    “……”

    两人所在的落英池这边很静,也很配合的都没有说话。

    突然,一阵震耳欲聋的爆竹声掺杂着欢笑声将静默打断,两人齐齐朝着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却也齐齐的被那一团团的光芒晃了眼。

    安溪陌眼前一亮,“李阡尘?”

    “嗯。”

    “你也和我一起去放天灯吧。”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