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仙祖她重生了

作者:清脆小铃铛 | 校园小说

收藏

  一千年前,神界与幽暗源头惊天动地的一战中,神界之祖姬梦月无上光荣殉道,其徒沈易于千钧一发之中,神功大成,修到至高剑道,将幽暗动乱的源头势力乘胜追击歼灭,救万界众生于水火,承继了新一任仙尊之位。一千年后,一座藉藉无名的小竹林中,姬梦月意外醒过来,但是她记得我前生的一切,却豪无修为。且灵根被封,难以修佛……姬梦月会觉得非常不甘心!她有仇,未报;她有惑,未解;她最求的大道,还未彻底完全掌握……可明明,复活在一具难以修练的身躯内,这让数万年来一直淡定从容如一的仙尊,也不由得来了火气!便,姬梦月被抛弃漠然性子,从最底层就,一步步四肢用往微风吹过,带起片片竹叶落下,宛若精灵在起舞,灵动又飘然。。

    忆起自己的遭遇,姬梦月心中渐渐起了杀意。她眼中厉芒一闪,食指与中指曲起,手上青筋曝出,浑身不自觉地的多了一股戾气。她要赶快强悍去复仇,谁都不能够挡她的路!她谁都会信!“月儿,你怎么了?!”姬阳晨见姬梦月也没提问自己的问题,脸色却渐渐变的煞白,她眼中厉芒一闪,食指与中指曲起,手上青筋爆出,浑身不自觉的多了一股戾气。。...

    想起自己的遭遇,姬梦月心中逐渐起了杀意。

    她眼中厉芒一闪,食指与中指曲起,手上青筋爆出,浑身不自觉的多了一股戾气。

    她要赶紧强大去复仇,谁都不能挡她的路!她谁都不会信!

    “月儿,你怎么了?!”

    姬阳晨见姬梦月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脸色却逐渐变的煞白,额上的汗水直冒……

    她的瞳孔张大,颜色逐渐变深,黝黑的像夜空中的漩涡一样,看不到底……

    “月儿!”

    姬阳晨又焦急的喊了一声,他坐起身来摸了摸姬梦月的额头,担心极了!

    就在这时,姬梦月突然坐起,猛地伸出右手用力掐住姬阳晨的脖子,她想直接杀了他!

    “咳咳咳……”

    姬阳晨剧烈的咳嗽着,他觉得喉咙都快被妹妹掐断了,肺里像是有火在烧……

    他憋的脸色先是通红,而后又变得惨白带青!

    姬梦月一时陷入魔障之中,她感觉眼前这个人似乎变成了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徒弟沈易,那个害她惨死灰飞烟灭的好徒弟!

    可是不过几息,姬梦月又冷静下来,恢复了平静。

    她缓缓放下双手,心知这只是个孩子,与自己无冤无仇,就算是以后想对付她,那也是以后的事。

    沈易忘恩负义,她姬梦月不能。

    姬阳晨一直咳嗽了很久,才缓过气来,他有点害怕的看着姬梦月,心里的担忧和恐惧在逐渐加深。

    姬梦月本想直接告诉他实情,但考虑到姬阳晨年纪还太小,才八岁……怕他承受不了亲妹妹死去的打击,精神上出问题。

    因此只好调整表情,十分惊慌无助又害怕的道:“哥哥,你没有受伤吧?我刚刚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就控制不住自己……我、我是不是生病了……呜呜……”

    她说着说着,便呜咽啜泣起来,小肩膀一抽一抽的,活像刚才快要被掐死的人是她!

    姬阳晨见妹妹这样,顿时也不觉得害怕恐惧了,他立马伸出手轻轻拍着姬梦月的背,用哑着的嗓子安慰道:

    “月儿不怕,哥哥没事,有哥哥在呢,就算是月儿生病了,哥哥也会想办法帮月儿治好的!”

    姬阳晨现在只一心想把妹妹哄好,暂时没有心思去想那么多,也不敢再去问姬梦月那么多问题了。

    他怕到时候又刺激到姬梦月,妹妹还这么小,她哪里懂得什么……

    就算她变了,身上有什么古怪,但月儿永远都是他的妹妹呀。

    姬阳晨一边给姬梦月擦眼泪,一边道:“月儿不哭,哥哥明天陪你一起去,你想干嘛哥哥都答应你,好不好?”

    “嗯,好。”

    姬梦月一边艰难的挤出眼泪,一边在心里暗暗唾弃自己,居然对一个八岁的孩子使苦肉计,实在是太可耻!但……好像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算了算了,人在世上身不由己啊,何况她现在已经不是仙尊姬梦月了……

    对一个六岁的奶娃娃,也不能要求太高是不是?

    白色小麋鹿在旁看的津津有味,先前它见小女孩身上露出了真实的杀意,比说要吃自己的时候更要认真恐怖的多,它害怕极了,缩在一边动都不敢动。

    这会儿见小女孩跟个鼻涕虫似的,窝在小男孩怀里呜呜的哭,小麋鹿觉得十分惊奇!

    小麋鹿刚出生不久,性子单纯无比,它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如此厚颜无耻,翻脸比翻书还快,而且做了坏事还要人安慰的!

    它感觉自己似乎领悟了什么……

    ……

    翌日清晨,旭日初升。

    竹林间,新鲜的露水挂在翠绿的叶梢上,而后又像水晶珠子一般滚落下来。

    姬梦月用手接了一滴清露,食指往嘴上一抹,润了润有些起皮开裂的淡白嘴唇,而后扭头对小麋鹿不紧不慢的道:

    “小家伙,你出生的地方就是往这个方向走吗?”

    小麋鹿不高兴的咬着自己脖子上系的草绳,勉强点了点头表示肯定。

    它又不会跑,干嘛要给自己系上这么个丑啦吧唧的东西,而且还很不舒服!

    姬梦月看出了小麋鹿的怨气,见小麋鹿一直都还算配合,没有逃跑的意图,便小心的给它解开了草绳。

    “月儿!”

    一声高喊在身后响起,姬梦月下意识的皱了皱眉。

    这个小不点真是警觉,她那样轻手轻脚的离开,没想到还没走出自家竹屋前的那条小道,就被姬阳晨发现了。

    “月儿,你怎么不喊我,自己一个人偷偷带着小鹿跑出来呢?万一到时候遇到危险怎么办?我们还是不要去小鹿出生的地方了吧,还不知道有多远的路要走呢,外面坏人很多的……”

    姬阳晨一张小嘴叭叭叭念叨个不停,姬梦月只觉得自己脑袋似乎都大了一圈。

    她真是想不通,这小家伙咋这么能念叨,比她当初的老师父还要絮叨的多!

    “我是肯定要去的。之前高烧的时候我做了个梦,梦见有仙人和我说,如果遇到白色小鹿,就要去它住的地方看一下。”

    姬梦月现在只能瞎扯,先随便找个理由搪塞过去再说。

    “真的有仙人吗?仙人有没有说要你去那里干嘛呢?”

    “有,没说。”

    姬梦月有一点不耐烦了。

    这小家伙怎么这么烦人啊,她还偏偏拿他没办法!

    既甩不掉,又不能揍晕!

    早知道,就该提前摘点草药,做点迷药以防万一的。

    嗯,等今天回来立马就做,决不能耽搁了。

    姬阳晨感觉到了姬梦月似乎很心急,便赶忙说道:“那……好吧。仙人让月儿去的地方应该是个好地方。但是,我要陪月儿一起去。”

    姬梦月点头,这个时候她也不想再和小男孩多说什么耽误时间。

    姬阳晨不可能同意放她一个人去的。

    她拿出插在腰间的小刀,从林间砍了一根小小的竹子,削成一柄小剑的模样。

    而后,姬梦月咬破手指,在竹剑上画了几笔,递给小男孩道:“拿好。”

    姬阳晨欣喜,他接过小竹剑,喜欢的不得了,爱不释手。

    两人一兽便上路出发,姬梦月一直都在小心注意着四周的环境,沿途还在不停的采摘一些姬阳晨不认识的草植树叶,放到自己背后的小背篓里。

    姬阳晨也不知道妹妹在干嘛,但是他这次没有再去问那么多了。

    姬阳晨不想再发生昨晚的事,只得把一切疑惑都放在心中慢慢消化。

    不管妹妹变成什么样了,是好是坏,是奇怪还是怎样,她都是自己的妹妹。

    作为哥哥,只要照顾和守护好妹妹,让她开心就可以了。

    别的都是小事,不用在意。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