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仙祖她重生了

作者:清脆小铃铛 | 校园小说

收藏

  一千年前,神界与幽暗源头惊天动地的一战中,神界之祖姬梦月无上光荣殉道,其徒沈易于千钧一发之中,神功大成,修到至高剑道,将幽暗动乱的源头势力乘胜追击歼灭,救万界众生于水火,承继了新一任仙尊之位。一千年后,一座藉藉无名的小竹林中,姬梦月意外醒过来,但是她记得我前生的一切,却豪无修为。且灵根被封,难以修佛……姬梦月会觉得非常不甘心!她有仇,未报;她有惑,未解;她最求的大道,还未彻底完全掌握……可明明,复活在一具难以修练的身躯内,这让数万年来一直淡定从容如一的仙尊,也不由得来了火气!便,姬梦月被抛弃漠然性子,从最底层就,一步步四肢用往微风吹过,带起片片竹叶落下,宛若精灵在起舞,灵动又飘然。。

    小麋鹿一脸怒气的睁开眼睛眼,还没等发个脾气则表示下自己的非常不满,就听见耳边传来陌生的女童声音:“哦,便叫白雀吧。”哈?就这!小麋鹿一脸的生避无可避恋。它也可以表示拒绝吗?呜呜,主人小鹿错了,但是你亲手来起名吧!它才切记这么普普通通又平凡普通的名字呢……小女孩没特别注意某哈?就这!。...

    小麋鹿一脸怒气的睁开眼,还没等发个脾气表示下自己的不满,就听到耳边传来熟悉的女童声音:

    “哦,便叫白鹿吧。”

    哈?就这!

    小麋鹿一脸的生无可恋。

    它可以拒绝吗?呜呜,主人小鹿错了,还是你亲自来取名吧!

    它才不要这么普通又平凡的名字呢……

    小女孩没注意某个气鼓鼓的小家伙,低头搓了搓手。

    深夜寒凉,她觉得有些冷。

    “白鹿,这名字不错,还是月儿聪明!”

    小男孩则是开心的拍手称赞,毫无眼力见的扭过头对小麋鹿道:

    “白鹿白鹿,你看这名字多适合你呀,你以后就叫这个好了!”

    小麋鹿无语的翻了个超级大的白眼。

    能不适合吗?它可不就是白色的鹿吗?!

    臭姬梦月,你取名能不能再随意一点?

    还有马屁虫主人,你无脑吹的时候能不能再睁眼瞎一点?

    小麋鹿怀疑,姬梦月要么就是故意,要么就是个取名废!

    “你们几个怎么在这里?”

    清冽好听的男声骤然响起,姬梦月豁然抬头,顿时感觉浑身发僵,好像更冷了。

    不管多少次,每次看到那个人,姬梦月总是有些难以适应和习惯,眼前会不断浮现出他面色冷酷的斩杀自己,而后挖心吞食的血腥一幕……

    姬阳晨惊讶道:“易师兄,你回来了!”

    “你们俩怎么没有回自己的屋子,在这里做什么?”

    易水寒摸了摸小男孩的脑袋,嗯,炼气期四层,他离开才不到一天,小家伙修为就晋级了,不愧是天灵根。

    而后,他眼眸微转,不动声色的瞟了眼一旁浑身紧绷的小女孩。炼气期三层,修为同样也提升了。

    他们俩这是干嘛了?将人家的灵药灵丹给霍霍了吗!

    “易师兄,衡阳峰那边好远呀,我和月儿怕回去赶不上学院明天的早课,所以就打算在这里将就一夜……不过,你怎么突然回来啦?”

    对于这个救了自己和妹妹的俊美师兄,姬阳晨是有着极大的好感的。

    此时见到他,小男孩不仅不再像之前那样排斥他,甚至还有几分开心,看来今晚他们不用在凉亭过夜了!

    “柳云烟没有安排人送你们回去吗?”

    易水寒不答反问,他好看的眉头微微拧起。

    夜深露重,姬家两兄妹年纪小修为又低,根本就不适合在外过夜。

    听到易水寒的问话,姬阳晨犹犹豫豫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姬梦月更是面无表情,气氛一时之间有些沉默。

    易水寒一看,心里已然明白,两个小家伙这是被欺负了。

    没想到柳云烟师妹如此不靠谱,幸好他不放心,试炼地那边的事情一结束,就立马赶了回来。

    对于师父看重的两个弟子,而且还是他带回来的人,易水寒同样很重视。

    只是,白色小麋鹿怎么也和姬家兄妹在一处?

    “啧啧,没想到仙祖她老人家还有这样优秀的后辈,真是风姿卓绝,世间罕见!”

    凉亭内很安静,但姬梦月的脑海中却忽然响起了蓝枫不合时宜的赞叹声。

    “呵,没看出来,这小树苗不仅是个吃货,还是个颜狗!”

    姬梦月暗暗骂了一句,收起对易水寒的厌恶与恨意,她调整了一下呼吸,让自己看起来尽量自然一点,

    “易师兄。”

    小女孩换上甜甜的笑容,打破沉默,“我感觉好冷,你能不能送我和哥哥回去呀?”

    她刚才的反应确实是有点突兀了,也不知道易水寒有没有看出来。

    嗯,得改!

    从现在开始,在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够报仇之前,姬梦月打算充分代入自己的角色,做好易水寒的乖巧小师妹。

    明亮的月光下,衣着单薄的小女孩嘴唇苍白,脸色发青,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冻的。

    “小师妹,你是不是受寒了?”

    易水寒的表情温和关切,看起来不像是装的。

    “我也不知道……”

    一双温热的大手覆上姬梦月的额头,丝丝灵力化作热流,涌进她的身体,帮她驱寒。

    姬阳晨也发现了姬梦月的异样,同样很是关心的道:

    “月儿,你的脸色不太好,都怪哥哥没有照顾好你……”

    小男孩内心很是自责。

    自从来到青元派,不用时刻面对死亡的威胁后,姬阳晨的心态就放松了不少。

    而且总有各种新奇的事物吸引走他的注意力,小男孩确实是对姬梦月疏忽了很多,不再像以前那样,几乎所有的心思都花在妹妹身上,现在更是连妹妹身体不适都没有看出来。

    “我没事了,易师兄怎么提前回来了?”

    姬梦月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一步,恰好离开易水寒的手掌触及范围。

    这个家伙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似乎多次在对她故意示好?

    也不知道到底在图谋什么,她可得小心一点。

    “试炼结束了,我就先一步回来了。其他的师弟师妹们明早就会到。”

    易水寒边说着边招出折扇,将两兄妹和小麋鹿都一同带了上去。

    “夜深了,我送你们俩回去休息吧。”

    黑白折扇化作一道流光,眨眼间就将几人带回了姬梦月的小院落。

    将姬梦月和姬阳晨送回他们的住所之后,易水寒又用灵力替姬梦月梳理了一下脉络,确定没有问题之后才放下心来。

    易水寒:“从明日起,还是我亲自教导你们吧,辰星学院那边就不必去了,不过,一个月后会有宗门小比,你们俩还是需要参加的。”

    说完这些话后,易水寒便关好院门,转身离去。

    姬阳晨眨眼,“月儿,你知道什么是宗门小比么?”

    “哈欠~我困了,哥哥。有什么明天再说吧。”

    姬梦月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走进了自己的屋子,实在是没有心情和姬阳晨闲聊。

    她还是觉得很冷,明明自己的身体哪里都正常,刚刚易水寒给她看了也没有什么问题。

    但是就是说不出来的冷。

    那种冷从骨子里透出来,又蔓延到四肢百骸,如跗骨之蛆一般,令姬梦月觉得极为不适。

    “好的,那月儿早点休息!”

    看姬梦月的样子,确实有些疲累,脸色依旧不太好,姬阳晨也不敢再拉着她说话,便赶紧让她去休息。

    回到房间后,姬梦月仔细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态。

    “好像都很正常啊,可是怎么会这么冷呢?”

    ……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