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国公府的小媳妇

作者:崔淇 | 耽美小说

收藏

  传媒公司女CEO,过劳死,魂穿伯爵府嫡女。重活一世,本来打定主意主意做条咸鱼,躺享富贵荣华。不想却遭受各方势力挟裹,嫁入公府。无可奈何,没办法见怪打怪,遇佛烧香拜佛。 你堂之堂步步为营,叱咤风云。 我在后宅攘外安内,静修己身。强强,宅斗,朝堂阴谋阳谋权谋。各朝代宫闱秘事,疑案悬案。奇闻趣事,权臣诡谋。这是什么野狐禅?不,都是真史料,真历史。一书包天下,还披着一层中国古代言情的外衣。秋黄落叶,悄悄着地。生怕声音大了,惊着了宅内的人。。

    崔然微眯了眯眼,煞有介事地望着她。孙希被看得心里直打着鼓:么,这触着了他的逆鳞?他突然轻轻一笑了一声:“让你不喜欢上我啊。”“你明白,我也不是说这个。”她盯上他的眸,肃容道。“还将近时候。”崔然忽闪忽闪了一下睫毛,言简意赅。“我没嫁你,你说我还也不是自己孙希被看得心里直打鼓:难道,这触着了他的逆鳞?。...

    崔然微眯了眯眼,煞有介事地看着她。

    孙希被看得心里直打鼓:难道,这触着了他的逆鳞?

    他突然轻笑了一声:“让你喜欢上我啊。”

    “你知道,我不是说这个。”她盯上他的眸,正色道。

    “还不到时候。”崔然扑闪了一下睫毛,言简意赅。

    “我没嫁你,你说我还不是自己人,不肯告诉我。我嫁你了,你却说还不到时候,你耍我?”

    孙希很生气,这种被人蓄意瞒着的感觉太不爽了。

    “你还不善于撒谎,瞒着你,是为你好。”崔然丝毫不让。

    孙希苦笑:“所以,郡王果然是满足不了你的胃口的,是吗?”

    “夫人,时候不早了,我们早点歇息吧,今日在书房商量了大半天,我很累了。明日还要早朝。我先去隔壁厢房洗漱。”

    崔然顾左右而言他,说完便走出了房门。

    孙希愣愣地站在原地,失望之感,油然而生。

    他不想说,自己还能撬开他的嘴,逼他说吗?

    第二日一早。

    伽禧堂。

    谢氏有事先走了,崔凝芝还没来。

    只李氏和孙希陪着太夫人说话。

    孙希昨晚和崔然闹了别扭,神思有点倦怠,看着便没什么精神。

    李氏见她神情恹恹的,带了丝幸灾乐祸道:“大嫂,可有烦心事?”

    孙希摇摇头,道:“这两日跟着母亲熟悉府里内务,昨晚又熬夜看账本,便有些累了。”

    “希儿刚来,也别太心急,身体为要。”太夫人道。

    李氏笑道:“祖母说得对,有我和崔姑妈一起帮着管理,出不了什么乱子的,大嫂尽可以慢慢来。”

    “多谢祖母体恤。崔府偌大宅院,府务原本众多,这阶段又忙着我和官人的大婚,很多事情还没收尾。”

    “这不,母亲刚才又忙着出去处理了。我就想着早点熟悉,早点上手,好尽快替母亲分忧。”孙希道。

    “呦,才刚进来,就想着掌权了?”门口传来崔凝芝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刺耳。

    太夫人瞪一眼大女儿,呵斥道:“说的什么话?孙媳妇是世子宗妇,原本便该帮着分管内院府务,你一个长辈,说话这么夹枪带棒,像什么样子?”

    崔凝芝撇撇嘴,很不服气:“上次澜儿的婚事,差点被她搅黄了,她且年轻着呢,到底没经过事,掌家理事,还是先缓缓吧,省得闯出什么祸事,连累我们崔家。”

    孙希见崔凝芝当她面这么明目张胆的颠倒黑白,栽赃嫁祸,气得拽紧了拳头。

    李氏嘴角扯了一下,明显在看好戏。

    崔凝芝见她面有愠色,冷哼一声,继续道:“难道我说的不对?”

    孙希心想此事终究是谢氏收错了消息,才导致了下面的一连串事情,自己若出声辩解,崔凝芝可能就将火引到谢氏身上,又去夺谢氏手中的实权就得不偿失了。

    反正她刚进崔家,以后有的是机会展现才能,不必急在一时。

    她对着太夫人福了福,忍声道:“是希儿莽撞了。请祖母恕罪。”

    太夫人命丫鬟扶起她,摆了摆手道:“不关你的事,这件事牵扯着前朝,不是我们妇道人家能够决策的。况且于此事的处理上,你小小年纪,已经想得极为周全了。”

    “祖母非但不责怪,还安慰我,希儿深感惭愧。”孙希心想崔太夫人还是明事理的。

    崔凝芝却仍然不依不饶:“大嫂还夸得跟跟朵花似的,看来你们俩都是一样的鲁莽无用!”

    李氏在一旁冷笑着添柴:“大嫂还小,一时间不能胜任,出了差错,情有可原。”

    孙希气得脸胀得通红,在孙府,她还从没被人当面这么奚落羞辱过。

    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啊。

    她怒急反笑:“姑妈和弟妹口齿伶俐,胸有沟壑,不知当日,为何不献胸中计策?”

    崔凝芝冷笑:“你当我们都如你们那般莽撞,我想着其中定有蹊跷,才不贸然献计,坏了两家联姻。”

    “如此说来,姑妈早就察觉事有不妙,为何当时不提醒我们?”孙希问。

    言下之意,崔凝芝为了看她和谢氏出丑,宁置崔府利益于不顾。

    崔凝芝被呛得噎住。

    李氏这时说话了:“姑妈当时也是苦无证据,怎可随意给亲家添加罪名?”

    “弟妹这话岔了,当时屋里只有我们府里女眷,且都是自家人,闲聊而已,又不是公堂,要讲什么证据?我们又不要真给人定罪论处的。”孙希笑道。

    太夫人见场面有些僵住,扑哧一笑:“看来三个都是伶牙俐齿的皮猴子,我这老太太今天算见识了。”

    她清了清嗓子,又道:“希儿,翠浓和翠香这几日伺候得可还好?”

    孙希神情一滞,老太太到底是心疼自己亲闺女的,说起崔然通房来难为自己了。

    她此时若答好,那就是默认收了这两丫头。

    若答不好,便是逆了长辈的好意。

    那俩丫头在她嫁进来之前可是好好在迦叶轩待着的。

    斗完姑妈还要斗婆婆的婆婆,真心头大。

    还是索性推给崔然,假装不知的好。

    “翠浓翠香?是哪两个丫头,我竟都没见到过。”孙希演绎双眼茫然,懵懂不知。

    “嫂子忘了,我前两日不是跟你说过?这是祖母赏给大哥的两个通房丫头。”李氏笑着插刀。

    孙希一拍脑袋,假装终于记起,笑道:“哦,我记起来了,弟妹当时还跟我说要到婆婆跟前,让她替我做主。我说这是长辈赏的通房,我们晚辈的,感恩涕零地受着赏还来不及,怎还能到婆婆跟前告状,要说法呢?”

    李氏听完笑不出来了,怂恿嫁祸不成,这下反而得罪了崔太夫人了。

    “哦,是吗?”太夫人问李氏道。

    “这,这,我不是这个意思。”李氏辩解道。

    “那你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怪我赏给然儿两个,没给廷儿,你吃醋,怪我了?”太夫人道。

    孙希暗笑太夫人真是个妙人。

    李氏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道:“祖母,妍儿绝对没有怪你的意思。妍儿只是,只是……”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