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国公府的小媳妇

作者:崔淇 | 耽美小说

收藏

  传媒公司女CEO,过劳死,魂穿伯爵府嫡女。重活一世,本来打定主意主意做条咸鱼,躺享富贵荣华。不想却遭受各方势力挟裹,嫁入公府。无可奈何,没办法见怪打怪,遇佛烧香拜佛。 你堂之堂步步为营,叱咤风云。 我在后宅攘外安内,静修己身。强强,宅斗,朝堂阴谋阳谋权谋。各朝代宫闱秘事,疑案悬案。奇闻趣事,权臣诡谋。这是什么野狐禅?不,都是真史料,真历史。一书包天下,还披着一层中国古代言情的外衣。秋黄落叶,悄悄着地。生怕声音大了,惊着了宅内的人。。

    谢氏见崔然一脸倦容,便问:“但是朝廷上事情太多?”崔然摇了摇头,轻描淡写道:“事倒不多,人情麻烦,但是也幸好,儿子能处理方式好。”还来二人详问,崔然又道:“我上次经过伽蓝湖,看见了廷哥媳妇,怎么一脸失落,灰溜溜的走着,经过我身边也没打打招呼,似是没看不及二人细问,崔然又道:“我刚才经过伽蓝湖,看见廷哥媳妇,怎么一脸沮丧,灰溜溜的走着,经过我身边也没打招呼,似是没看到我。”。...

    谢氏见崔然一脸倦容,便问:“可是朝廷上事情太多?”

    崔然摇摇头,轻描淡写道:“事倒不多,人情麻烦,不过也还好,儿子能处理好。”

    不及二人细问,崔然又道:“我刚才经过伽蓝湖,看见廷哥媳妇,怎么一脸沮丧,灰溜溜的走着,经过我身边也没打招呼,似是没看到我。”

    孙希便将太夫人责罚以及她被撤职的事情说了。

    崔然闻言似乎也不感到十分奇怪,只说了一句:“早晚的事,只是眼下这口黑锅,要由你来背罢了。”

    孙希这些天见识过李妍的险恶用心和手段,不说心里十分害怕,但是揪心终究是有的,俗话说:赶狗入穷巷,必遭反噬。

    李妍比她先入府,又掌管厨司日久,府中已有根基,她要私下给她穿个小鞋,那也是容易得很。

    谢氏闻言道:“还好笑笑聪慧,把你姑妈也拉过来一道掌管,量她李妍一人,也翻不出什么大的浪花。”

    正说得热闹,崔毅来了。

    他见孙希也在,微诧,说道:“然儿和媳妇都在呢,可是找你母亲商量事情?”

    谢氏道:“家里一些内闱琐事,不值当你听。然儿也是刚来,你们累了一天,过会儿一起用晚膳吧。”

    崔毅道了声好,便也不再多问。

    他走近谢氏跟前,小声道:“岳父托我跟你说,他无碍,让你别操心多想。”

    谢氏听完眼眶微微发红,好一会儿才道:“时局如此紧张,父亲又是首当其冲,我怎能安心。母亲身体不好,父亲可有说到?”

    崔毅答:“那倒不曾,反正我们两府都在皇城根上住着,你有空亲去看看,省的整日里挂怀,不得安眠。”

    谢氏点点头,轻捂着胸口,苦着脸道:“忙完这几日,我就过去。只恐母亲怕我忧心,不告诉我实情。”

    崔然夫妇俩对视一眼,默契道:“父亲母亲有话要讲,我们先退下了。”

    崔毅敛了愁容,摆手道:“无甚要事,倒是有话,要跟儿媳妇讲,我们一道吃吧。”

    说完对谢氏道:“你命人上菜吧,怪饿的。”

    饭桌上。

    崔毅问:“儿媳前几日回门,你父亲可有什么交代?”

    孙希心想那天她与父亲说的话还不如崔然跟他说的多。

    只好如实答:“不曾。”

    谢氏埋怨:“外宅之事,女眷怎会知道,然儿不是将他岳父说的细细说于你听了?”

    崔毅眼眸微抬,笑道:“也是。刚才碰到大姐,听说儿媳妇今天得了太夫人夸奖,让管理府里的一局三司?”

    孙希点点头:“太夫人抬爱,母亲说余太医说您最近有些肝气郁结,我父亲之前有一阶段也是如此。”

    “儿媳当时照着古方研究出了一款当归枸杞子猪肝汤,父亲喝了几个月,太医瞧了说身子好了很多。”

    “我已经吩咐厨房做了,公公您过会儿用完膳,再喝几碗,效果更好。”

    崔毅满意的点点头;“儿媳用心了。然儿好福气!”

    崔然咧开嘴,朝孙希眨了眨眼,乐呵呵道:“笑笑没进门前,我就与父亲说过,她一定会是个好儿媳妇。”

    “嗯,如今你既已成家啊,我和你母亲悬着的心也算放下了。儿媳妇再争争气,给我们生个大胖孙子,那就更好了。”崔毅道。

    孙希腹诽:我满打满算才十五周岁,这个年纪生孩子,是不是太早了点?

    伤身体不说,孩子也未必强壮健康啊。

    优生优育还是很重要的。

    可是古代缺乏避孕措施,这些日子,崔然更是一日不曾歇息。

    月事的日子快到了,自己还没感觉到要来的迹象,比如腰部酸软。

    谢氏闻言也跟着笑道:“是啊,廷儿虽成亲一年多,二儿媳肚子也没个响动。琰儿还小,为娘可把所有希望都放在你俩身上了,你们可得争气。”

    孙希垂下眼帘,脸上适时飞起两朵红云。

    崔然见状,讪讪道:“笑笑还小,不急。”

    谢氏道:“我当初生你的时候,也不过十六岁,笑笑今年怀上,明年刚好。”

    崔毅跟着慈爱地笑道:“你母亲说的是。汴京里跟我一般年纪的同僚,早抱上孙子孙女了。”

    原本有些沉重的气氛,随着催生的话题诞生,场面渐渐松快了起来。

    崔然夫妇在宁禧堂用完晚膳,又跟崔毅夫妇说笑了几句,便告辞回了迦叶轩。

    孙希见他一脸的愁容,便知他今日碰到的麻烦事,恐怕不像他刚才在宁禧堂说的那么轻描淡写,定是遇着真正难缠的了。

    待他褪下外套,她轻声在他耳边道:“今日我伺候你洗澡吧。”

    崔然微讶,挑眉看着她,打趣道:“夫人如今越发大胆了,可有鸳鸯浴?没有的话,我可吃亏了。”

    “跟你说正经的,你却只知欺负我,林妈妈曾教我些推拿按摩的手法,我见你连日里也劳累了,就想着给你松松筋骨,保管你满意。”孙希脸微微一红,娇嗔道。

    崔然刮一刮她的鼻子,暧昧道:“夫人也知我劳累啊?算你有良心。”

    他嘴里的劳累可跟她说的劳累不是一个意思。

    孙希瞪他一眼,气道:“你到底洗不洗?不洗就算了。”

    “难得夫人这么费心伺候我,我不好好受着,怎么对得起夫人的一片深情。”

    “谁对你一片深情了?你可别自恋过度。”

    “你分明对我动了情。”崔然一把搂过她的纤腰,靠近她,鼻息可闻,“未进门之前,你就对我颇有好感,只是你不愿意承认罢了。”

    动情?自己真的对他动情了?

    她仔细回想自己嫁过来后的一言一行。

    得知他有通房的刹那,她愤慨、气郁甚至带了丝恍惚。

    得知他没碰过她们,她心里又暗自窃喜。

    得知不能随意打发那俩通房,她又揪心又害怕,怕崔然随时出轨,违背了当初的诺言。

    曾几何时,她已经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丈夫,是属于自己的私有财产,她在用自己理想中的丈夫标准来衡量要求他,他一旦稍有偏离,自己便会失落,无助,想骂人。

    这些,难道都是因为:她动情了?

    那他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