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盛芳

作者:须弥普普 | 科幻小说

收藏

  一梦两百年,饶幸重活后世的沈念禾,原本只想杀回京城祖宅,去挖自己童年时顺手埋的金珠玉璧。却总有人锲而不舍地劝她:独自一人一时之间富贵荣华,何如与我共一世荣华。有个大夫口吻的人在她身侧说话。。

盛芳_第九章 为祸

    冯相公深得人心,新皇此举,自然而然引发出不少怨声。周弘殷是个能屈能伸的,见势头不对,先给了被含冤而死的一个好谥号,又厚赏厚封,亲手写了悼词,派出官员前来当主持葬礼。因冯相公仅有一妻一女,他还不忘给二人赐田赐银,姿态做得整整的。冯相公的头七未过,他那老周弘殷也是个能屈能伸的,见势头不对,先给了被屈死的一个好谥号,又重赏厚封,亲自写了悼词,派遣官员前去主持葬礼。。...

    冯相公深得人心,新皇此举,自然引出不少怨声。

    周弘殷也是个能屈能伸的,见势头不对,先给了被屈死的一个好谥号,又重赏厚封,亲自写了悼词,派遣官员前去主持葬礼。

    因冯相公只有一妻一女,他还不忘给二人赐田赐银,姿态做得足足的。

    冯相公的头七未过,他那老妻哀思过甚,也跟着去了。

    冯芸此时正怀胎七月,遭逢大变,纵使竭力自控,难免还是郁结于心。她生时难产,好险女儿沈念禾平安落地,自己却还是落下了病根。

    幸而沈轻云遇得如此变故,不慌不乱,他虽因事牵连,明升暗降,最后被打发去外州任官,然而三任二转,俱是做出偌大政绩,叫人想要无视也不能。

    周弘殷此时皇位已稳,对沈轻云且爱且恨,爱是爱他才干绝佳,能为君王分忧,恨却恨他当初不愿休妻便罢,偏生写出那样文章,闹得天下皆知,明面上是与沈家断绝干系,实际上也连带着把天家脸面也挂落了不少。

    可若是沈轻云从前当真与冯芸和离了,他倒又要鄙夷此人人品。

    再说沈轻云外任已经满了又满,拖无可拖,按例当要入京转官,然则周弘殷实在不愿把他放在面前碍眼,正值此时梓州叛乱,北人趁机犯边,节度使王临奉命讨贼,却因粮秣转运不畅,险些酿成大祸。

    周弘殷逮着这个机会,将这臣子打发去往梓州协理转运事宜,本来只是随意挑个地方扔着,谁知其人到得梓州之后,整规换律,行雷霆之法,不过短短半月功夫,便将原本迟滞的粮秣物资重新运转起来,一应驰援竟能全数到位,再无半点拖延。

    众人此时才醒得,原来那冯相公独女冯芸算学无双,待字闺中时曾师从司天监监正苏砚,乃是其得意门生。

    她虽未出面,可在后头领着一干从前相府幕僚,俱是搭档多年,比那河西转运司中为了此次战事,由四处仓促调派而来,连舆图都来不及背熟的官吏们不知高上多少倍。

    更可恶的是,沈轻云除却白坐着吃娇妻软饭,自己文武双全竟也不单是唬人而已。

    他本只负责后勤转运,因那梓州通判平庸无力,城中生出不少乱象,节度使王临有便宜行事之权,令他代管城内治安事宜。

    沈轻云管到第二个月,便查出北人暗派奸细潜入城中查探兵卒分布,他将计就计,最后叫贼子自投罗网,另又假做有大批粮秣运送而来,透出风声,自己亲去相迎,引得敌寇前来劫杀。

    与此同时,节度使王临却是主动出击,反捣贼子驻军。

    此一役,梓州大胜,后续论功行赏,明面上天子旨意中提到的且不论,背地里城中百姓却俱是认定那沈氏夫妻当为首功。

    梓州渐平,天子满意之余,却又忌惮王临与沈轻云这一正一副互为主辅,扎根边境,日益势大。因战事未歇,朝中不敢轻换主将,他思来想去,便遣亲信接替转运事宜,诏那沈轻云回京诣阙。

    此时大魏建朝虽已数十载,因前朝末年藩镇割据,犹有不少地界尚在乱中,其中有一地唤作翔庆,原作翔庆州,后改为翔庆军,正处四方割据之地,当地贺兰山人、魏人、土人分地而居,时有叛乱,又有西贼虎视眈眈。

    周弘殷即位之后,不过短短数年间,已是派去知军十八,通判十一名,总计二十九个,其中能得以平安回京者,不过寥寥数人而已。

    此时那知军位置已经空缺半年有余,并无得力人员,眼下沈轻云回京,正合被遣去收拾乱局。

    沈轻云携妻女到任之后,从始至终俱是韬光养晦,未曾做出什么引人耳目的大动作。然则自此之后,不知为何,翔庆军中再未有过成气候的民变或是动乱,土人、贺兰山人、魏人三边原来冲突不断,数年之后,已是交错杂居,通婚频密。

    翔庆军此处有金、铁矿,有湖盐,还有皮毛、药材,可谓膏肥脂满。原还是动乱之时,尚有那胆大者想要染指,不过被周弘殷强压下去而已,眼下偃旗息鼓,又有所收赋税逐年攀升,哪里还能偏安一隅。

    未久,朝中便遣经略使韩成厚前往驻兵,接替武事,与沈轻云互为搭手。

    那韩成厚武将出身,本是天子周弘殷亲舅,一向秉承圣意,虽无什么建树,也未惹出过什么大乱子。

    到得翔庆军后,其人颇安分守己了一阵。

    偏有一日,他四下巡视,到得土人聚居处,当地首领听说来者竟是新上任的翔庆经略使,特地设宴款待。

    席间先还宾主尽欢,只是酒酣之时,韩成厚手下一名裨将见得那酒坛所泡蛇蝎,不免当做毒药,酒醉惊骇之下,错手杀了陪客的土人独子。

    那土人如何肯罢休,立时将韩成厚一行扣押,又遣人去往翔庆城中,要那沈轻云给个说法。

    正巧此时冯芸在左近置产,听得如此变故,已知万分不妥。

    韩成厚毕竟是一地经略,又是天子亲舅,眼下被土人所扣,一旦传回朝中,便是为了大魏面皮,怕也要大兴干戈。

    翔庆军能有今日安稳,冯芸身处其中,最是知道上上下下究竟付出过多少努力,更知道西贼就在一旁暗中窥视,只待机会。

    她当机立断,只带几名侍从,亲身去见那土人首领,先献金银财宝,又婉转相劝,复又提议将那韩成厚放走,自己以身替之,留作人质。

    冯芸身上虽无什么官职差遣,可她与丈夫在翔庆军中同进同退,做出不少事情,与土部自然也曾有交集。

    对方看她面子,果然将韩成厚放走,只要把那裨将一同留下。

    韩成厚回得半路,便与闻讯而来的援军相遇。他被扣多日,最后竟是被妇人所救,实在奇耻大辱,此时得这一支兵丁,已有底气凭借,又无颜回去见沈轻云,索性掉头去围土人村寨,要对方交出冯芸并那裨将及一应兵卒,就地投降。

    那土人首领好容易退让,见韩成厚竟是如此不讲信用,一时大怒,哪里肯让,当即与来人兵戎相对。

    此时西贼在侧,特派来使相说,只要土人起兵造反,便会舍予官品富贵。

    那首领还在犹豫,来使探得冯芸被押在寨内,为断其后路,领人杀了冯芸一行。

    翔庆由此大乱。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