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盛芳

作者:须弥普普 | 科幻小说

收藏

  一梦两百年,饶幸重活后世的沈念禾,原本只想杀回京城祖宅,去挖自己童年时顺手埋的金珠玉璧。却总有人锲而不舍地劝她:独自一人一时之间富贵荣华,何如与我共一世荣华。有个大夫口吻的人在她身侧说话。。

盛芳_第十章 狡兔三窟

    沈念禾当天有意中听得裴继安同郑氏说话的,早知翔庆军早已落于西人之手,沈轻云再无侥幸毫无,自己真是正正成了不名一文的孤女。她获知前尘往事,又见此时境地,虽是心头黯然,认真沉思后,却并没有困拘于此,不是渐渐有了主意。人吃五谷,靠财活命。虽然裴继安她得知前尘往事,又见此时境地,虽是心头黯然,认真思索之后,却并未困囿于此,而是逐渐有了主意。。...

    沈念禾当日无意中听得裴继安同郑氏说话,早知翔庆军已然落于西人之手,沈轻云再无侥幸可言,自己真真正正成了不名一文的孤女。

    她得知前尘往事,又见此时境地,虽是心头黯然,认真思索之后,却并未困囿于此,而是逐渐有了主意。

    人吃五谷,靠财活命。

    虽说裴继安并郑氏二人心善,待自己果然亲如一家,并无半点为难,可到底不能一辈子在他家白吃白喝。

    她在裴家住了这二十余日,与两人也熟悉起来,只觉得那裴继安心思缜密,卓有才干,将来一旦得了机会,未必没有出头之日。

    天子周弘殷似这般打压裴姓,并非针对裴姓一族而已,大魏建朝至今数十年,朝中世家由荫庇得官者,少了一半有余,而一旦想要靠着科举入仕,只要殿试名单到得御前,总是寒门排在前列,贵家子弟落于后头。

    裴家人不过是做了那一只被杀给猴看的鸡而已。

    到得而今,阀阅通婚互辅相成把持朝政之事已成过往,早比不得从前,裴继安这单丁一个,家中又清贫至此,与寒门几无差别。

    今上已经年逾五十,因早年随兄征战,多有旧伤,听闻这一两年来,不少政务已是交由太子处置,七十古来稀,他还能坐几年龙椅?

    另有今朝太子,又是出了名的忠厚心善。

    只要裴继安把住机会,经营博取,再寻个故老在其中试探天意,想要重新站上朝堂之中,也不是没有可能。

    而“沈念禾”这个罪臣之女的身份,实实在在是个负累,不合与他为妻。

    裴家能在这危急存亡之时,给自己雪中送炭,那她也不能为求个栖身之所,只顾自私自利。

    这一门亲事,不能结。

    至于自己……

    那一个“沈念禾”虽然多半已经没有家财,却不代表自己这个沈念禾也没有身家。

    还活在大楚朝的时候,母亲临死前特地交代过自己家中私密。

    商人最为怕死,大楚前朝乃是燕朝,燕朝末年近百载间,藩镇割据,王朝动荡不安,今日还在城中饮酒作乐的权贵,也许明日便要被抄家灭门。活在如此环境下,沈家这样的五代巨贾,自然是狡兔三窟。

    除却明面上的商铺田产,沈家在东南西北四方,州城、县城、乡野,总计数十处房产地下,俱都藏有金银,乃是为子孙逃生活命所用,能保人一世生活无忧,能叫人靠此东山再起。

    朝代更迭,距离今日已经数百年,从前所留金银未必全然还在,然而只要还剩得那么一两处地方,自己又能设法得来,便不至于再忧心生存。

    即使这些全不见了,另还有一样东西,十分好取,必定还在原位。

    是自己八岁时,表姑母亲自送来的贺礼。

    一只纯金大雁,另有一方玉璧。

    当时对方还笑称:“你表哥听到要给你送礼物,平日里从来不说什么,这一回倒是主动要来帮着选,足花了三日功夫,才择了这一对,连翅膀上的羽丝都纤毫毕现,说是表妹必定喜欢。”

    沈念禾虽不喜欢这一家,然则到底长辈,又兼此时年少,尚不清楚其中暗示,道谢收下,只想着将来拿差不离的东西转送给对方女儿便罢。

    这事情在她这里便似一粒微尘,并未放在心上,谁曾想不知怎的,却被同来贺生的义兄李附听到。

    其人当时并未发作,等到众人散去之后,却是遣开下人,径直进得堂中,将那金雁玉璧取了,掷于后院地下,又指着一旁地上的榕树,道:“我听人说,高物会引雷,只要在根下放置铜铁之物,便能将雷分于地下,你上回说喜欢榕树锤垂根,我着人从广南寻了过来,只这树高,我欲把这两物埋了引雷,妥不妥当?”

    这做法十分缺少道理,然而沈念禾在他面前听话惯了,纵然知道不妥,也没有拒绝,还老实帮着上去踩了两脚土,后来有人问起,又拿话遮掩过去。

    后来义兄登位,特地与她说起此事。

    沈念禾此时跟着父母行南走北数年,早不是从前稚女,隐约也猜到李附心思,十分为难,因不知当要怎么拒绝,只好装傻了事。

    李附便设法或收或买,将沈家祖宅左右房舍置下,同沈府打通,造了一处小园,只说等坐成后要送予她。

    沈念禾当时没有来得及收下的园子,经历两朝,却是依然屹立,眼下坐落于京城新郑门外,连名字也未改,仍是前朝太宗李附所题的“念园”二字。

    她之所以知道得这样清楚,全因裴继安前一阵在外借了许多闲书回来,里头有不少游记、随笔,当中两本,俱都提及了这“念园”。

    念园本是私家所有,才落成,便已经转为皇家园林,当中不少地方都多变动,然则角落仍旧有一棵老榕树,那树用汉白玉栏杆围护,又立有石碑,记载此树乃是前朝太宗皇帝李附亲自手植。

    本朝取前朝而代,当初舞的清君侧大旗,只是清着清着,侧倒是没空,却把那“君”给清了。

    不过既然前朝末代皇帝下诏禅位,周家也乐于给个面子,对李姓多有礼待,对那历史上的明君李附亲自督造的园子,倒也颇为喜欢,不但自己一家偶尔去走两圈,还在每年三到五月间日夜开放给平民百姓游玩赏乐。

    如果按着众人游记中所述,那老榕树干上果真有一处面盆大小的树皮缺损,那当是从前自己同义兄一同栽下的那棵无疑了。

    ——弟弟头次跟着自己同母亲去看家中纸坊的时候,见得匠人用树皮造糙纸,十分好奇,回到家中,因那榕树最近,半夜偷偷拿匕首削了一大块下来,欲要效仿来造,留下那一处缺损。

    人非物却是。

    树还是那棵树,然而谁人又能想到,这平平无奇树根下头,竟是藏着一只共计六斤六两六钱重的纯金大雁,并一枚价值不菲的玉璧呢?

    只要能寻机掘了出来,即便玉璧暂时不好脱手,那六斤重的黄金,总也够她设法寻个营生了罢?

    至于后事,还要等翔庆那一处落定再来计较。

    想到这里,沈念禾也忍不住有些感慨起来。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自己从前哪里把金银之物放在心上过,可此时一闭上眼,隔三差五脑子里就浮现出那金雁模样,因时隔太久,只恍惚记得亮灿灿、金闪闪的,此刻想来,实在是天下间最顶顶的漂亮,从前自己看不上,全是她有眼无珠哩!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