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盛芳

作者:须弥普普 | 科幻小说

收藏

  一梦两百年,饶幸重活后世的沈念禾,原本只想杀回京城祖宅,去挖自己童年时顺手埋的金珠玉璧。却总有人锲而不舍地劝她:独自一人一时之间富贵荣华,何如与我共一世荣华。有个大夫口吻的人在她身侧说话。。

盛芳_第十六章 合宜之人

    郑氏见他低着头,露着下巴与耳廓处青青紫紫的淤肿,另除了脖子上的擦痕,全是新伤,心中一软,作出解释道:“你不管怎么说有个娘,她一家只剩她一个了。”谢处耘听得呆住,只直直望着郑氏。也没同沈念禾通过气,郑氏也好明说她身份,便吱唔道:“你沈妹妹父母俱也不是寻谢处耘听得愣住,只直直看着郑氏。。...

    郑氏见他低着头,露出下巴与耳廓处青青紫紫的淤肿,另还有脖子上的擦痕,全是新伤,心中一软,解释道:“你好歹有个娘,她一家只剩她一个了。”

    谢处耘听得愣住,只直直看着郑氏。

    没有同沈念禾通过气,郑氏也不好直说她身份,便支吾道:“你沈妹妹父母俱不是寻常人,当年多亏他二人照拂,你裴六伯才得以来宣县偏安为官,滴水尚要涌泉以报,更何况从前实在是恩重如山。”

    “再一说,我十分喜欢她为人性情,正想说与你三哥为妻,将来果真做了你嫂子,便是看在继安面上,也不能如此态度——你莫要拿冷眼看她,好好处一处,这样好的姑娘,你定是会喜欢的。”

    谢处耘对沈念禾多有嫌弃,郑氏哪里会看不出来,只这一个自小同裴继安一齐长大,对她而言其实早是一家人,是以苦口婆心,欲要说服。

    她想得倒是挺美,却不知自己此举全然火上浇油。

    谢处耘听得前头,本来已经表情微动,可等那郑氏讲到“正想要说与你三哥为妻”,却遽然色变,气道:“婶娘,你莫不是疯了罢!”

    他不待郑氏驳斥,急急道:“你若看那沈家的可怜,留她吃住也好,便是收她做个义女也罢,将来给寻个门当户对的,这才是真正报恩,怎能把三哥搭进去!”

    复又咬牙道:“三哥这样的品貌,若不是个绝色佳人,如何堪配!亏我当日还信了她的鬼话,说什么只在此处暂住,绝不敢高攀,原来全是唬人的。”

    “她自知讨不到三哥喜欢,就来讨婶娘欢心,居然胆敢行此厚颜无耻之举,实在忒奸猾了!婶娘,你与三哥万不可上了她的大当!”

    ***

    上了大当的裴继安,此时此刻却是面色微沉,正同那一个厚颜无耻之人说话。

    “……翔庆毕竟千里之遥,即便战情有所反复,也未必能立时得到消息,况且只要一日未能得见尸首,就一日不可轻信。”他的语气斩钉截铁,并无半点左右飘忽,“我已是托人留意,若是这一阵宣州城中谁人要入京办差,便可请他代为打探。”

    “京城毕竟不比宣县地远,又是天子脚下,乃消息汇聚之地……”

    沈念禾坐在对面,听他还待要再说,却是出声打断道:“三哥……”

    裴继安顿了顿,抬头看她。

    沈念禾道:“爹爹既是分派人送我来到此地,想是自知必死,若能得活,又怎会不遣人再来接我?”

    她轻声道:“我娘说过,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而今沈家只剩我一人而已,保安军中兵士拼死将我送得出来,我绝不会自轻自薄,更不会行那等蠢事,你与婶婶不必忧心。”

    “晚间那许多话,我已是忘得干净,虽说婚姻乃是父母之命,却也讲究情投意合。”

    “三哥只当我是妹妹,我又何尝不是把三哥看做兄长,将来若是有那缘分,妹妹当真得遇合宜之人,还盼能有兄长将我风光大嫁,为我在背后撑腰。”

    她说到此处,已是站起身来,微微一笑,道:“我既是沈家的女儿,又岂会只能享富贵,不能甘贫苦?三哥莫要太看轻我了。”

    沈念禾这一番话浑然出于本心,她自己并不觉得,可在旁人听来,却是字字有骨,声声有气,尤其此时挺背直腰,便如一根早发的细竹,纵然再如何纤弱,也能攥土自立。

    裴继安一时看得怔住,半晌才回过神来,虽是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站起身来,道:“我懂了。”

    沈念禾终于将此事说开,心中落下了一块大石,连忙把桌上东西收拾妥当,又朝裴继安告声退,自捧着托盘便往外头厨房而去。

    她白日间同郑氏出去走了一天,晚上又因沈轻云之事大哭了一顿,本来就病体初愈,此时已经有些疲惫,洗漱之后,早早便上床歇息了。

    却说另一头,裴继安收拾妥当回得房中,本要提笔作文,然则那笔落在纸上许久,却是仍旧只有寥寥几字,索性把笔撂了,默默坐着。

    他这一处不说话也不动作,一旁坐在榻上的憋了半日的谢处耘便再忍不住,出声叫道:“三哥!三哥?”

    裴继安这才回过神来,转头看了过去,问道:“什么事?”

    谢处耘犹豫了片刻,还是道:“婶娘同我说了一桩事,我却不能不管——你是不是同意要娶那姓沈的孤女做妻?”

    裴继安眉头一皱,看着他道:“你平日里就如此说话?”

    谢处耘被噎了一下,只得道:“我同三哥私底下才这样说话,对着旁人,从来不是这般,也是知晓人情礼仪……”

    裴继安不悦地道:“你知礼是为自己而知,难道是知给别人看的?为人乃是为心,‘姓沈的’、‘孤女’,你心里就是这般想的?”

    他的语气十分严厉,听得谢处耘委屈得心都酸了,可酸过半日,还是老老实实低头道:“我错了。”

    裴继安这才又问了一回,道:“什么事?”

    谢处耘的道:“三哥,你当真要娶那沈家姑娘?我已是听婶娘说了,她家中并无父母兄弟,只有孤身一人——我不是看不起她,也不是嫌她丑,只你辛辛苦苦这许多年,也不过在县衙里头做吏,不靠科举又想要得官,哪里有那样简单。”

    “凭你之才,县中谁人不知,倒不如等一等,待得有了机缘,再说一门好亲,届时郎才女貌,若能得那岳家助你一臂之力,岂不比现在强上许多?也不白得他的好,难道你有了出身,竟不会提携妻族?”

    他越说越来劲,只觉得自己果真很有道理,然而说着说着,只听屋子里单有自己的声音,裴继安竟是毫无反应,回头一想方才所言,心中登时咯噔一下,抬头一看,果然对面那人已是满脸怒容。

    裴继安皱眉道:“你去那州学数月,整日都在做些什么?好东西没有学会,倒是学来了这等旁门左道的路数,还有脸来我面前说,是来找打吗?”

    谢处耘接连出得昏招,实在后悔不迭,哪里还敢说话,只好老实低头认错。

    他嘴里一面检讨,心中却是一面把那沈念禾拖得出来骂了又骂。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