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盛芳

作者:须弥普普 | 科幻小说

收藏

  一梦两百年,饶幸重活后世的沈念禾,原本只想杀回京城祖宅,去挖自己童年时顺手埋的金珠玉璧。却总有人锲而不舍地劝她:独自一人一时之间富贵荣华,何如与我共一世荣华。有个大夫口吻的人在她身侧说话。。

盛芳_第二十一章 笑话

    裴继安匆匆而去。谢处耘拿了书篓,也不说话的,只镇定脸自顾自自走路时。沈念禾看他眼睛发肿,瞳白中仍有血丝不曾消褪,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明白这对母子怕是也没谈出什么好来。但是抬头一看了一回,可昨日看那郭夫人面相,又听她说话的,感觉并也不是盏省油的灯,却谢处谢处耘拿了书篓,也不说话,只沉着脸自顾自走路。。...

    裴继安匆匆而去。

    谢处耘拿了书篓,也不说话,只沉着脸自顾自走路。

    沈念禾看他眼睛红肿,瞳白中尚有血丝未曾消褪,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知道这对母子怕是没有谈出什么好来。

    虽然只见了一回,可今日看那郭夫人面相,又听她说话,感觉并不是盏省油的灯,然而谢处耘更是个看人耍脾气的,两厢凑在一处,不欢而散才是正常。

    旁人家事,再熟的人最好都不要插手,况且她还是个不招待见的生客。

    沈念禾决定闭嘴。

    谢处耘走了片刻,转头拿眼睛来睨她,道:“看什么看,有话说话,遮遮掩掩的,不要回头跑去同三哥告状说我欺负你。”

    声音中犹带着几分鼻音。

    沈念禾并无什么话同他说,便摇了摇头,认真把步子迈得快些跟紧了。

    许是看她走得辛苦,谢处耘的脚步终于也略放得慢了,沉默了良久,却是忽然道:“你定是在心里笑话我吧。”

    沈念禾转头看了他一眼。

    谢处耘道:“你不用装,三哥同婶娘此刻都不在,装了也没人看。”

    沈念禾只觉得自己这一口被咬得莫名其妙,诧道:“我笑话你什么?”

    谢处耘道:“我晓得你都听到了,我读书不行,被人从州学赶得出来,同人打架还打输了……”

    沈念禾听他那话中意思,被州学赶出来仿佛不算什么,倒像是打架打输了更难受一般。

    她想了想,问道:“那郭监司是武功出身罢?”

    谢处耘不情不愿地道:“他是将门子弟,守了兴元府多年,也去雅州平过叛,听闻从前在御前试射殿廷,十箭十中,百步穿杨。”

    口气虽然勉强,却全是正面之辞。

    沈念禾又问道:“那郭向北是他儿子?”

    谢处耘冷哼了一声,没有回话。

    沈念禾便自言自语一般地道:“也不知道那郭向北习武多少年了。”

    谢处耘撇嘴道:“那厮自小就习武了,听闻三岁还跑去偷偷学人蹲马步——怨不得生成个矮子鬼!”

    沈念禾心中好笑,却是又问道:“谢二哥也是自小习武吗?”

    谢处耘拉长了脸道:“我落地得早,小时候体弱多病,十岁过后三哥才带我习的武。”

    沈念禾便道:“那也不算打输了嘛,你才练几年?那郭向北练了得有十年了罢?”

    谢处耘竟是果真将书篓抱稳,腾出手指头掰着算了起来,不多时,面上就带出笑来,等到笑意渐大,忽觉沈念禾正看着自己,登时把脸面一敛,轻咳了两声,道:“你不必拍我马屁!输了就是输了——他虽说比我多练武八年零三个月,我也不占他这个便宜!”

    都把月份也算出来了,还要装出这样大度的模样,偏是他日日都要说旁人“装相”。

    沈念禾又好气又好笑,只当这是个没长大的孩子,也不同他计较。

    然而她这一处不说话,那谢处耘倒是有些意兴阑珊起来,走了一阵,忍不住没话找话道:“也不晓得衙门里头作甚这样着急找三哥去,饭也没来得及吃……”时时惦记着裴继安的伙食。

    沈念禾便顺口接道:“我来这一个多月,却见三哥日日忙得紧,而今在衙门作吏原来这般辛苦的吗?”

    谢处耘面上颇有些骄傲之色,道:“若只是做个当差小吏自然不忙,然则三哥又怎会是那等寻常货色,我家三哥做什么都……”

    他见沈念禾一脸的好奇,正待要继续往下说,不知想起什么,却是忽然住了嘴,打个哈哈道:“将来你就晓得了……”

    还卖起关子来了!

    沈念禾也不去追问,只道:“那谢二哥你过两日果真要去衙门当差吗?”

    谢处耘点了点头,颇有些跃跃欲试地道:“虽是辛苦——最近正收秋税,忙得不得了,三哥手头一摊子事,我去了总能搭把手,定是比旁人得用些,说不定做得几个月,还能得下头百姓几句夸,便是百姓不夸,有三哥夸也不亏了!”

    沈念禾听到这里,倒是真的暗暗纳罕起来。

    一个吏员,还是户曹司的小吏,这能做出什么事情?

    不像那等押司官,手中掌着衙门大行小事,连官司都能左右,遇得上峰蠢一点,欺上瞒下,半点不为难的。

    况且正管收秋税,不被骂就算了,怎可能得人夸?

    她还在疑惑间,那谢处耘却忽的停了下来,指着左边道:“这便是那平影阁所在了……”

    沈念禾循着他的指点望去,原是一处宅邸,朱门绮户的,占地也很大,想来平影阁是这户人家的藏书楼。

    谢处耘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下,最后问她道:“三哥说叫我带你进去看书,是他有什么东西要交代吗?”

    沈念禾摇了摇头,道:“不过说是这平影阁中许多珍藏,带我来翻一翻解解闷,并无什么要紧事。”

    谢处耘登时松了口气,大手一挥,居高临下地决定道:“那你便不要进去了!”

    他见沈念禾面露讶色,忍了又忍,还是愤愤不平起来,道:“三哥也太纵着你了!当日贱价把藏书卖予这一处,他家得了好,便算是欠了个人情,可人情是做大用,今日来借几本书,明日带个人过来,在小处用尽了,将来真正用得上时,哪里好开口!”

    ***

    谢处耘在这一处怪裴继安不懂算人情,裴继安却正扶着算盘打账。

    县衙后堂的户曹司里头个个位子上都坐了人,只听得噼里啪啦的算账声,偶尔有人互相问数回数,连说话语速都快得毫无停顿。

    此处正忙成一团,门口却是忽然来了一人,对着里头叫道:“继安,曹知县催你立时过去,不要等了!”

    裴继安应了一声,还未说话,屋中众人便一个个围了上来,把手头得的确数急急往他那一处报。

    门口那人不住地跺脚催道:“快些!快些!里头催得厉害,别再拖了!”

    一面说,一面已经走得进来,好似要把裴继安抓着就走的模样,偏生到得桌子边,又不敢动手,急得一头一脸的汗。

    裴继安口中应着,却是不慌不忙,将旁人报得上来的誊写完毕,又飞快地平了一遍数,最后把那算盘一推,抓起桌上册子道:“走吧。”

    来叫人的那一位如获大赦,几乎飞也似的在前头跑着带路。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