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盛芳

作者:须弥普普 | 科幻小说

收藏

  一梦两百年,饶幸重活后世的沈念禾,原本只想杀回京城祖宅,去挖自己童年时顺手埋的金珠玉璧。却总有人锲而不舍地劝她:独自一人一时之间富贵荣华,何如与我共一世荣华。有个大夫口吻的人在她身侧说话。。

盛芳_第二十五章 善心

    裴继安并不说话的,只递回来沈念禾递回来的纸页翻阅。他原是要草草了事过一遍,却才看见第一张纸,左右键的手势便停了下去。那纸上兜头先写了《杜工部集补遗》六字,里边果然是一卷诗文合集。作者本名杜子陵,因他曾任检校工部员外郎,又被称为杜工部。此人系出名门他原是要草草过一遍,然而才看到第一张纸,翻页的手势便停了下来。。...

    裴继安并不说话,只接过沈念禾递过来的纸页翻看。

    他原是要草草过一遍,然而才看到第一张纸,翻页的手势便停了下来。

    那纸上当头先写了《杜工部集补遗》六字,里边果真就是一卷诗文合集。

    作者本名杜子陵,因他曾任检校工部员外郎,又被称作杜工部。此人系出名门,祖父名曰杜审言曾是修文馆直学士,为前朝文章四友。

    他青出于蓝,文风高古厚重,是个千年难出的奇才,在世时已是“新诗海内流传遍”,过得两朝之后,更被推为诗中师祖,无数文人学诗先读杜,一读读一生。

    只是到底过了数百年,其人不少诗篇、文章早已失传,坊市间虽然流传版本不一,俱是或缺或漏,各有错讹,士林苦之久矣,却也没有办法。

    裴继安自己也是世家出身,自小学杜诗,当日给沈念禾带回来的那许多版本,他版版都能熟背,此时见了面前这很厚的一叠,很快就辨认出其中新添增的内容并非胡乱攀名凑数,而是当真饱有“杜气”。

    他只看了几页就停了下来,轻声问道:“如此珍贵之物,你当真要给到公使库里刊印?”

    沈念禾点了点头,却是不忘澄清道:“不是给公使库刊印,是给三哥去刊印。”

    裴继安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道:“你年纪小,也不常在外行走,怕是有所不知,拿这样一部书出去发卖,不知会有多少人来抢——哪怕只是走多两步,给到葵街那随便一间书坊、书铺,都能为其开出几百上千贯的银钱,若是去得京城,必有人舍得付数千贯来买。”

    沈念禾应道:“我日前打听过,是知道的。”

    裴继安见她这般回话,十分无奈,忍不住道:“那你何苦还来舍贵逐贱?公使库买你这书,能付多少钱?一二百贯已是顶天了!”

    又道:“我知道你心善,看到三哥这一处有了难事,就忍不住想要来帮忙,只是忙却不能这样帮,今次不过遇得些许小事,你便把家藏的珍宝拿了出来,将来如果遇得大事,你家底掏空了,又待要如何?”

    再道:“足有三个多月,我手里拿着公使库,莫说只赚个千百贯,便是再多也不难,你莫要担心,实在不是什么麻烦事。”

    他句句话都说得诚心诚意,又劝又夸的,那语气温柔极了。

    可他越是温柔,沈念禾就越是不肯相信。

    这语气,就如同哄小孩一般。

    果真不为难,怎么会日日都忙得早晚不见的?又怎么会日日肃着脸,连郑氏都不敢多去吵他?

    要知道,裴继安是有过“劣迹”的。

    当日得知了邸报中翔庆府噩耗之后,他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特地跑来与自己问话,也不管她这个孤女不名一文,也不顾她相貌平平,一心就想要促成两家结亲。

    这一位委屈自己委屈成了习惯,听他说话,有时候要正着听,多给他添油加醋,有时候要反着听,多为他思量几分。

    沈念禾只觉得自己实在有些难,想了想,道:“我也不是白给,除却寻常酬劳,我还要三哥在书中说得明白,这一版刻本乃是冯家所藏,我是沈家后人,承外公冯蕉夙愿,按母亲冯芸遗命,为了文人福祉,今次特地拿出来刊付天下。”

    裴继安听得这话,沉默了几息,复又郑重问道:“这是为了……”

    他话还没有问完,沈念禾已经点了头,道:“为了我娘。”

    “她好心救人,又是为了国朝大事,谁料得竟会落得如此结果,我爹无论生死,已经逃不过失翔庆的罪过,我娘却不能死得那样委屈。”

    “朝廷会如何反应,眼下全未知晓,便是将来能有表彰,怕也是悄无声息的,并无几个人知晓,可若是我将此事刊印在这《杜工部集》上,无论十年百载,哪怕上千年,都能为人所知,更要赞她一句义薄云天,敢为天下先。”

    她声音虽然不大,却说得很坚定。

    裴继安看着她,过了好一会才道:“这书如此珍贵,你的要求并不过分,只要肯发卖,定然会有书坊愿意将事情刻印在上头。”

    沈念禾摇头道:“我家而今这个情况,若是旁人生出什么歹意,我哪里护得住?况且这话毕竟有些敏感,寻常书坊未必肯答应,今次与其说是我用这书帮三哥赚钱,倒不如说是三哥用这书帮我替我娘张目。”

    她顿了顿,又道:“再一说,这书一印得出去,若是我爹还活着,也算是把我在此处消息传到他耳中了。”

    话已是说到这份上,裴继安便不好再拒绝,只得把那沈念禾带来的纸页留下,回道:“等我先想一想。”

    沈念禾见他虽未一口应下,却也同意了七八分的样子,也不去逼催,又道:“我只取了补遗的半卷过来,另还有半卷在我房中,一并拿来给三哥罢?”

    裴继安看她把那另一半纸书取了过来,果然一并收下,等到晚间,寻了个机会将那谢处耘打发出去,自己反锁了门、窗,特又把上头木板放下来将那窗户封得密不透风。

    他面色沉郁,坐在桌边那看沈念禾写的《杜工部集》补遗良久。

    沈念禾的字不拘小节,单独来看都是漂亮的,可排在一页纸上,往往不够整齐,前头一个字靠左,后头一个字就偏右。

    裴继安做事向来条分缕析,规规整整,今次看了这字,竟也不会难受,反倒觉得怪活泼可爱的。

    只他从头看到尾,眉毛却没有舒展过,尤其见得沈念禾在卷尾写的冯芸之事时,更为为难,到得最后,长长叹了一口气,擎起那桌边灯盏起身去往屋子最里边的墙角。

    那一处立着两个木柜。

    裴继安把灯盏放在地面上,打开柜门,不知触动了那一处地方,却听得“咔”的一声,不多时,他竟是把其中一块木板给拆了出来。

    油灯昏暗,照映出地面上松动的砖块。

    他把砖块小心取出,露出下头一个极大的空洞。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