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盛芳

作者:须弥普普 | 科幻小说

收藏

  一梦两百年,饶幸重活后世的沈念禾,原本只想杀回京城祖宅,去挖自己童年时顺手埋的金珠玉璧。却总有人锲而不舍地劝她:独自一人一时之间富贵荣华,何如与我共一世荣华。有个大夫口吻的人在她身侧说话。。

盛芳_第二十九章 来人

    彭莽这样追问,明显是想要听些好话,可裴继安并没有直接提问,只又问道:“知县何出此言?”彭莽恼怒道:“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你要另寻出路,也不能怪你,只不管怎么说也说一声!若也不是旁人及时告知,我这一处还不不晓得郭三司要将你调去州衙当中……”又埋怨道:“他一语气中隐隐有质问之意。。...

    彭莽这样发问,明显是想要听些好话,可裴继安并未直接回答,只反问道:“知县何出此言?”

    彭莽恼火道:“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你要另寻出路,也不怪你,只好歹也说一声!若不是旁人告知,我这一处还不晓得郭监司要将你调去州衙当中……”

    又抱怨道:“他一个过江龙,将来未必常年在此,等他走了,你又奈若何?想去宣州城,为何不来问我——难道我的门路竟是窄些,不合你走不成?”

    裴继安奇道:“知县哪里听来的消息?我怎的未曾听说?”

    又道:“却不知旁人说那宣州城里的是个什么差事?做生不如做熟,若还是当吏员,我在宣县也当得好好的,又何必如此?”

    彭莽更不高兴了,道:“已是成了事,眼见就要落地,你还要瞒着我不成。那郭监司要荐你做宣州司参军事,这是从九品的选人阶官,听闻连差事都定下了,要去管路中各州县赋税收缴之事——正合你能耐!”

    语气中隐隐有质问之意。

    调动之事并无征兆,裴继安毫不知情不说,还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这于他自然不是好事,幸而彭莽是个耳根子软的,被拿话解释了几句,因未见得调令,虽然将信将疑,却也放过去了。

    出得知县公厅的门,裴继安径直去了后衙偏厅。

    他思来想去,自己同郭保吉素来少有交集,硬要扯上什么关系,只能是因为谢处耘。

    谢处耘正在桌案前核对公使库辖下茶铺、酒铺的账目,被裴继安一问,茫然道:“不曾听说这一回事,怎的这样突然?”

    他想了想,却是又道:“三哥,若是能叫郭叔叔给你举荐入官,难道不是好事?我娘说他行事一向稳得很,如果没有十足把握,不会胡来。”

    裴继安摇了摇头。

    对于郭保吉来说,举荐不过顺手而已,他毕竟是有功之臣,况且郭家五世将门,在西北之地多年根基,哪里是那样容易撼动的,便是惹得上头不高兴,也绝不会招来怪罪。

    可自己就不一样了。

    现如今的裴家人丁稀零,便如同纸糊的一般,只要风大一点,就会被吹倒,不能冒半点险。

    他复又问道:“当真没有半点征兆?那郭监司可有问过我?”

    谢处耘认真琢磨了半晌,道:“有那么一回……郭叔叔问了我你的来历,我便夸了几句,又将你在宣县做的事情略提了提,他也没说什么。”

    见得此处问不出什么结果,裴继安也不再追究。

    只是空穴不来风,那彭莽虽然本事平平,人缘却是不错,既是有人特地来提醒,显然不是胡诌。

    裴继安心下不定,因怕此事成真,不敢耽搁,同衙门里说了一声,牵了匹马出来,一人骑着匆匆去了宣州城。

    他一路循着官道,却不晓得自己与一行人马擦肩而过。

    ***

    裴家。

    郑氏收拾好屋子,捡出来厨房里一个竹篮,进得后院交代沈念禾道:“我去葵街买点吃用的,你在屋子里看家——同隔壁黄二娘说好了,今日她要来送做好的新被罩。”

    沈念禾漫声应了。

    她坐在桌案前,往纸上一一列写了许多字,一面写,脸上一面变得难看。

    才写了没几列,便听得外头有人叫门道:“采娘!”

    这是在喊郑氏名字。

    沈念禾听得那声音熟悉,便把面前纸张收好,又将房门掩了,出得外院。

    她一打开门,便见对面果然站着当日见过的黄二娘,对方手中抱着叠得方正的新被褥,笑道:“怎的是你?我来给你婶婶送东西的……”

    沈念禾道了谢,正要伸手去接,那黄二娘却是迟疑了一下,问道:“你是姓沈,自翔庆来的不是?”

    一面说,一面却是往一旁让,又道:“路上遇得这位管事,说是你那家中下人,特来寻主人家的。”

    沈念禾讶然不已。

    那黄二娘一侧身,后头几步开外,却是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另有一个十来岁的小厮。

    男子见得沈念禾,显然有些吃惊,犹豫了许久,才行了一礼,问道:“姑娘是不是姓沈,自翔庆军而来?”

    他裤脚、鞋子俱是沾满了灰尘,可穿着打扮十分得体,说话行事更是彬彬有礼的,显得很有大户人家的规矩。

    沈念禾听得他是京城口音,心中一紧,暗道一声竟然当真来了,面上却是做出一副不知情的小女儿样,回道:“你是谁?我姓沈,是越州人,你找我有什么事?是我哥哥去京城落定好了,托你来接我吗?”

    那男子听得沈念禾果然一口的越州腔调,又看她那相貌,十分失望,却还是道:“我姓宋,主家姓冯,是来寻我家小主人的,却不知你那兄长名讳?”

    又转头问那黄二娘道:“这位姑娘……”

    那黄二娘也啧啧奇道:“先头明明说是翔庆军来的。”

    沈念禾便笑道:“我是翔庆军来的,只是自小在越州长大,后来才跟着我家长兄去翔庆军谋生,只是半路遇得乱事,我哥不放心,便同几个军友送我来此处投家中亲戚——我是婶娘的远亲。”

    又仿佛很感兴趣一般,向那男子问道:“你家小主人同我一般大小吗?难道与我长得很像?”

    那男子迟疑了一下,道:“年纪倒是相近……”

    又拱了拱手,道:“是我寻错了,打搅姑娘。”

    他口中虽是这般说,然而转身走出去的时候,眼角余光却依旧往回瞥。

    沈念禾见得此人行状不对,心念一动,急忙开口将他叫住。

    那男子一下子就站定了,猛地回过身来。

    沈念禾便扮作不好意思,信口胡诌道:“这位管事,我家兄长说要去京城谋差事,他姓沈,唤作沈秦中,身高七尺二寸,左边嘴角处有一颗痣,当是在大相国寺打尖借宿,若是你便宜,能否帮忙带个话给他,说他妹妹沈秦西在郑婶婶家中住得十分惯,另有裴三哥……也待我极好,叫他不用担心,安心当差,等落定了再来接我也不及……”

    一面说,一面,自袖子里掏出一把铜板要递出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