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盛芳

作者:须弥普普 | 科幻小说

收藏

  一梦两百年,饶幸重活后世的沈念禾,原本只想杀回京城祖宅,去挖自己童年时顺手埋的金珠玉璧。却总有人锲而不舍地劝她:独自一人一时之间富贵荣华,何如与我共一世荣华。有个大夫口吻的人在她身侧说话。。

盛芳_第三十五章 是姊妹还是心上人

    得了郭保吉这一句应下,裴继安好不容易是心头两块大石落了地。他搭台唱戏一惯要唱满整台,从来不不愿半途而废,又特意以异姓兄长,准未婚夫的口吻代沈念禾道了谢,脸上全是心存感激,半点不像装出的。裴继安劫后余生,却不知道郭保吉也暗暗很庆幸。两人各怀鬼胎,俱是我以为自己他唱戏一惯要唱满整台,从来不肯半途而废,又特地以异姓兄长,准未婚夫的口吻代沈念禾道了谢,脸上全是感激,半点不像装出来的。。...

    得了郭保吉这一句应承,裴继安总算是心头一块大石落了地。

    他唱戏一惯要唱满整台,从来不肯半途而废,又特地以异姓兄长,准未婚夫的口吻代沈念禾道了谢,脸上全是感激,半点不像装出来的。

    裴继安劫后余生,却不知郭保吉也暗自庆幸。

    两人各怀鬼胎,俱是以为自己得了便宜,看向对方的表情都多了几分发自肺腑的真诚。

    因天色已晚,裴继安借口明日还要上衙,急着赶路回宣县,也不吃郭保吉那顺口留的饭,就此告了辞。

    他出得书房门,按着书房外头从人的指点沿回廊而行,正走到后园一角,对面却有两人相迎而来。

    当先那人走得近了,忽然把脚步止住,疑惑问道:“裴继安?”

    来人十五六岁,身量却挺高,脸方方正正的,相貌有些粗,还长了一对招风耳,看上去略带凶煞之意。

    他一面说,一面却又往裴继安的后头看,见并无半个人跟着,脸上顿时有些失望,道:“怎的是你一个人来?那谢家小孬种哪里去了?果真被吓破胆子,再不敢踏进我郭家大门?”

    口气当中全是嘲讽。

    裴继安抬头看去,果然是个熟人,正是同谢处耘闹个不停的郭保吉次子郭向北。

    郭向北后头跟着个一身骑装的少女,她背上负着长弓,腰间插着一兜七八支箭矢,正是青春年华,长相虽然只有五六分,然则整个人看上去另有一种劲勃的美。

    听得郭向北这般说话,她上前一步,伸手轻轻拉了一下对方后背的衣料,低声叫道:“二弟!”

    转而对着裴继安道:“裴公子是为着谢处耘来的吧?眼下遇得饭点,夫人应当在正厅……”

    裴继安听对方说话语气,又见其打扮,只觉得眼熟。

    因其人称呼廖容娘做“夫人”,而不是“母亲”,他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过了好一会,才把人对上了,记起这恐怕是自己见过一回的郭家次女郭东娘。

    他随口应道:“乃是为了公事特来寻郭监司的,因衙门还有事,我便不耽搁了。”

    一面说,一面拱了拱手,权当行过礼,就此走了。

    郭向北一肚子屁话想要放,本要冲得上前,只看着裴继安那行礼时露出的明晃晃拳头,难免回忆起从前事情,牙龈都不由自主地再次发出酸痛之意来,脚步立时为之一顿。

    只缓了这一会,再想要冲上前去时,他的后背就给用力扯住了。

    裴继安大步流星,转眼便没了踪影。

    郭向北眼睁睁看他走掉,转头怒瞪了一眼,叫道:“二姐!你拽着我作甚!”

    郭东娘道:“你当那是谢处耘,由你搓圆搓扁?不拦着你,等你再上去找打吗?”

    郭向北咬牙怒道:“这是在我郭家,难道他还指望像上回一般占得了什么便宜?!”

    郭东娘冷笑道:“打架输了不够丢脸,你还想仗势欺人不成?!”

    郭向北说她不过,也是觉得丢脸,恼羞成怒道:“你是他姐姐还是我姐姐!怎的帮着外人说话!”

    因他气在头上,竟有些口不择言道:“你怕不是看他相貌长得好,这才胳膊肘往外拐!只可惜那是个落魄穷酸鬼,除却一张脸,什么都不中用,半点比不上你弟弟我!”

    郭东娘斜斜睨了他一眼,道:“你长得没别人俊俏,跟着校士们习了这许多年的武,竟是连个绣花枕头都打不过,还好意思在此处嚷嚷,叫爹爹晓得了,仔细打断你的狗腿!”

    郭向北道理也说不过,骂也骂不过,偏偏撞上的还是自己亲生姐姐,不能上前就打,气得不行,到得最后也只憋出一句,道:“若我这是狗腿,你与我一个娘胎里爬出来的,难道就逃得过做狗了?!”

    竟是拼着自损一千,也要伤敌八百起来。

    郭东娘就按着他的肩膀往前走,便同赶驴子一般,口中却是半点不让,道:“就算都是狗,我也是比你好看的那一条!”

    姐弟二人一路打打闹闹不提。

    ***

    却说另一厢,裴继安去得前院牵了来时的马,自出门而去。

    他此趟来宣州城,当真是一刻都没有休息过,先去州衙辗转问了好几个熟人,确定是郭保吉做的荐书,立时就转回郭家,一见廖容娘商议未果,出得门,于巷口守候,二见郭保吉,迂回婉转,还借了沈家的东风,才终于如愿以偿,把那荐书推辞掉了。

    这短短半日功夫,一波三折的,若非他当机立断,动作够快,应对又够灵活,恐怕已经被人卖掉在分肥瘦肉了。

    裴继安骑在马上,慢慢回想自己在郭保吉面前的行动举止,确认应当没有露出什么马脚,复才放下心来。

    此时天色渐黑,坊市间路人行色匆匆的,不好走得太快,他便收紧缰绳叫马匹慢慢踱步。

    然而走着走着,他就有些心神不宁起来。

    裴继安很有自知之明。

    今次能全身而退,靠的乃是沈念禾这一个“未婚妻”的身份。

    两人之间清清白白,虽然自己出于道义打算护她周全,对方却是没有半点想法的。

    以郭保吉的身份,应当不会往外传,然则他这番下流行事,恰似借花献佛,也不管那花愿不愿意开,先折了再说。

    当着一路监司的面,裴继安说谎连眼皮都不眨一下,内心坦然得很,可眼下出得郭府,还未出城门,一想到回到宣县,要看见沈念禾那圆溜溜的大眼睛,瘦瘦小小的脸,他就止不住的心虚。

    ——一个孤弱女子,如此诚心诚意地偏帮你,你竟还这般拿她来混用!

    裴继安暗暗唾弃了自己一回,等见到路边卖胭脂水粉的铺子,鬼使神差的,那手一拉,腿一夹,就把马给停住了。

    等到他再回过神的时候,自己已经站在铺中那一排的胭脂膏子前边。

    那伙计见他相貌堂堂,外头又有马,虽是身着皂衣,还是特地把贵的给他荐了,又问道:“公子是给姊妹送的,还是给心上人送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