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作者:鱼鱼快动 | 游戏小说

收藏

  【经历过了一场很愉快的交谈,远野幸子股价格下跌10,现阶段股价:110】【远野幸子股已卖股,获资金:110000】【已选择购买【剑术(大师)】技能,耗费资金:100000】再次穿越东京,重新开启谈恋爱股市游戏系统,多崎司却始终陶醉如琐细的日常中。炒股赚钱是不可能会炒股赚钱的逐一我!只!会!满!仓!……文艺版:归途的黄色电车寂寂寥寥,深遂的风声刮过脸颊,多崎司兜上兜帽,只身一人走入深幽的隧道。“呐,司君。”少女从追出,脸上盛开出温柔如水的笑容:”秋天快到了,是那种会捎来幸福和快乐的秋天哦。“校道旁栽满了高大的樱花树,柔光倾泻在盛放的花瓣上,迸发出七彩的光芒。。

    我实际上有留心到你发型变化的...(删了)新发型很很好看...(删了)家庭料理课我们一组也可以吗...(删了)拜托了了,请穿巫女服给我看吧...(删了)但是猫耳朵女仆服好点...(删了)我是头猪...(删了)归途的黄色电车寂寂寥寥,缄默的空气中飘浮着一“新宿,新宿到了。”。...

    我其实有留意到你发型变化的...(删掉)

    新发型很好看...(删掉)

    料理课我们一组可以吗...(删掉)

    拜托了,请穿巫女服给我看吧...(删掉)

    还是猫耳女仆服好点...(删掉)

    我就是头猪...(删掉)

    归途的黄色电车寂寂寥寥,沉默的空气中漂浮着一股疲劳的味道。多崎司看着又变成空白的输入框发呆,直到车厢内响起了冰冷的广播提示音。

    “新宿,新宿到了。”

    “请换乘的旅客有序上下车。”

    走出新宿站东口,歌舞伎町一如既往的热闹,红色与蓝色为主的霓虹灯光中,飘浮着些许闪闪发光的光粒子,仔细一看,原来是下起了蒙蒙细雨。

    打着“无案料内所”的巨大广告屏照亮落下的雨滴,配合着远处高层大楼所折射出来的灯光,更显凄迷。

    多崎司撑起伞,走进回家的小巷子。

    与几百米之外的光鲜亮丽不同,这里似乎是一个被遗忘了的地方。湿漉漉的地面上到处都是垃圾,白色的蒸汽在墙壁上的排气管道间弥漫,裸露的电箱里不时有老鼠钻出来,旁边的抽风机发出“呜呜”的响声。

    生怕头上忽然掉下点杂物来,多崎司选择尽量贴着墙壁往里走。

    “快点,别在这啰嗦。”

    “我...我...”

    前方不远处,穿着无袖上衣的少女低着头,一个黄毛和一个飞机头拦住她前后的退路。

    “我跟你说,要不把钱交出来...”

    多崎司走过去时,那名少女求助似地看向他。

    他因此停下脚步,瞥了黄毛和飞机头一眼:“想要混出头的话,就到前面歌舞伎町去闯一闯,只会欺负小孩算什么本事。”

    说完,云淡风轻地转身上楼。

    雨仍在悄无声息下着,刚才才气焰嚣张的飞机头立马换上了一副阿谀谄媚的笑容,讨好似地朝着少女说道:“川越姐,就是这小子...上次收保护费时被他揍了一顿。”

    川越里美皱眉思考片刻,并未搭理他,在往掏巷口走去的同时,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喂...二小姐,确认了。”

    “我们收集的资料似乎不够准确,至少,他并不像传闻中的那样胆小怕事。”

    黄毛摸了摸脑袋,不解道:“老大,你说二小姐家里那么有钱,怎么就这么在意同学这点小钱呢,还专程派人来调查。”

    啪一下,飞机头一巴掌扇在他头上:“你懂什么,大小姐在当老师,咱们社团必然是要交到二小姐手上的。收保护费事小,让二小姐提前锻炼锻炼才是目的,懂吗?”

    “不是很懂...”

    “所以说你这辈子就只能当个小喽啰,不像我,我注定是要当歌舞伎町小王子的男人!”

    “对了,老大,我一直有个疑问,但又不太敢说出来...”

    “有事就说,我罩你。”

    “咱们社团好歹也是制霸涩谷和新宿的大社团,上上下下也有几百号人,怎么就叫小樱一家这种...呃,怎么说呢...有点“萌萌哒”的名字?”

    “这事啊...主要是社长夫人的名字就叫小樱。”

    “那社长可真喜欢社长夫人啊。”

    “你错了,社长当时对这个名字一万个不同意。只不过社长的家里,有这样一条家规:如果双方出现了意见分歧,那么就先打一场,然后赢家享有决议权。”

    “可怜的社长大人...”

    “谁说不是呢...十年前,社长夫人病逝后,社团里好多人联合请愿,希望把名字改得霸气一点,结果...他从打不过老婆变成了打不过大女儿。”

    “十年前?十年前大小姐也才十五岁吧...”

    “所以说你啊,一点都不懂。社长他自己就舍得不改名,被下属说得烦了所以故意输给大小姐的。当然...他现在就算想改也改不了了,因为他现在是真的打不过大小姐了。”

    两人边说边离开,小巷重归安静。

    ……

    5月8日,周六,是个大晴天。

    多崎司顶着乱糟糟的头发,一边刷牙一边回忆天亮时分做的那个梦。

    大雪纷飞的季节,他在上野站送二宫诗织乘上开往北海道的新干线。列车刚启动,二宫给他发来消息,说以后再也不会回来东京了。他觉得很难过,就一路追着列车跑,雪越下越大,最后整个世界都变成了一片雪国。

    车没了,人没了,他醒了过来。

    “咕噜咕噜~噗!”

    洗漱完毕,换上运动服出门。

    气温在逐渐变热,除了早上和傍晚还有些凉快外,白天已经可以穿着短袖出门了。

    来到新宿御苑,门口有早起的老大爷在撕面包屑喂鸽子,多崎司从鸽子们身边走过,它们不为所动,继续吃早餐。

    走过人工湖上的小桥,从东南面吹来一阵微风,叶片摇曳的响声逐渐盖过脚步声,拐过一片粉色的杜鹃花从,凉亭出现在眼前。

    辣个女人背对湖水坐在长椅上,心无旁骛地吃着东西。

    多崎司轻吐一口气,原本有些烦闷的心情,变好了。他蹑手蹑脚靠近,在身后出声问道:“一大早就摄入这么多卡路里吗?”

    “唔...咳...”星野花见吓了一跳,貌似还噎了一下。

    她使劲拍了拍胸口,努力把口中的巧克力派咽下,接着喘了好几口气后,她才回头埋怨地嗔了多崎司一眼:“走路连声音都没有,你是地缚灵吗?”

    清丽的面容上浮着一层急促喘气后的红晕,表情嗔怒,微微咬着下唇的动作,真可以说一句千娇百媚,9点魅力在这一刻展露无余。

    “只能说老师吃得太投入了。”多崎司在长椅上坐下,看了眼隔在两人中间的食物,有个被吃了一半的9寸烤肉披萨、还有巧克力派和水果派、一个松露面包、两杯咖啡。

    他把手伸向松露面包,星野花见“啪”的一下打开他的手,“起晚了,这家店的松露面包只剩下最后一个,这是我最喜欢的,不能给你。”

    “和学生抢东西吃,这是一个老师的所作所为吗?”

    “美食面前人人平等!”

    星野花见哼了一声,微微抬起的雪白下颚,带着那么一丝百看不厌的可爱弧度。

    多崎司强忍着摸她下巴给她挠痒痒的冲动,将颤抖的手伸向巧克力派。

    “还是先吃披萨吧,等凉了就不好吃了。”

    “好的。”多崎司伸手拿起剩下的一半披萨。

    “诶诶诶...放手!”星野花见顿时就急眼了,她的上半身一下子就往前倾,充满压迫性地对着多崎司说道:“你别全都拿走啊!”

    多崎司有些懵,疑惑道:“不是刚好剩下一半?”

    “剩下的这一半,我和你一人一半。”

    星野花见一边说,一边从多崎司手中抢回半份披萨,干净利落地又分成两半,然后迅速把属于自己的那一半送进嘴里。

    你还真是个大可爱...多崎司嚼着自己那四分之一份披萨,充满吐槽欲地望着老师。那张精致明媚的瓜子脸上,白皙无暇的腮帮子朝两边高高鼓起,宛如两个剥壳后的鸡蛋般好看。

    好想伸手去戳一下......

    不行......为了自己脆弱的肋骨着想,等能打得过她的时候再去实施这件事!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