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炮灰女配不干了

作者:默溪 | 短篇小说

收藏

炮灰女配不干了_第7章 推托

    老太爷摇头,“您都管不住,更遑论他人。”说着,不待他继续,又道:“我也老了,看不住。”那人拧起眉头,有些无奈,“你平日里不也无事,教导个孩子罢了,府里的两个丫头不也是你启蒙的么!”这...

    老太爷摇头,“您都管不住,更遑论他人。”

    说着,不待他继续,又道:“我也老了,看不住。”

    那人拧起眉头,有些无奈,“你平日里不也无事,教导个孩子罢了,府里的两个丫头不也是你启蒙的么!”

    这说的就是崔九贞和崔元淑了。

    “唉,您就甭难为我了,我们这几个老的都不合适,不如在后辈们中挑挑。”老太爷低头呷了口茶水。

    “后辈中?”

    “谢家的小子就不错,听说学识过人,今岁乡试已稳,若再参加会试、殿试,三甲有望。”

    “这……你说的是谢丕?”那人赞同地点点头,露出一丝笑意,“倒是常听人提起,是个不错的……”

    一旁的崔九贞听了个大概,仍有些云里雾里的,不过大致听的出来是想让他祖父教导个孩子。

    眼前是当今圣上,而他膝下刚好有一个太子,这时候似乎才十来岁。

    难道说,这位是想把太子塞过来?

    她想了想书里所说,老太爷并未教导过他,而未来的朝廷可是被这位太子搅和的一团糟。

    说句不学无术都不为过。

    再瞧那人见老太爷不松口,又装模作样地自顾自叹了几声,说起别的,“先生真不考虑归朝?自打你离朝后,宾之也总想学你一般退隐,三番五次来烦我。”

    最后一段话竟是带了几分抱怨。

    两人并未顾虑崔九贞在一旁。

    老太爷不置可否,抬了抬眼皮,“您瞧我这院子如何?”

    “田舍花圃尽有,甚好!”

    “如此,何必再去那乌烟瘴气之地。”

    “……”那人一噎,还待再说,却见一护卫行来通禀道:“爷,谢大人求见,正在院外候着。”

    一听这话,那人顿时头疼,“他怎么又追这儿来了?”

    “许是宾之的主意。”老太爷哈哈笑道:“您还是放他进来吧,若是见不着您,恐怕他也赖着不走了,我这儿庙小,可挤不下。”

    那人闻言,气呼呼地挥挥手,嘟囔着,“……真是哪里都不得清静。”

    眼看着再待着不合适,崔九贞寻了个借口行礼,退出内堂,到了外头正好瞧见护卫带着一个身着绯红官服之人朝这儿走来。

    崔九贞很快便知晓了他的身份,朝中姓谢,又身居二品的,也只有名臣谢迁了。

    想到书里他的事迹,对此,又带了几分敬意,屈膝道,“小女见过谢大人。”

    “你是?”谢迁有些识不得人,毕竟只听说过崔帝师的两个孙女,却未见过人。

    按着这个年纪和衣着,应当是其中一人了,“先生的孙女儿吧?”

    崔九贞应道:“是,小女是祖父的长孙女,名唤九贞。”

    提起这个名字,谢迁有印象了,当初这名字可费了先生不少纸,他还和同僚打趣过。

    这么一想,带了几分长辈的慈爱与特别,“都这么大了,果然出落的标致可人,难怪先生总挂在嘴边。”

    崔九贞不知怎么接好,毕竟书里的原主和谢迁似乎没有过多少交集来着,她也不知道老太爷到底都说了她什么。

    只能温婉地笑了笑,“您过奖了,祖父只是喜欢唠叨几句罢了。”

    “哈哈哈,说的是,先生就是喜欢唠叨。”

    谢迁笑道,随后抬手挡住嘴,自以为一旁的护卫没瞧见似的,悄悄打听,“我过来,里头那位贵人可有说什么?”

    崔九贞看了眼嘴角抽了抽的护卫,忍笑回复,“这个您得自个儿进去瞧瞧了。”

    说完,她又福了福身,转而朝着另一边的厅堂走去。

    谢迁见着没问出来,有些泄气,可一想到自己来此的目的,便又挺直了腰杆儿。

    “咳咳,走吧!”说着挥挥手让护卫带路。

    内堂里头,谢迁行过礼,厚着脸皮讨了杯茶水喝,总算解了渴。

    “……您这不声不响地跑出来,可叫臣等好找。”

    “你这不一下子就找着了。”那位不紧不慢地睨了他一眼。

    谢迁轻咳了声,道:“您还是赶紧回去吧,江南刚递来的消息,正等着您呢!”

    “无非又是那几件。”那位说着,到底搁下了茶碗,又突然发问,“你家老二今岁多大来着?”

    谢迁疑惑,“刚好十八,您询问他做作甚?”

    “十八就有如此才学,倒是颇有先生当年风范,不如瞧瞧?”那位拢起袖子,思索着道。

    谢迁不明所以,朝老太爷看去,哪知后者只顾着低头品茶,也不理他。

    只道:“您若是想,回头我叫过来瞧瞧。”

    听他们这么说,谢迁似是想到了什么,忙出声,“犬子前不久又丧了未婚妻,恐不适合近贵人身……”

    “又丧了?”

    老太爷这才有些惊讶地抬起头来。

    那位闻言,果真嫌弃起来,“那些个丫头怎的都如此命薄,真是晦气!”

    说完,也没了心思再说其他,招呼一声后,背着双手离去。

    几个锦衣护卫忙地跟上。

    谢迁这才抬袖擦了擦汗,“我这还没歇会儿又得跟着跑。”

    说着,忙地向老太爷告辞,追着前头出去。

    瞧见人都走了,崔九贞这才端着些小食进来,“祖父,可是有什么烦忧之事?”

    她将小食摆上,又径自泡了壶茶水。

    老太爷摇摇头,“不是什么大事,女儿家家的,无需多问。”

    他挑个块蜜饯含在嘴里,熟悉的味道令得他松开了眉头。

    “今儿个怎的想起过来了?”

    “多日不见祖父,孙女挂念,便过来瞧瞧。”

    崔九贞笑道,悄悄打量,“祖父不会不喜吧?”

    “这什么话。”

    老太爷瞧着严肃,实则却是个性子随和的,摆了摆手,与她闲聊起来。

    平日里确实不常来,崔九贞初时有些陌生,不过很快便适应了。

    “……祖父,方才听您和那位贵人说起,难道有什么人要进府求您教导吗?”

    老太爷顿了顿,见着她睁着大眼实在好奇,便透露了些。

    “是当今殿下,不好管教,我也没那个精力。”

    一想起这位殿下,他顿觉头又疼了。

    如今皇上正满朝野地给太子找先生,愣是没有一个人敢教。

    这不,都找到他这儿来了。

    “那您口中那谢家的……”

    “不让年轻人去折腾,难道还让我这把老骨头去折腾?”老太爷睨着她,好整以暇地又拈了块蜜饯放嘴里。

    【感谢大家的票票支持,爱你们呀!】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