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炮灰女配不干了

作者:默溪 | 短篇小说

收藏

炮灰女配不干了_第8章 不吉

    崔九贞总算瞧出来了,老太爷这是故意把这块烫手山芋甩出去呢!想到这里,她不禁转眸笑道:“那位谢家公子也是不走运。”“哼!走不走运也难说。”老太爷意味不明地说完,不再提及此事,只...

    崔九贞总算瞧出来了,老太爷这是故意把这块烫手山芋甩出去呢!

    想到这里,她不禁转眸笑道:“那位谢家公子也是不走运。”

    “哼!走不走运也难说。”

    老太爷意味不明地说完,不再提及此事,只道:“院里有些瓜果新鲜着,回头带些去,自个儿吃,可别分给旁人。”

    崔九贞来不及细想老太爷前头的话,只忙地应下。

    晚上用饭,吃了不少新鲜肥美的鱼肉,走时又带了些现摘的瓜果。

    瞧着香喷喷的甜瓜,崔九贞揉了揉肚子,虽说自己院子离这儿不近,可每天都来也不会嫌麻烦。

    就说这些吃的,便值当她跑一趟。

    回到自己院里,崔九贞立马吩咐人打好热水,初夏的天儿,这么一来一回,饶是晚间有凉风也出了不少汗。

    泡在浴桶中,她放松了身子,突地想起一个人来,“你们可知谢丕?”

    正在给她梳理青丝的玉烟伸出脑袋,一脸兴味,“奴婢晓得,这谢丕谢家二公子可是个命硬的,前不久刚克死了第三个未婚妻。”

    这事儿不用刻意打听都知道。

    “大小姐问起他作甚?”茗香不赞同道:“这谢二公子可是个不吉的人,您可记得往后遇上了也要躲远些。”

    “这怎么说?”崔九贞扬眉,原本只是随口问问,这下是真来了兴趣了。

    茗香摇摇头,玉烟便接过话道:“传闻这位谢二公子沾不得,谁沾了他谁就要走霉运。”

    “说起来,这位谢二公子才学极为出众,整个京都都是出了名儿的。”

    “这倒是听说了。”

    崔九贞深以为然,能得老太爷这种大儒夸赞的,必定有他的过人之处。

    只是,教导太子是落不到他头上的,她记得书中所说,这位太子后头跟渣男主王衍走的倒是近。

    旁人说什么,他从不带听,可王衍说的,他总会听几句。

    因此在渣男主的康庄大道上,简直就成了他的挂,助他一路步步高升,无人能及。

    一想到这里,崔九贞心窝子又开始不顺了。

    与其让渣男主得了太子这个挂,不如让老太爷好生教导,也许就不会像书中那般,到了后头简直成了昏君。

    祸害朝野。

    水温渐凉,她也没了再继续泡下去的心思,挥退两人,自己起身擦干了身子。

    是夜,后宅一处厢房里头。

    温氏将药碗搁下后,替李嬷嬷擦了擦嘴角。

    “过几日待你好些了,我再命人送你去庄子上养伤。”

    “夫人……”

    李嬷嬷抖了抖嘴,“奴婢怎舍得离开您,离开二小姐。”

    “我知你的心,可眼下若是不离开,老太爷和老爷那儿恐怕过不去。”

    说着,她顿了顿,垂下眼帘,“她到底也是主子,你怎么也不能做的太过。”

    “奴婢冤枉。”李嬷嬷解释道:“奴婢不过是与寻常一般,哪里晓得这丫头突然就发难,一点儿也不似往日。”

    上来就叫她跪下,给她难堪不说,更对她动刑。

    俨然一副她从未见过的模样。

    “莫不是鬼上身了……”她不自觉的嘀咕了出声。

    闻言,温氏眸子一冷,“嬷嬷!”

    李嬷嬷立即反应过来,顾不得身上疼痛,安抚道:“夫人恕罪,奴婢方才都是胡说,只是这丫头突地转变,恐有人在背后撺掇。”

    听她这么说,温氏脸色渐缓,捻了捻手腕上的檀木佛珠,“那边我会着人盯着,嬷嬷好生养伤,待过了这阵子,我再将你接回来。”

    李嬷嬷心中感念温氏终是念着她的,欣慰点头,“奴婢相信夫人,只奴婢不在,您和二小姐可要保重。”

    “嬷嬷放心!”

    “二小姐尚还年幼,难免不懂夫人的用心,说了什么惹您不豫,您可莫要怪她。”

    提起崔元淑,温氏便知道今儿个上房的事也传到了李嬷嬷的耳中。

    只是想起崔元淑,她又皱起了眉头,“我自有分寸。”

    李嬷嬷张了张嘴,似是想起什么,又叹了口气。

    “再怎么相像,也是您生的,自个儿肚里爬出来的……”

    后头的话,她没再说。

    温氏也没回应,只垂着眼,昏黄的烛火映在她半边脸上,看不清神色。

    “账册的事我会着人办妥,嬷嬷且歇着吧!”

    说着,不再多说,起身离去。

    李嬷嬷这才软下身来,长舒了口气。

    可一想到账册的事,又提起了心。

    这该死的崔九贞尽会给她找事!

    翌日,上房里便将昨日温氏许诺送给崔九贞的红珊瑚搬了来。

    瞧着搁在黑漆木几上,半尺来高,色泽艳红莹润的珊瑚,饶是崔九贞见过了各色珠宝也不免惊艳了番。

    不过,这似乎该是崔元淑的东西,如今却到了她这里。

    书里可是说过,崔元淑极为喜爱这座红珊瑚。

    所谓珍宝衬美人!

    她勾起唇笑了笑。

    “替我多谢母亲,她身子不好又喜静,我便不去打搅了。”

    芙儿低头,“奴婢定将大小姐的话带到。”

    说完,她又道:“李嬷嬷如今有伤在身,往后内宅的事将由夫人亲自打理。”

    话音落下,屋里的几人皆是怔楞。

    茗香和玉烟相视一眼,各自想着什么。

    崔九贞也没想到温氏会这么快就跳出来,毕竟深居内宅这么久,她手中可不止李嬷嬷一个得用的人。

    看似身子不好不管事,实则这后宅哪件事她不知晓?

    难道说,她对自己就这么防备,不过是提了下要接手中馈,竟然将她自个儿逼了出来。

    思及此,崔九贞笑道:“母亲能亲自打理自然是再好不过,往后,可要劳她多费心了。”

    芙儿面色不变,“大小姐哪里的话,夫人一向看重您,您的事再多也不费心。”

    崔九贞只笑笑不语。

    “只是,夫人刚收回权事,现下诸多琐事要忙,账册只得晚几日递过来了。”芙儿低着头道。

    崔九贞扬眉,“迟个两日也无妨,左右也跑不了,只是莫耽误了我去外祖家探亲的好。”

    芙儿闻言,嘴角扯了扯,只得应诺。

    临走前,她看了眼身后低着头的两个小丫鬟,将事情说了遍。

    “这两个丫头便任由大小姐处置了,是打杀了事还是赶出府,大小姐自个儿做主便是。”

    说完,她福身退下。

    崔九贞掀了掀眼皮,自然是认出了这两个丫鬟正是当日跟在李嬷嬷身边的人。

    【本书已经改完签约状态啦!以后还请大家多多支持,我会努力书写新篇章,鞠躬感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