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炮灰女配不干了

作者:默溪 | 短篇小说

收藏

炮灰女配不干了_第9章 谢丕

    “大小姐恕罪,奴婢,奴婢知错了……”两人忙地跪下伏身求饶。玉烟嗤笑一声,“大小姐,这两个丫头昨儿个可是威风的很,半点儿礼数不懂,不若交给奴婢好生调教去。”崔九贞睨了她一眼,再...

    “大小姐恕罪,奴婢,奴婢知错了……”

    两人忙地跪下伏身求饶。

    玉烟嗤笑一声,“大小姐,这两个丫头昨儿个可是威风的很,半点儿礼数不懂,不若交给奴婢好生调教去。”

    崔九贞睨了她一眼,再看向瑟瑟发抖的两人。

    “上房将你们送来,这还真是我没想到的。”

    不过,并不代表她就会上套。

    交给她处置,这不是让她赶着给对方送把柄么!

    “既然是上房的人,我怎会打杀了事。”

    听她这么说,两个丫鬟放松了身子,偷偷相视一眼,又有那么一刻不屑。

    软骨头到底还是软骨头,害得她们担忧了好久。

    不等她们再松口气,崔九贞又继续道:“将她们交给梁管家处置,毕竟是上房的人,我不好做决定的。”

    说着,弯起了唇。

    两人脸色一白,瞪大双眼,交给梁管家,那她们还有活路吗?

    “大小姐饶了奴婢吧!”其中一人跪行几步。

    “奴婢知错了,真的知错了……”

    另一人正想开口,却被玉烟眼疾手快地一巴掌堵住嘴,因着力道太大,半边脸顿时便红肿了起来。

    “还不快拖下去!”

    大丫鬟的命令便是主子的命令,底下的人立即麻利地将人堵住嘴拖走。

    崔九贞有些无趣,理了理裙间的禁步,“左右两颗弃子罢了,还吃力打她作甚!”

    “大小姐恕罪,奴婢若不堵住她们的嘴,恐怕又要传出什么来了。”玉烟揉了揉手掌,觉着自己的手约摸也肿了。

    “你这意思是说,府里已经传出了什么?”

    崔九贞抬眸看向两人。

    玉烟一噎,“这……”

    茗香抿了抿唇,面色有些担忧,“府里都在说大小姐您仗着身份欺压二小姐,又不敬夫人,恐于您名声有碍。”

    再这样下去,这事儿迟早还会传到外头,且大小姐又是已经定了亲事的,若是因此日后被婆家为难,恐她们也不好过。

    “名声而已,我的名声不好,难道她们就能好?”

    “可您是定了亲事的,王家夫人据说是个最重礼数的,若是听闻了这些,往后您嫁进府可不好过。”

    听她提起亲事,崔九贞失了耐心,一股烦躁涌上心头。

    她斜睨向茗香,眸色渐冷,“你是我的丫鬟还是王家的丫鬟?”

    闻言,玉烟吓了一跳,立即拉了拉茗香的衣袖,“大小姐恕罪,茗香也是担心您往后被王夫人拿捏。”

    “奴婢绝无二心。”茗香跪下,“今日是奴婢逾越了,请大小姐责罚。”

    崔九贞看了她一会儿,片刻后才收回目光。

    难怪原主是个没主意的,身边有这般“能干”凡事都能拿主意的丫鬟,还有她什么事儿。

    只是,太有主意也不是好事,至少在她这里,不需要旁人替她做主。

    “扣一月俸银,记住这次教训,往后谁若是再犯,就不必在我跟前伺候了。”

    茗香一愣,这话就有些重了,不仅是她,就连玉烟也是心头一颤。

    两人不语,低声应下。

    虽无交流,可她们都知道,自家的大小姐是真变了,往后伺候也得更加谨慎。

    “去拟个拜帖送到温家,我过几日就去拜见外祖母。”

    崔九贞起身站到窗子边,外头一片炙热,想来过不久府里就要用上冰盆了。

    她打算趁早将原主母亲的嫁妆拿回来,也省的回头天热奔波,就是不知那些嫁妆还剩下多少。

    想到这里,崔九贞眉头微皱,心底的烦躁不减反增。

    稍晚些时候,她瞧见裙上的血渍,才稍缓和些。

    茗香与玉烟也微微松了口气,原是小日子来了,难怪这几日脾气这般大。

    一连两日崔九贞都跟个没骨头般躺着,不是床上就是榻上,总之能不动就不动。

    觉着好些了,她才出了院门,朝东苑老太爷那儿去。

    经过两日考虑,她决定了一件事,太子绝不能再落到王家那边,无论他将来是不是个昏君。

    若是又如原著里一般,让王家添了这样的助力,那对她来说可不是个好消息。

    她得劝说老太爷将太子收下。

    到了东苑,留下丫鬟,她匆匆与刨地的梁伯招呼后,就直奔内堂而去。

    两手泥巴,忙想要说些什么的梁伯心道糟糕,赶紧去净手。

    内堂里,崔九贞提裙进来,“祖父安康,孙女有一事想……”

    她话到嘴边顿住了,看着那道身影,一抹毫不遮掩的惊艳之色闪过眸子。

    不仅是她,堂内的两人瞧见突然进来的人,也愣了愣。

    原本沉默的气氛被打破,老太爷轻咳一声,而坐在下首的男子也侧过身去,微微欠身。

    崔九贞这才收回目光,自觉有些失礼,可她素来脸皮够厚,也不觉着尴尬。

    端正身子,正正经经地福了一礼,“孙女给祖父请安!”

    老太爷看了一眼颇为安分,没有乱瞧的谢丕,才道:“先去找梁伯玩玩,不要乱跑。”

    崔九贞也知道自己突然进来失礼,平日里老太爷这儿基本不见客,连丫鬟婆子都没有,院子里最多几个洒水扫地的小厮。

    因此,原主从前来过都是无人通传的,这会儿也没想到会还有外人。

    且,这个外人竟然这般好看。

    她余光又朝着那侧过身去的人看去。

    玉色的锦袍贴着修长端正的身形,如墨的长发下,腰间缠着淡青色直缀,挂着白玉福纹玉佩。

    若说这般身形如玉内敛,叫人见之难忘,那方才惊鸿一瞥的容颜更是叫人惊艳。

    她活了两辈子,还真的是头一回真的见到这样好看的人。

    黛眉薄唇,虽面色淡漠,却星眸微深似潭,精雕细琢般的轮廓无一不透着来自骨子里的矜贵。

    仅是一眼,便见之难忘。

    联想到书里的角色,崔九贞猜想,这大抵就是谢家那位了。

    好一个如月郎君!

    “嗯哼!”

    不待她再看,察觉到老太爷的催促,只得先退到偏厅去。

    隔着镂空雕花窗子,崔九贞转了转眸子,没有去找梁伯,而是正大光明地瞧着内堂里坐着的那道身影,眼中浮起兴味。

    “……先生所说,昳中实在不堪重任。”谢丕正说着,只见他身形突地僵住,长睫垂下,薄唇轻抿了抿。

    余光中,似是瞥了眼那雕花窗后。

    【日常求支持,新书期间,大家的支持很重要,鞠躬感谢亲们,爱你们^3^】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