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炮灰女配不干了

作者:默溪 | 短篇小说

收藏

炮灰女配不干了_第12章 挑衅

    温氏考虑了会儿,挥退了菊叶,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明灯燃着,可这正房除了她以及一干丫鬟婆子外,再无旁人。“老爷还是宿在外院吗?”她看向门口处,恍惚了几许。芙儿顿了顿,与萍儿相...

    温氏考虑了会儿,挥退了菊叶,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

    明灯燃着,可这正房除了她以及一干丫鬟婆子外,再无旁人。

    “老爷还是宿在外院吗?”她看向门口处,恍惚了几许。

    芙儿顿了顿,与萍儿相视一眼,回道:“是,明儿个就是休沐,想来会回内院来。”

    温氏扯了扯嘴角,收回眸子垂下,并未再说什么。

    可就是这样,芙儿和萍儿才更担心。

    “夫人,您若觉着心里难受,便同奴婢们说说也好,莫再苦了自己。”

    温氏抬眸,“苦?我哪里苦了?”

    她扫视着一屋子的精致摆件儿,“吃穿用度样样精贵,哪里会苦……”

    要说这儿有什么不好的,也不过是少了个男主人罢了。

    芙儿与萍儿见此,心里不大舒服。

    自家夫人与老爷分房睡在府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除了休沐日,老爷根本不会回内院。

    且,就算是回内院,也多是因着两位小姐罢了。

    而她们夫人……

    “吩咐下去,明儿个多做些老爷和大小姐爱吃的,老太爷那儿也照旧。”

    两人收回思绪,萍儿应诺。

    温氏看了看天色,门外始终没有动静,渐渐地,又入了夜。

    ……

    一大早,梧桐苑里就忙成了一片,崔九贞被催促着起身,洗漱过后,又在众人的忙活下换了衣裳,梳了精致的发髻,连妆容也添了几笔。

    瞧着茗香玉烟两人忙前忙后,还不忘叮嘱她,便按捺下了被吵醒的起床气。

    “……老爷势必会问起李嬷嬷的事,奴婢听说已经被送走了,您届时可莫揪着不放。”

    茗香说完,已经替她理好了衣摆。

    其余收拾妥当,玉烟检查了番,没有纰漏才扶着她离开。

    太阳刚露头,崔九贞睁着不怎么清醒的双眼,“打听打听李嬷嬷被送去了何处。”

    玉烟抬头,“小姐打听她作甚,左右一个嬷嬷,如今离了府里,再想回来可不容易。”

    崔九贞轻笑,睨了她一眼,“我何时说要放过她了?离了府又如何!”

    玉烟一噎,好在这些日子令她惊讶的事太多了,已经有些习以为常。

    喃喃应下后,便不再开口。

    很快到了正房,崔九贞进了正厅,按着礼数朝上座的两人福礼,“给父亲请安,母亲安好!”

    坐在上座的男子温和了眸子,“快坐下,陪为父说说话。”

    崔九贞应了声,在他下首坐下,抬眼瞧着对方。

    原主的父亲崔恂约摸三十五六的年纪,面容俊秀,眉眼有些清冷,可在看到她时却泛起了暖色,生生柔和了整个五官。

    身上鸦青色锦绣云纹的袍子,更衬得他愈发儒雅慈爱。

    “多谢父亲。”她低头说道,再看向眼前的男子时,心里有些惋惜。

    大抵是想象不到这样的一个人,书里的后头会变成只能躺在床上,任由人伺候的瘫子。

    有些不怎么舒服。

    “饿不饿,元淑还未到,先吃些米糕垫垫,一会儿就能用饭。”

    “倒是不饿,先头起来吃了好些茶水。”

    崔九贞回道,扫了眼被晾在一边的温氏。

    尽管崔恂没有理会她,她还是一派温柔端庄地弯着嘴角。

    想到自己听到的,她心中了然。

    “……听你母亲说起,你想自个儿打理兰清的嫁妆?”

    温氏提起的?

    崔九贞心中疑惑,嘴上回道:“是,女儿也不小了,还不曾学过中馈之事,母亲身子不好,也不便多扰,就想自个儿学着打理那些嫁妆。”

    崔恂点点头,再瞧瞧崔九贞,从巴掌大点儿长到如今亭亭玉立,婉约秀美的模样。

    竟是都这么些年过去了。

    “从前让你学,你总是不喜,如今自己主动要学了,我也放心许多。”

    他说着,心里感慨了番。

    自己平时里忙着政务,不能看着内院的事,对她难免也有疏忽的时候,再者他也教不了她中馈之事,只能由温氏教导。

    不是没提过学中馈,可每回都被拒了,他也不好再勉强,想着,实在不行,就由着她去罢!

    往后嫁入王家,他多看顾些,再让温氏挑几个得力的丫鬟帮她。

    即便王家不满,有他在,有崔家在,倒也不会让她受了委屈。

    他只盼自己的女儿能平安喜乐就好!

    “从前女儿不明白父亲和母亲的苦心,让您操心了。”

    崔九贞顺着他的话往下说。

    再看看温氏,“母亲,往后女儿定好好学着,帮衬您。”

    崔恂欣慰,也朝温氏看去。

    “你能有这份心,母亲就知足了。”温氏适当地温柔笑道。

    略带苍白的脸色,让她看起来有种柔弱的美,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怜惜。

    果然,崔恂见她脸色不大好,皱了皱眉头,虽未说些什么,却多关注了些。

    这时,崔元淑带着丫鬟来请安了,崔恂瞧着比从前迟了些许,本想说两句,却见她双眼有些微肿,忍不住询问,“这是怎么回事,眼睛成了这般。”

    崔元淑张了张口,看了眼崔九贞后,才道:“女儿没事,不过是想到李嬷嬷,昨夜没睡好。”

    闻言,崔恂想继续询问的心思淡了去,不再多说,命人去摆饭。

    见着没得到回应,崔元淑暗自跺脚,看了眼崔九贞,见她妆容精致,打扮的妍丽秀美,咬了咬唇。

    谁知移步去偏厅时,崔九贞回头竟是对她似笑非笑地弯起唇角。

    如此明显的挑衅,她怎会瞧不出来?

    “大姐姐可是还在生我的气?我那日急了,说了什么惹你不喜,姐姐可别怪我。”

    脚步顿了顿,听着这熟悉的言语,崔九贞心里啧了声。

    瞧那崔元淑红着眼,满目怯懦,又带着孺慕,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她多敬着自己这个长姐呢!

    惯会装模作样。

    “不过一个下人罢了,你因此同我置气,我还真能怪你不成?”

    这就显得她大度了,不与她计较。

    果然,崔元淑脸色一僵。

    崔恂入了座,听了这话,抬眼扫了下她,“既然都打发出去了,就不许再提此事,往后不可再对你姐姐不敬。”

    温氏坐在一旁,也随之点头道:“老爷说的不错,一家人没有隔夜仇,元淑往后不可再犯了。”

    这最后一句话是对崔元淑说的。

    【今天第一次上了个分类推荐,请大家多多支持哦!鞠躬!】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