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炮灰女配不干了

作者:默溪 | 短篇小说

收藏

炮灰女配不干了_第14章 跳坑

    崔恂摇摇头,没打算将这事搁在明面上谈论,“无甚,只是说到温家,你以往不喜出门,若是过去了怕你住不惯。”崔九贞看了眼老神在在不理会他们的老太爷,知晓崔恂没说实话,却也并未拆穿他...

    崔恂摇摇头,没打算将这事搁在明面上谈论,“无甚,只是说到温家,你以往不喜出门,若是过去了怕你住不惯。”

    崔九贞看了眼老神在在不理会他们的老太爷,知晓崔恂没说实话,却也并未拆穿他。

    “左不过几日,届时我早去早回。”

    “也成。”崔恂点头,“账册在我这儿,待过几日誊抄完了再交给你。”

    想到他要亲自动手查账,崔九贞自然没有不应的道理。

    只是,温氏竟然能把账册都交出去,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查出问题的。

    至少,明面上不会有太多。

    “咳咳,九贞,你去逛逛园子,瞧瞧梁伯中午都做什么好吃的。”

    这是想支开她了。

    崔九贞点头,“那女儿退下了。”

    临走时,她转了转眸子,并未将房门带上。

    反正这个地儿除了他们,也不会旁人来。

    屋子里,崔恂实在不甘,“不能更改么?就非要谢家小子?”

    “李大学士,谢詹事二人也不知怎想的。”

    老太爷抖了抖胡子,“还能怎想,不过是不想自个儿折腾罢了。”

    “王家小子与谢家小子差不多的年纪,倒也没差太……”想到两人学识上的差距,又闭了嘴。

    谢丕此子确实乃人中龙凤,不过十八岁的年纪就已经在上京崭露头角。

    若无意外,日后官路亨通是必然。

    王衍在这一块儿上则稍逊前者,如今还在国子监进学,虽也百里挑一,可到底差了几分。

    前后相比,众人到底更中意谁,可想而知了。

    “此事你就莫要插手了,王家若真有本事,就自个儿争取,机会送到跟前,也得拿的到。”

    “儿子想瞧瞧那小子。”崔恂拂了拂袖说道,有几分挑剔意味。

    老太爷眯起眼,“不急,等他上门再说。”

    他落下最后一颗子,收了手。

    门外听着的崔九贞放心了,看来太子一事是基本落定了。

    如他们所想,谢家这回不要也得要,若还推辞,大不了她再多撺掇撺掇。

    ……

    谢府里,谢迁头疼地哄着自个儿的夫人。

    见她还是背着身子不看他,脸色又苦了几分。

    “夫人呐!那都是谣传,当不得真的,昳中之事不过是巧合罢了,待再过两年,你我重新择门婚事就好。”

    “巧合?”谢夫人转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风韵犹存的脸上满是怒色。

    “这都第几个了还是巧合?空无大师不也算过,咱们昳中确实八字过硬,不然怎会……”

    说到这里,她有些不知怎么开口。

    若说一个就算了,可这都第三个了,不信邪也不行。

    是以,这回听得空无大师说了那几句话,亲近龙气若真能中和谢丕的八字,那她是非要试试不可了。

    谢迁一个头两个大。

    “罢了罢了,叫昳中过来让他自个儿选,若同意,我便应了。”他甩袖说道,扬声吩咐下去。

    闻言,谢夫人立马收起了怒色,嘀咕着,“早这般不就好了,多累人。”

    说完,她施施然地端起茶水呷了口。

    说闹了半天,真有些渴了。

    谢迁拿她没辙,只当看不见。

    不过一会儿,谢丕便过来了,从容有度地行过礼,道:“父亲找我?”

    看着面前眉目无双,堪称如玉如月的少年,谢迁心底也有些动容。

    儿子的婚事确实是近年来最愁人的。

    做父亲的,哪有不为儿子着想的,更别说这是他最喜爱的二子。

    “空无大师的消息想必你也听说了,如何?”

    谢丕长睫微动,“怕是有人有意而为吧!”

    这说的是谁,他们自然都清楚。

    “即便有意而为,可空无大师不打诳语,能说出来定是有他的道理。”谢夫人瞪着两人,直接撂下话,“我不管,反正你们给我应下这事儿。”

    “母亲,儿子并不在意这些,大哥已有子嗣,何须我再……”

    “那怎么能一样?”谢夫人拍着案几道:“你是你,老大是老大,你若不娶,后头几个学你怎办?做兄长的,当以身作则!”

    谢丕有些无奈,睨了自家父亲一眼,后者立即转过头不去看他。

    “咳咳,你母亲说的也是,虽说太子之事麻烦了点儿,不过……”他说着,眯眼一笑。

    在屋里两人都看向他时,娓娓道来,“既是崔先生举荐,自然是极为看好你的,只你年纪到底有些小,教导太子恐怕也有不足。”

    谢丕扬眉,如墨的眸子泛起一丝笑意,“父亲的意思是……”

    “先生既然给我挖了个坑,那他怎么也得负责填土吧!”

    他晃着头道。

    心想,怎么着也要给他拉下水。

    “昳中,圣上与为父谈论过,意思是你再缓个几载参加春闱,既如此,不如就拜在先生门下。”

    “崔老先生不是避世不出了么?”

    这些年想拜入崔老先生门下的人数不胜数,可没有一个人能成功的。

    谢迁心中哼哼两声,道:“圣上旨意,敢有不从?”

    他后头就去请旨,能得帝师间接教导太子,就是圣上也巴不得,不怕他不同意。

    谢家如他的意跳了这么个坑,怎么说也得给点补偿吧!

    谢丕往后若能得帝师指点,自然是极好的。

    想到这里,他一挥袖,“备好礼,咱们过几日就登门拜师!”

    谢迁说道,像是得了什么便宜,自得起来,与先前那苦恼的样子判若两人。

    “我去准备,崔家不比旁人,我得好好打听打听。”

    谢夫人忙不迭地离开,一脸笑意,脚下生风。

    见着谢迁也开始去拟奏疏,谢丕便告了声退下。

    出了书房,他步子不急不缓地走在廊下,难免想到了崔家。

    若真能拜在崔老先生门下,哪怕让他接下太子这块烫手山芋,也认了。

    熊孩子罢了,多的是法子治他。

    不行就直接扔进崔府,想必崔老先生也不会真不管。

    他牵起唇角,须臾,似是想到了什么,眸子微顿。

    大朝日后,谢迁下了朝便直奔东暖阁去,连想拉着他唠嗑两句的崔恂也没逮到人。

    阁内,圣上刚服过丹药,气色很是不错。

    瞧见谢迁,他笑道:“奏章朕看过了,你确定先生他会同意?”

    【日常求一波支持,感谢大家的陪伴,鞠躬!】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