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炮灰女配不干了

作者:默溪 | 短篇小说

收藏

炮灰女配不干了_第15章 撩人

    “圣上下旨,先生最是怕麻烦,自个儿躲懒不想教导太子,那就只能收下昳中,让他代为教导。”听着有理,圣上也颇为赞同地点点头。“那朕就准了,其他的事你看着办,若成了,朕就准你南边所奏...

    “圣上下旨,先生最是怕麻烦,自个儿躲懒不想教导太子,那就只能收下昳中,让他代为教导。”

    听着有理,圣上也颇为赞同地点点头。

    “那朕就准了,其他的事你看着办,若成了,朕就准你南边所奏。”

    闻言,谢迁心中激动,立即应下,“臣定当尽力!”

    原本他还有几分保留,但是若南边所奏之事能施行,那他就是撒泼打滚也要将这事儿定下。

    不知晓君臣二人筹谋的崔老太爷,这会儿正在自己的院子里拔着菜。

    一颗颗绿油油的,长势极好,瞧着就悦目。

    梁伯抱着篮子,笑眯眯的,“要不要给大小姐那儿送些过去,这天儿越来越热,女儿家娇气,不好叫她再来回跑了。”

    “那就多送些,上房和前院也别落下,这可比外头采买的好吃。”

    老太爷继续埋头苦干,连衣角沾了土,也不在意。

    过了正午,饱餐过后的老太爷和梁伯泡了壶茶,一主一仆在院子里的大树下乘凉。

    “太爷,谢大人携子前来拜访。正在前院候着。”

    老太爷原本假寐的双眼掀起了一条缝。

    翘了翘胡子,“去领他们进来。”

    前院的小厮得了令立即离开,约摸半盏茶的功夫,谢迁带着谢丕过来,瞧见躺椅上假寐的老太爷,面上溢出笑容,“先生安好!”

    “嗯?”老太爷晃了晃椅子,“什么风将你吹来了?”

    明知故问!

    谢迁心里嘀咕了句,继续道:“先生,我是来给您送学生的。”

    “学生?”老太爷睁开了眼,在他和谢丕之间来回扫了眼后,心中有个不好的预感。

    果然,谢迁笑眯眯地作了个揖,挺直身形,“圣上口谕,谢丕才华冠世,秀出班行,特令尔启迪文教,而行夫子之道!”

    老太爷不情不愿地跪下听着,一口气憋的直到他话音落下。

    “我什么时候说要收学生了?”他站起来瞪着谢迁。

    “咳咳,您不收学生也成,只是圣上还有一道口谕。”他抹了抹额上的汗渍,在老太爷阴森森的目光下移开。

    到底不敢直接宣读。

    “您若是不想收昳中,那就收下太子,这两个您总要留一个的。”

    意思是,就别挣扎了。

    老太爷气笑了,再看向谢丕,后者抬手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

    “见过先生!”

    “我还没同意呢!”

    “太子就在东宫候着,您要见随时都能过来。”

    谢迁不怕事儿地补了一句。

    老太爷本就气着,闻言,直接一把蒲扇扔了过去。

    “你干的好事!”

    “先生息怒,您听我解释。”谢迁忙躲了过去,朝谢丕使了个眼色,让他先下去。

    梁伯见着院子里乱糟糟的,也不见慌乱,径自去了内堂泡茶。

    不过一会儿老太爷背着双手进来,后头跟着准备躲闪的谢迁。

    “先生,您不想收太子,也不想收昳中,哪有这样儿的,总归要收一个,若收昳中还能替您教导太子。”

    “哼,你想的是美,我倒不知你竟还有这样的手段。”

    “先生,我也是没法子了呀……”他心里苦。

    内堂里头,两人的声音断断续续传出,没个大半日争不出什么来。

    周遭也无人敢靠近,谢丕这会儿也没有进去的意思,则是被小厮小五引着去了竹亭处乘凉。

    一袭白色锦衣长袍,身姿挺拔修长,宽袖轻拂间,及腰的墨发荡过一丝弧度。

    端的是玉树琼枝,君子无双。

    崔九贞过来时,就被眼前的“美色”迷花了眼。

    她是听到消息,特意来瞧这谢丕的,无他,只因上回惊鸿一瞥没能仔细端详这般面貌,有些挠心罢了。

    至于正事儿是顺带的。

    “谢公子好风姿。”崔九贞稍理了下禁步,朝着竹亭走去。

    被点名的谢丕抬眸朝她看去,这回倒是没再避开。

    小五见着人,立即跑过去,“大小姐您怎的来了。”

    崔九贞撑着一柄牡丹花开纸伞,伞下她眉目带笑,香肌玉肤,举着伞的手腕套着一只翠绿的玉镯,晃得人心头躁动。

    小五不敢多看,低下了头。

    “闲来无事便过来瞧瞧,你去切个甜瓜来与我解解渴。”

    “可是谢二公子这……”

    “无妨,我来招待。”

    东苑里没几个伺候的人,这会儿也就是崔九贞带了玉烟,小五见此也就领命去了。

    “那这儿就麻烦玉烟姐姐了。”他叮嘱了声便快步离开,后者应下。

    哪只崔九贞只将手中的伞递给了她,吩咐道:“在这儿候着,不用进来。”

    玉烟一愣,虽不明所以,却也只好站在原地。

    进了竹亭,谢丕先行见礼,长睫覆下,“不知崔大小姐有何事?”

    本朝虽民风开放,男女之防不严,可在如此清净之地单独碰上,少与女子接触的谢丕到底有些不自在。

    他退了几步,站到亭边上,神色冷淡。

    崔九贞脚步一顿,有些不满,她是什么洪水猛兽吗?

    用的他如此回避。

    想着,她暂且歇了谈论正事的打算,目光肆无忌惮地落在他身上,直到对方明显皱起了眉头。

    “早就听闻谢公子之姿,便想过来瞧瞧,果然如传闻般郎君如玉。”她掩唇轻笑,目光流转间,似是染了一抹殊色。

    而这双眸子,就这般毫不遮掩地看着他。

    仿佛又如那日。

    谢丕眉峰微动,眼中幽深几许,又退了几步,转身将竹亭外的翠竹印入眼中。

    端的是一副冷傲决然,“崔大小姐自重,谢某不敢当夸。”

    “怎么不敢?”他退她就进,崔九贞又上前两步,偏偏不让他得逞。

    “祖父可以夸你,我就不行?”说着,她故意怒道:“哼!谢公子可真是会看人说话。”

    谢丕皱眉,有些生硬地解释,“谢某并非此意……”

    “那你是何意呀?”崔九贞又软了神色,唇角含笑。

    谢丕余光睨了她一眼,仿佛有些不适应她如此近的距离,抿唇不语。

    等不到回应,崔九贞不大满意,还想再调侃两句,可她发现对方的耳尖竟泛起了微红。

    她心中微动,这样的美色当前,又岂能放过?

    “谢公子怎的不看看我?”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