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炮灰女配不干了

作者:默溪 | 短篇小说

收藏

炮灰女配不干了_第16章 拜师

    声音比方才又轻柔了些许,犹如靡靡之音,和着竹亭里拂来的清风和不知名的香味儿。平添几丝撩人意味。藏在袖中的手微动,想要退开,偏偏那扰人的声音越来越近。“不会是……羞了吧?”...

    声音比方才又轻柔了些许,犹如靡靡之音,和着竹亭里拂来的清风和不知名的香味儿。

    平添几丝撩人意味。

    藏在袖中的手微动,想要退开,偏偏那扰人的声音越来越近。

    “不会是……羞了吧?”

    “崔大小姐!”谢丕冷下脸,虽转过身,却依旧不看她,“可否离远些,谢某不喜旁人太过亲近。”

    锋眉冷目,容貌绝伦,这般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倒是叫人更心痒了。

    “哦?”崔九贞转了转眸子,“我为何要离远些,这是我家的地儿,我家的亭子,难不成我还不能待了?”

    这话谢丕无法反驳,脸色更沉了,索性一拂袖袍,绕过她就想离开。

    崔九贞撇撇嘴,啧,真不禁逗。

    “谢公子往后教导太子殿下,可要当心殿下身边的一个内侍。”

    将将要出了亭子的谢丕闻言,犹豫了下,脚步终是顿住,“何出此言?”

    “殿下顽劣,身边内侍刘瑾最喜撺掇其玩闹,即便在宫里,也能变出许多花样来讨他欢心,更别说,还偷偷出过宫。”

    要说起太子出宫那几次,可谓是闹得鸡飞狗跳,这点恐怕无人不知了。

    谢丕显然也想到了这点。

    “谢公子,我祖父园子里的瓜香甜可口,何不坐下品尝一下?”崔九贞坐到亭子里的竹凳上对他说道。

    谢丕看了眼不远端着瓜处走来的小五,到底还是回了亭子,却并未坐下。

    走到一半,小五被玉烟急急拦住,“我来就好,你仔细拿着伞。”

    说着,一手接过托盘,一手将伞给他。

    小五忙地接过,“姐姐当心些。”

    玉烟没有理会,天知道她先前看着自家大小姐与谢丕如此亲近,都要急死了。

    进了竹亭,她偷偷瞧了眼规规矩矩站在一边的谢丕,将托盘放下,“小姐,这瓜才从井中捞出有些凉,您可不能多吃。”

    崔九贞眸子一亮,就是凉的才好吃。

    用竹签戳了块放进嘴里,她笑道:“谢二公子真不赏脸吗?”

    谢丕没有看她,“多谢崔大小姐,谢某不喜凉物。”

    又拒了。

    “你这人真是无趣!”崔九贞哼了声,扔下竹签,看样子他是不会与自己同坐了。

    也罢,她要说的已经说完了,要看的也看完了,再逗弄也没意思。

    主要还是对方不给面子。

    施施然起身准备离去,在经过他时,目光划过他的衣袖,眸色微亮。

    低声笑道:“这双手倒是如你人一般好看。”

    谢丕长睫轻颤,不待他反应,崔九贞已经走出了竹亭。

    玉烟尴尬地行了个礼,连忙拿过小五手中的伞跟上。

    不明所以的小五挠了挠头,见着竹桌上的香瓜几乎未动,咽了咽口水,“谢二公子请恕罪,我们大小姐虽脾气大了些,人还是好的。”

    谢丕抬眼扫了他一下,意味不明,“脾气确实不小。”

    胆儿也更大!

    小五瞧他并没有丝毫厌恶之色,松了口气。

    恰巧此时,又有小厮奉命过来领着谢丕离开,后者临走之际还不忘将这冰甜的甜瓜赏给他。

    谢二公子果真是好人啊!

    这是背着其他兄弟偷偷吃完瓜的小五心中所想。

    内堂里头,老太爷出过气后虽说脸色还是不好,可看着已经送进来拜师礼,谢丕明白,这是成了。

    笑眯眯的谢迁使了个眼色。

    梁伯端了杯茶来,谢丕接过后,朝老太爷跪了下去。

    “学生谢丕,请先生喝茶!”

    “哼!”

    老太爷气归气,可还是接了过来,“既入我门下,就别给我丢脸,若教不好太子,唯你是问。”

    “学生遵命!”

    “拜也拜完了,还愣着作甚?”老太爷瞪了谢迁一眼,“难不成想留下用饭?”

    这倒也不是不行。

    谢迁心里想道,可瞧见老太爷这模样,估计他若这么说定是要被扔出去的。

    不再耽搁,他立马带着谢丕火速离开。

    “叨扰先生了,告辞,告辞……”

    “赶紧滚!”

    出了门,这声音都听的一清二楚,谢迁松口气,拂了拂袖子后又是一派儒雅模样。

    此行不亏,此行不亏呀!

    一下衙,便匆匆赶回来的崔恂在东苑门口遇上了两人,心中知晓,传言怕是真的了。

    “谢大人,你……”

    “文山啊,以后就是自己人了,有什么事儿甭客气,啊?”谢迁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今日就不多扰了,下回,下回休沐我来找你吃酒。”

    “我……”

    “告辞告辞!”

    谢迁脚步轻快地绕过他。

    谢丕倒是对他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出色的面容加之礼数不错,让崔恂缓了脸色。

    “你倒是好运气!”事到如今,他不认也得认了。

    眼前这少年确实让他挑不出毛病。

    “能拜入先生门下,确实是昳中的运气。”谢丕就事论事道。

    崔恂心中冷哼,却没有打算为难他一个小辈,只命梁管家送他们,自己则是进了东苑。

    谢迁见着自家儿子跟上来,更为欢喜了。

    人一飘,便说道:“都说这父子二人难缠,其实也没什么嘛!”

    谢丕睨了他一眼,见他下巴上的红痕还未消,也不拆穿他。

    待离开崔府,两人坐上马车,谢丕才道:“崔大人似是不喜我?”

    “哦?”谢迁点头,“原本他上书推荐王家接手太子来着,谁知道圣上偏又挑中了你。”

    “王家?”

    “王用敬之孙与崔家姑娘去岁刚定下婚事,两家是姻亲,以文山的心思,怕是打着给闺女撑腰的主意呢!”

    谢丕抿唇,“崔家有几位姑娘?”

    “只有嫡出两个,与王家结亲的是大姑娘。”

    他想起上回碰到崔九贞,只觉得有些惋惜。

    这样标致可人的好姑娘,没能落到他家来。

    路上,谢丕没再说话,瞧惯了他瘫着脸,谢迁一时也没在意。

    待到了府中,早已候在门口等消息的谢夫人立即迎上来,瞧见谢丕,脸色一僵,“怎么,崔老先生不肯收你?”

    “胡说什么,我亲自出马哪有不成的道理?”

    谢迁下了马车,挺胸接话道。

    “诶?那这……”

    谢夫人奇怪地看着一言不发就告退的谢丕,询问自家夫君,“这是怎么了?”

    “谁知道。”谢迁拢着手,不以为意,“他不是从小就瘫着脸么。”

    【感谢尼姑的世界你不懂一万起点币打赏,能够有你陪伴真的很开心,也感谢其他亲们的支持!鞠躬!】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