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炮灰女配不干了

作者:默溪 | 短篇小说

收藏

炮灰女配不干了_第17章 出府

    谢夫人瞪了他一眼,“你连儿子受了委屈都不知道,要你何用?”“夫人哪里的话,谁能给他委屈受啊!”别说旁人,连他这个老子在他身上都讨不了多少好。“懒得理你,呆子!”谢夫人说完也不再...

    谢夫人瞪了他一眼,“你连儿子受了委屈都不知道,要你何用?”

    “夫人哪里的话,谁能给他委屈受啊!”

    别说旁人,连他这个老子在他身上都讨不了多少好。

    “懒得理你,呆子!”

    谢夫人说完也不再理他,头等大事都敲定了,她自然也就放心下来。

    一头雾水的谢迁左右看看,还是不明白这一个两个都撒的什么疯。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这兴头。

    与他一般,崔九贞这会儿也在高兴,从东苑回来,脸上的笑意就没下去过。

    虽说中间也有那么点点不愉快的事儿。

    玉烟在一旁看的是心惊胆战。

    终于忍不住,她避开茗香,苦口婆心道:“大小姐,谢二公子可沾不得,您要三思啊!莫被皮相骗了。”

    崔九贞“……”什么玩意儿?

    “为何?”

    “且不说您已有了婚约,就说这谢二公子也要不得,您不是不知道他这事儿,还是避着些好。”

    “不过迷信谣传罢了,你还真信了。”

    “大小姐,这不是……”

    “行了。”崔九贞打断她,“我也没怎样不是,还有,往后别再跟我提这婚事,早晚退了他!”

    玉烟一听,差点原地倒下。

    完了完了,大小姐这是被那谢二公子给迷晕了。

    竟然连退婚这话都说出来了。

    正犹豫着要不要将此事禀报给老爷,就听崔九贞低沉的声音传来。

    “记住,你是我的丫鬟,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嗯?”

    玉烟想到李嬷嬷的下场,猛地打了个寒颤。

    “奴、奴婢省得了。”她背后密密麻麻冷汗一片。

    崔九贞勾唇,“去,帮我准备纸笔。”

    玉烟一顿,飞快地看了她一眼,撞着胆子道:“大小姐,您要纸笔做什么?”

    莫不是……

    “还能做什么?”崔九贞嗤笑,“算账。”

    她指了指前院派人送来的账册,“你在瞎想什么?”

    玉烟见此松了口气,“没有没有,奴婢什么都没想,这就去准备。”

    说着,人一溜烟地跑了。

    崔九贞摇摇头,拿了本已经分好的账册随意翻着。

    她纵然对那谢丕有些好感,承认他美色诱人,自己确实喜欢,可也没到和他书信往来的地步。

    顶多下回遇见再逗逗他。

    谁教这厮明明年纪不大,却总端着个模样,越想避开她,她就越不如他的意。

    让他装!

    崔九贞想着坏心思,轻笑一声,翻开了账册。

    待玉烟回来,见她确实在算账,这才放下心。

    “小姐,可用奴婢去找个账房先生帮您?”

    “账房先生就一定能算的好了?”

    “您往日也没学过,奴婢担心……”

    “放心吧!算账这东西,用不着学,瞧瞧就明白了。”她说着,眉头微蹙。

    这账做的实在漂亮,只看怕是看不出多少端倪的。

    “温家的回帖准备好,我们提前过去。”

    崔九贞捏着笔,将一处地方圈了起来。

    玉烟得了令,招来了小丫鬟如云伺候着,自己则是去找茗香商量出行的事。

    也不知过了多久,崔九贞有些渴,便动了动,刚好一杯温热的茶水就摆在手边。

    她抬眼一瞧,还配着两盘蜜饯个一盘果子。

    倒是周到,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这个小丫鬟。

    “你是府里的家生子还是梁管家从外头买来的?”

    如云得主子询问,一时有些紧张,不过十一二岁的年纪,硬是装的老成稳重。

    “回大小姐,奴婢是府中家生子,老子、娘都是老太爷庄子上的。”

    崔九贞明了,老太爷的人,也就是她的。

    这般,脸上笑意又多了几分,“往后就跟在玉烟身边吧!”顿了顿,嘱咐了声,“好好学!”

    如云双眼一亮,脆生生地应道:“是,奴婢遵命!”

    崔九贞含了个蜜饯,继续看着账册。

    她回想了下原主身边的丫鬟,书里嫁进了张家后,只带了茗香和玉烟。

    这两个人倒是没有背叛她,可最后却都离她而去。

    看样子,主仆早已离了心。

    如此,若往后两个大丫鬟不得用,她有必要重新培养个贴心的。

    两日后,崔九贞将账册整理完,在得了应允下,准备去往温家。

    崔恂着实不放心,他想让温氏也一同去,可看到她苍白的脸色,以及那些事儿,到底没说出口。

    转而看着崔九贞,“若住不惯就早些回来,其他的事有为父在。”

    听他叮嘱,崔九贞福了一礼,“父亲不必担心,想必母亲都打点好了。”

    温氏柔声道:“你舅母那边儿已收拾妥当,就等着你过去了。”

    崔恂还算满意,又看了眼几车的行李,“辛苦夫人了。”

    崔元淑之前走得急,倒是都没来得及带多少东西,不如这次。

    “不辛苦,这都是应该的。”温氏低眸回道。

    崔九贞看了她一眼,随即拜别两人离去。

    从崔家到温家其实也不远,约摸半日的路程。

    早上来,午时刚过便到了。

    因着事先打点好,温家的人有条不紊地将人迎进了府。

    到了二门前,换上轿子,崔九贞趁着这个空荡打量了眼温家。

    屋舍精美,雕梁画栋,比之崔家多了份肃穆,却少了分自然灵秀。

    轿子停下,茗香和玉烟上前扶她下来,一抬眼,就看到一个着装精致,带着笑意的妇人在丫鬟婆子簇拥下过来。

    在她身后还有一个约摸十五六岁,长相姣好,穿着银红洒金长裙,挽着淡粉披帛的少女。

    而崔元淑就在那少女的身边,与之相反,若那少女是娇艳盛开的牡丹,崔元淑便是那孤芳自赏的空谷幽兰。

    白绿相间的轻纱长裙,腰身纤柔,弱柳扶风,眉目如画。

    对上她的视线,似是有些闪躲,撇开了脸。

    崔九贞扬眉,没有管她,先朝着温夫人徐氏行了一礼,“九贞给舅母请安了。”

    徐氏牵着她的手捏了捏,“好孩子,路上辛苦,赶快随我进屋里头,老夫人可等了许久。”

    崔九贞低头,“让您和外祖母担心了。”

    “可不是,你这架子可比元淑还大,祖母一大早地便催我们来迎你。”

    温怡带着笑意说道,上前挽了她的手。

    看似打趣,可崔九贞却听出了她的不满。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