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炮灰女配不干了

作者:默溪 | 短篇小说

收藏

炮灰女配不干了_第18章 针对

    还未来得及开口,温夫人已经嗔了她一眼,“你贞表妹甚少过来,老夫人心疼些是应该的。”温怡还想再说,却接收到她的警告,不得不闭嘴。再看看跟在身后的元淑,不着痕迹地松开了挽着崔九...

    还未来得及开口,温夫人已经嗔了她一眼,“你贞表妹甚少过来,老夫人心疼些是应该的。”

    温怡还想再说,却接收到她的警告,不得不闭嘴。

    再看看跟在身后的元淑,不着痕迹地松开了挽着崔九贞的手,落在后面去。

    崔九贞也没有在意,只一一回答着温夫人的问话。

    据她所知,原主上一回来还是三年前,平日里顶多书信问候,自那件事后,说什么也不肯再来温家。

    想到这里,她余光瞥了眼身后的温怡和崔元淑,勾了勾唇。

    厅堂里,一听到脚步声就不肯再好好坐着的温老夫人翘首以盼。

    在人来到跟前后,更是老泪纵横,顾不得多少,上前将崔九贞揽在怀中。

    细细摩挲,“可算把你盼来了……”

    温老夫人有许多话想说,可到了嘴边,只这么一句。

    徐氏见着人只顾着哭,连着几个丫鬟婆子忙劝道:“老夫人快别哭了,伤身子,孩子老远过来正饿着,您不是吩咐了一大桌她爱吃的么?”

    “哦对。”温老夫人抹了抹眼角,“贞丫头饿了吧?随外祖母用饭可好?”

    这话好似在哄着五六岁的孩童一般。

    崔九贞看了眼徐氏,以及屋里的丫鬟婆子,点点头,“好,祖母都让人做了什么好吃的,快让我瞧瞧罢!”

    温老夫人闻言,笑了起来,“多着呢!多着呢!”

    众人移步到了花厅里坐下,净完手,下人便端来了一道道还热乎着的菜。

    崔九贞被温老夫人揽着坐在身边,另一边是徐氏,再是温怡和崔元淑。

    温家人不多,嫡出的就一个温家大老爷和温兰清温慧娴双生姊妹。

    至于还有一个庶出的二老爷,已外放多年,不曾归家。

    小辈们则是温怡,还有她两个嫡亲兄长。

    如今坐在这里的,可以说都是最亲近的关系。

    当然,也只是血缘上的亲近罢了。

    一顿饭,温老夫人不停地看着她将布的菜吃下去。

    味道确实好,可吃得太多,也有些不适。

    好在徐氏看出来了,适当地解了围。

    用过饭后,温老夫人拉着崔九贞问话,目光始终在她的脸上细细看着。

    “你像你母亲多些,也有几分像你祖母。”

    温老夫人带着笑意,温热的手将她的手包住。

    崔九贞有些好奇,“我母亲她,是什么样的人?”

    这话问的厅内一静,徐氏挥退了几个小丫鬟。

    温老夫人似是回想了会儿,那双极为温柔的眼皮弯起,“是个鬼精的,偏偏又乖又听话。”

    崔九贞难以想象,终究不曾见过,别说她,就连原主也是。

    徐氏瞧见崔元淑黯淡的神色,忍不住笑道:“若说像,还是元淑更像些,尤其这两年,起初我还道是妹妹回来了。”

    温老夫人神色淡下,“长得是像,但性子还是贞丫头更像。”

    闻言,崔元淑嘴角刚浮起的笑意僵硬下来,眸子眨了眨,有些泛红。

    温怡见此撅起嘴,有些不大满意,可碍于长辈都在,也只得拍了拍她表示安慰。

    崔九贞没有在意她们的这些小动作,而是命人将自己带来的东西呈上。

    老夫人是两副塞了药草碎的额帕,清香怡神,最适合她这样动不动头疼的老人。

    给徐氏的是一匹库房里珍藏的鎏金织锦,还是从前宫中赐下的,并不多。

    这对于徐氏来说,就显得用心和珍贵了。

    至于温怡,崔九贞送了她一袋子上品东珠,随她怎么用。

    温家舅舅和另外两个表兄她也没落下,命人送去了外院。

    徐氏收好这些东西,伺候温老夫人用茶,再看崔九贞,眼中多了几分真心,“贞丫头长大了,倒是懂事许多,以往过来连话也不大说,这回连老夫人都舍不得你离开半步了。”

    对比崔元淑,众人看得出来老夫人确实是喜爱崔九贞多些。

    “早些学学规矩,像元淑一般乖巧不就好了。”温怡不在意地说道。

    崔九贞睨了她一眼,“前两年无人教导,不大懂事,连礼数都学的不全,让舅母和怡表姐见笑了。”

    徐氏有些尴尬,看了眼温老夫人,道:“这有什么,都不是外人。”

    温怡听不惯这话,摇着纨扇道:“是你自己不学,还是无人教你啊?”

    “这有区别吗?怡表姐不学,难道舅母便不教吗?”

    三到四次针对她,真当她是泥捏的?

    “你……”温怡脸色有些难堪,“我不过是说你两句,你倒是气起来了。”

    她看了眼温老夫人,语气软下,“难不成我这个做姐姐的,还不能说两句么!”

    崔九贞微笑,“怡表姐从前虽不喜我,可也不会见着我就刺儿,今日是为何这般呢?”

    她说着,看了眼崔元淑。

    “大姐姐莫怪怡表姐,都是我的错。”崔元淑立即起身,“是我不好,前几日心里烦闷,便说了李嬷嬷的事。”

    李嬷嬷是温家出去的,这里的人自然也都认得,更别提还经常往来府中。

    这样的老仆被按着动刑后,又送出崔家,于她们来说,无异于打了她们的脸。

    徐氏看着崔九贞想说两句,温老夫人却发话了,“不过一个婢子,也值当你这般,这委屈是给我看还是给其他人看?”

    崔元淑一噎,眼眶里的金豆子瞬间就落了下来。

    她忍着,低下头道:“元淑错了,外祖母莫生我的气,我……”

    “老夫人,元淑也还小,就算了吧!”徐氏看不下去,温怡也上前哄着她。

    更加不满地看着崔九贞。

    啧,茶味儿真重!

    崔九贞懒得理会。

    “行了,吵吵嚷嚷的,你们都退下吧!”温老夫人面露疲惫,拉着崔九贞的手,“贞丫头留下就好。”

    徐氏见此,也不好勉强,看了眼抽泣着不敢发出声音的崔元淑,摇摇头。

    也嗔怪了温怡一眼。

    没事瞎出头。

    “媳妇儿告退!”徐氏行礼后,带着两人和一众婢子出去。

    其他人也该下去的下去,留了祖孙两人说话。

    “元淑这孩子其他都好,就是这心眼太多,与她母亲一般。”温老夫人叹了口气。

评论
评论内容: